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高升 > 正文 1103 太有誠意的善意

正文 1103 太有誠意的善意

    1103  太有誠意的善意

    剛一回到辦公室里,劉榮軒辦公桌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榮軒同志,我是市委周桐。”

    話筒里響起一個低沉的聲音,“有個事情要跟你討論一下,中午在龍泉酒店碰面吧,一邊吃飯一邊聊。”

    劉榮軒聞言一愣,周桐主動遞過來橄欖枝是預料中的事情,但是,周桐這么早就主動表示出善意,還是讓他覺得有些意外。

    不過,人 家可是市委一把手,既然主動表新出善意了,自然也不能表現得太過份了。

    “好,一會兒見。”

    對著話筒呵呵一笑,劉榮軒掛斷了電話。

    龍泉酒店是悅洋市委的對口接待酒店,周桐把吃飯的地方定在這里,自然有他的小九九,這是想給人一種錯覺,他跟劉榮軒之間的關系很不錯的錯覺。

    當然了,這應該只是周桐約定中午一起吃飯的附帶收貨,他的用意應該是為了楊樓區委領導班子調整的事情。

    楊樓區這次的案子發生的時機太好了,好到周桐都有些心動了,想要抓住這次機會,哪怕是這一次他吃不到最大的那一塊肉,也要搶一塊回來。

    畢竟,機會太難得了。

    倘若不是實力不濟的話,劉榮軒也想去分一杯羹呢。

    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劉榮軒抬起手腕看了一眼,眼見時間差不多了,就讓黃翡準備車去龍泉酒店。

    劉榮軒趕到龍泉酒店的時候,剛一下車就看到市委一號車緩緩地駛了過來,作勢快走幾步,恰好趕上周桐下了車。

    周桐看到劉榮軒迎上來,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他當然是故意落后一會兒才到,盡管是他提出來中午吃飯,但是,他可是市委一把手啊,總不能早早地趕來等下屬吧,這讓他一把手的面子往哪里擱?

    “榮軒同志,不好意思,耽擱了一會兒。”

    周桐握著劉榮軒的手搖了搖,意味深長地笑道,“早就想跟你好好聊一聊了,今天總算是有機會了。”

    “沒事兒,我知道您忙。”

    劉榮軒笑了笑。

    “走,走,進房間再說,這外面怪冷的。”

    周桐拔腿往酒店大堂里走去。

    劉榮軒快步跟了上去。

    進了包間,周桐拉開椅子坐下,摸出一顆煙扔給劉榮軒,“榮軒,看來市長是想把環保工作這個燙手山芋交給你啊。”

    劉榮軒點點頭,沒有說話。

    “我們市里的環保工作很落后,去年的環保工作會議我們市里可是被點了名的。”

    周桐搖搖頭,“常天琪是田平同志的左膀右臂,現在有這么個機會把燙手山芋交給你,一來把常天琪拉出泥潭,二來可以借著這個機會打擊一下你。”

    “別看他擺出一副有些輕視你的架勢,事實上,他的心里肯定已經是如臨大敵了。”

    “不至于吧,他怎么可能怕我?”

    劉榮軒聞言一愣,愕然地抬起頭看著周桐,他的確是感受到了荊田平的輕視之意,沒想到周桐居然會這么想。

    “你這就是當局者迷了。”

    周桐呵呵一笑,“我記得曾經有人說過,人在潛意識里越想表現出什么,他就是缺少些什么。”

    “別看他輕視你,覺得你是嘩眾取寵靠做出驚人之舉來吸引眼球,博取關注。”

    “事實上,正是他自己思想老舊僵化,工作思路因循守舊缺乏創新,所以才會嫉妒你這么才華橫溢,年紀輕輕就成為了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

    他的聲音一頓,“別說他了,就是我也是羨慕嫉妒呀,恐怕整個悅洋市沒幾個干部不羨慕嫉妒你的,甚至放眼整個江南省都沒人不嫉妒你的。”

    “周書記,這話有些夸張了。”

    劉榮軒一愣,搖搖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不夸張,一點都不夸張。”

    周桐搖搖頭,話題一轉,“對于楊樓區發生的案子,你是怎么想的?”

    “于瑋同志已經在會議上說過了,這個案子暴露出很多問題。”

    劉榮軒呵呵一笑,“您也在會議上說過了,發現問題,解決問題,這就是我們市委一個穩步成長的過程。”

    他的聲音一頓,“發生了這么惡劣的案子,楊樓區委其責難逃,省委省政府一再強調環保工作的重要性,楊樓區的環保工作出現了這么大的疏漏,顯然是承擔責任的。”

    周桐臉色嚴肅地點點頭,“是的,楊樓區委領導班子存在不少問題,是時候考慮調整一下了。”

    他的聲音一頓,目光炯炯地盯著劉榮軒,“我的想法是讓楊樓區的方振華調走,你有沒有合適的人選?”

    “把方振華調走,調哪里去?”

    劉榮軒聞言一愣,愕然地抬起頭看著周桐,事實上,他驚訝的是周桐居然向自己征求楊樓區政法委書記的人選!

    “隨便哪里都行,只要不在楊樓區。”

    周桐點點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現階段的手段還是要相對溫和一些為好,你說呢?”

    “我沒有意見。”

    劉榮軒手指頭摩挲著茶杯,感受著杯子的熱度,“手段溫和一點可以降低他們的警惕,不過,震懾的效果也會相應地打個折扣。”

    “只不過,唐永年在悅洋公安系統經營了這么多年,別是趕走了一匹狼,招來了一頭虎啊。”

    “是的,我也是這么想的。所以,這一次我不準備從悅洋市的公安系統中任命楊樓區的公安局長了。”

    周桐微笑著點點頭,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悅洋公安系統問題不少,我覺得需要一個外來者,來攪動一下悅洋公安系統這潭死水。”

    他的聲音一頓,臉上的笑容一斂,“聽說省公安廳督查處的副處長平三秋跟你是巫溪縣的同鄉,你覺得他適合不適合來楊樓區公安局擔任局長?”

    “是,平三秋是我的同鄉,還是我小時候上學的同學。”

    聽到平三秋的名字,劉榮軒愕然地瞪大了眼睛看著周桐,雖然早知道周桐熬表達出他的善意來,但是,這善意是不是也太突然,也太有誠意了一些。

    “那你了解他的情況吧?”

    周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嗯,了解……”

    劉榮軒微笑著點點頭,隨后就簡明扼要地說了一下平三秋的履歷,既然周桐知道了平三秋,顯然也知道平三秋跟自己的關系。

    只不過,周桐怎么會想到讓平三秋來悅洋市的呢,向自己表達善意應該只是一個方面,必然是還有其他的計劃的。

    周桐可是在省直機關混了這么多年的人,能夠殺出重圍當上省政府的秘書長,必然是精于算計的人。

    這樣的人,怎么可能做損己利人的事情?

    “聽你這么一說,我覺得平三秋很適合。”

    周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著劉榮軒笑道,“你說呢?”

    “周書記,你賞識他,是他的福氣。”

    劉榮軒呵呵一笑,點點頭,周桐表達了這么有誠意的善意,要是再不收下的話,就顯得太不識時務了。

    至于他有什么后招,見招拆招就是了。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