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高升 > 正文 734 交底
    734 交底

    大豆的種植是有時間限制的,不過,時間跨度很大,從二月上旬到五月中旬都可以,這一點劉榮軒當然知道,小時候他可是幫著干了不少農活的。

    不過,自從決定從農業工作打開局面開始,劉榮軒就對大豆,花生等農作物進行了詳細地學習了解。大豆性喜暖,種子在10-12℃開始發芽,以15-20℃最適,生長適溫20-25℃,開花結莢期適溫20-28℃,低溫下結莢延遲,低于14℃不能開花,溫度過高植株則提前結束生長。

    三月播種,大約六月底成熟,三個月的生長周期。

    匯豐縣的農業工作開展得如火如荼,尤其是劉榮軒當著各鄉鎮分管工業工作的領導承諾了,縣政府會解決銷路問題,農民們的積極性就更高了。

    春節一過,匯豐縣的田間地頭隨處可見農民們開始開墾荒地了。

    往常來說,五月份才會有人種植大豆,反正都是一年一次的經濟作物,早晚那么個把月沒多大的影響。

    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了,誰都想早早地種出大豆,看看縣政府是不是能夠做到承諾的那樣。

    如果真的能夠把所有農民的大豆都統一銷售,那么,這些荒山野嶺就成了聚寶盆了。

    而對于劉榮軒提出來的縣政府統一采購種子的決定,起初還有人有異議,但是,這采購種子的資金也是由縣里墊付,漸漸地就沒人說話了。

    左右不過是浪費力氣而已,農民嘛,有的是力氣和時間。

    時間很快到了四月末。

    匯豐縣委大院,縣委綜合辦公樓,縣長辦公室。

    “縣長,這幾天我把全縣的鄉鎮都跑遍了,形勢喜人啊……”

    胡學智笑嘻嘻地匯報了詳細的情況。

    “老胡,你這數據是不是經過加工的?”

    聽了匯報,劉榮軒也有些意外,有些擔憂地看了一眼胡學智,縣政府這一次搞這么大的動靜出來,如果數據上不好看,胡學智這個分管副縣長肯定面子上過不去,那么在數據上動一動手腳也是有可能的。

    畢竟,這是官場上的通用做法,有一種說法不是叫做數字出政績,政績出官員嘛。

    “縣長,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敢作假?”

    胡學智叫起屈來,揚了揚手里的統計文件,“我自己也不敢相信呀,拿到這數據的時候,我把每個鄉鎮都跑了一遍。”

    “而且,還每個鄉鎮都抽查了三個村以上。”

    他的聲音一頓,“結果表明,數據沒有任何問題,您不知道農民們的熱情空前高漲啊。甚至有一些老人說這熱火朝天的墾荒場面都快趕得上幾十年的大生產的盛況了。”

    “這么說數據沒問題?”

    劉榮軒心里松了一口氣,端起水杯喝了一口,“那么接下來,大豆的病蟲防治工作一定要做好……”

    “嗯,這個我已經安排下去了,農業局已經組織了全縣所有鄉鎮的農業辦的人員去農業大學參加臨時培訓了……”

    胡學智微笑著點點頭,“縣長,現在農民們還擔心一個問題,就是大豆的銷售問題,不光是農民們擔心,就連我也有待擔心啊。”

    他的聲音一頓,揚了揚手里的文件,臉上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原本根據各鄉鎮報上來的數額采購的種子,為了確保意外我特意提出來多采購百分之十,因為種子明年還能再用。”

    他的聲音一頓,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哪想到農民們的積極性很高,幾乎是不需要動員啊,每家每戶都自發地去開荒拓土,種子幾乎都不夠用了。”

    “這么多的種子播種下去,只要悉心看護,再有幾個月就能豐收了,到時候得有多少大豆啊,就怕到時候顏林集團有什么變故啊!”

    “老胡,你這是不相信我啊。”

    劉榮軒哈哈一笑,“你要知道,顏林集團如今是國內一流的食用油生產企業,每年采購的原料太多了。”

    “再說了,我們匯豐縣才多大的地方,而且也不是所有土地都要種大豆的,就我們縣里的這點產量沒有任何問題。”

    “希望是這樣吧。”

    胡學智嘆了口氣,“一旦我們的產量過大,處理不好的話會引發動亂的,而且,顏林集團知道他們是我們的唯一銷路,肯定會在價格上狠宰我們一刀的。”

    “商人重利,誰不是逐利而來的,掌握了主動權的情況下,他們自然是想要多賺一些了。”

    “老胡,你呀,思想有點過時了哦。”

    劉榮軒哈哈一笑,搖搖頭,“也不是所有的商人都是這樣的,有時候錢多到一定的程度,就沒有什么意義了,只是一串數字而已。”

    他的聲音一頓,“知道省委調查組針對我的調查為什么沒有了下文嗎?”

    “您沒有任何經濟問題,經得起任何調查,當然沒問題了。”

    胡學智呵呵一笑,幾個月的相處他知道劉榮軒是干大事的人,就連出去吃飯都是自己掏的錢,出省城出差也是自己掏錢。

    這樣的縣長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也因為劉榮軒這樣的做派,導致縣政府這邊的領導干部也不敢大手大腳花錢了,政府辦的財政情況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觀。

    “當然沒問題了,因為這本來就是我自己的錢。”

    劉榮軒哈哈一笑,“你也知道我一個月工資才幾千塊,我這一塊表就是六十多萬,我這一身西裝就是一萬多,那臺車也是二十多萬,總之,舉報信關