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高升 > 正文 1068 都不是省油的燈四

正文 1068 都不是省油的燈四

    1068  都不是省油的燈四

    劉榮軒來到食堂前的時候,食堂的經理高鵬已經在門口等著了,開玩笑市政府這邊攏共就兩名市委常委,現在其中之一居然來食堂用餐了,他哪還敢不小心接待。

    市政府的機關食堂隸屬于市政府辦公室行政接待科,不過,高鵬的確是食堂的經理但不是公務員,而是承包食堂的老板。

    能夠承包下機關食堂的生意,高鵬肯定也是有領導罩著的。

    這個道理,劉榮軒當然明白。

    “劉市長,菜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著您一來馬上就動手炒,要不然菜涼了味道就沒那么好了。”

    高鵬笑呵呵地解釋道。

    “沒事兒,我先抽顆煙休息一下。”

    劉榮軒點點頭,然后就在高鵬地陪伴下上了二樓。

    “劉市長,您休息一下,我去食堂看著他們做菜。”

    高鵬也知道劉榮軒不大愿意跟他說話,給劉榮軒泡上一杯熱茶之后,就很知趣地退了出去。

    等了幾分鐘,第一個菜送來了,這是一條清蒸的鯉魚,劉榮軒嘗了嘗,味道非常不錯。

    “劉市長,要不要給您送瓶酒過來?”

    高鵬一臉諂媚地問道。

    “不用了,上班時間不喝酒。”

    劉榮軒搖搖頭,伸手端起了飯碗。

    吃過晚飯,劉榮軒散步回到常委家屬院,泡上一杯熱茶,腦海里仔細地梳理起今天發生的事情來。

    從今天的情況來看,周桐這個人不簡單,至少在臨機應變上,以及搞斗爭方面絕對是高人。

    而荊田平的表現也沒有讓自己失望,這家伙有膽略,決定要給周桐一個下馬威,就毫不猶豫地動手了,才不在乎這樣做是不是有些過份。

    只要是他決定了,他就要去做。

    而且荊田平的性格上還頗有些殺伐果斷的氣質,想給自己挖坑,一旦發現是事有不諧,就果斷放棄了計劃。

    這樣的人,絕對不好對付啊。

    沒有必要的話,還真沒必要跟荊田平過不去啊。

    一杯茶喝完,劉榮軒想起了下班的時候碰到了龔琳,這家伙是第一個主動向自己靠近的干部,不,應該是第二個,第一個是市政府副秘書長陳文彬。

    這個龔琳是想政治投機呢,還是受人指使?

    正思索間,敲門聲響了。

    劉榮軒起身走過去拉開房門,就看見一個中年眼鏡男兩手空空地站在門口,“劉市長,您好,我是陳文彬。”

    “哦,你就是文彬同志啊,你好,請進。”

    劉榮軒一愣,立即請陳文彬進屋。

    “文彬同志,喝茶。”

    給陳文彬倒了杯茶,劉榮軒往沙發上一坐,看了陳文彬一眼,“對了,這么晚了,你來找我有事吧?”

    “也沒什么事。”

    陳文彬呵呵一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就是來向您匯報工作,了解一下你最近一段時間的行程安排。”

    “文彬同志,你來得正好,我對悅洋市的情況很陌生,你要是有時間的話就給我詳細介紹一下。”

    劉榮軒當然聽得明白陳文彬的言外之意,這是要緊跟自己步伐的意思

    當然了,就目前來說,劉榮軒是絕對不敢相信任何人,至少也經過運時間的調查了解之后,才能得出結論。

    隨后,陳文彬向劉榮軒匯報了悅洋市三區三縣兩市的經濟情況,當然,也順帶著匯報了這些單位的主要領導的情況。

    雖然都是些簡要情況,但是,架不住悅洋市有這么大呀。

    所以,這一場談話持續到十一點了才結束。

    還是劉榮軒的手機響了,劉榮軒才意識到太晚了。

    送走了陳文彬,劉榮軒抓起手機回撥了過去,“宇軒,你這家伙半夜三更打電話干嘛,想嚇人呢?”

    “軒子,不好意思,我搞忘了國內這會兒已經十一點了。”

    話筒里響起郭宇軒的大笑聲,顯然,那家伙一點歉意都沒有,純粹是故意這么做的。

    “說,什么破事兒。”

    劉榮軒哼了一聲,“我今兒個才來上任,這會兒才忙完,正準備睡覺呢。”

    “哇,這么早就睡覺,簡直是辜負大好青春。”

    話筒那邊的郭宇軒又笑了起來,“好了,跟你說實話吧,你還記得我們合資搞的鐵礦石公司吧?”

    “記得,怎么了?”

    劉榮軒聞言一愣,“虧損了的話,我就再投入點進去吧。”

    “你小子知道自己有多少錢嗎?”

    話筒那邊的郭宇軒哼了一聲,“小爺我關注的生意有可能會虧損嘛。今天是要跟你說,現在公司有了做大的機會,你的想法呢?”

    “對了,這個事兒蘇雪沒跟你說嗎?”

    “宇軒,這種事情你拿主意就行了。”

    劉榮軒對著話筒笑道,“不過,有一點要說明,要錢我是拿不出來了,實在不行就把公司拿去銀行抵押貸款吧,我相信你郭少的眼光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你這家伙剛剛還說再投入資金,怎么一轉眼就改變主意了,該不會是這生意嫣然不知道吧?”

    話筒里響起郭宇軒的笑聲。

    劉榮軒抬手摸了摸鼻子,他的確是這么個想法,蘇雪母子三人在澳洲生活,這家鐵礦石公司就是他們生存的資本了。

    “行了,我早就猜到這樣了。”

    話筒那邊的郭宇軒笑道,“就是跟你說一聲而已,好了,不打擾你休息了,過年的時候再好好地喝一場。”

    “沒問題,過年的時候見,到時候你小子可別求饒。”

    劉榮軒對著話筒笑了。

    “你就吹吧,到時候小爺一定要把你灌趴下,誰來說情都不好使。”

    話筒里響起郭宇軒張狂的笑聲。

    “行了,不跟你說了,我去洗澡了。”

    劉榮軒笑了,掛了電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第二天一上班,劉榮軒剛到辦公室,手機就響了起來。

    “老胡,看來你們發改委終于閑下來了。”

    劉榮軒對著話筒呵呵一笑。

    “老領導,履新的感覺怎么樣?”

    話筒里響起胡學智的笑聲。

    “還行,不過,上次吃飯的時候你提醒得很及時。”

    劉榮軒笑了,“老胡,謝謝你,有空一起喝酒。”

    “好,有空一起喝酒。”

    掛了電話,劉榮軒摸了摸下巴,拉開抽屜從里面拿出一疊厚厚的材料翻閱起來。

    下午五點,劉榮軒收拾了好桌子起身走了出去,正準備叫司機李品開車送他去汽車站,冷不防敲門聲響了,周桐推開走了進來。

    “周書記,您怎么來了?”

    劉榮軒一愣,立即迎了上去,“有事情來個電話就行,我過去您辦公室啊。”

    “幾步路而已。”

    周桐呵呵一笑,“對立,我是來問你回省城嗎,我們兩個人用一臺車,節省一點汽油也是好的嘛。”

    “回,要回的,我連換洗的衣服什么都沒帶呢。”

    劉榮軒呵呵一笑,心里暗暗嘆了口氣,周桐真的只是好心捎自己回省城,真的是為了節省一點汽油?

    要是荊田平知道自己跟周桐同乘市委一號車回白沙,他會怎么想?

    而這幾乎是肯定的,市政府大院就這么大,市委一號車這么顯眼的目標,周桐可是市委書記呀,往市政府大院這么一走,誰還認不出來?

    偏偏周桐來了市政府大院,又不去找荊田平,而直接來找自己。

    就算是荊田平明知道這可能是周桐的計謀,他的心里恐怕也不會舒服的。

    老狐貍,都他媽不是省油的燈呀。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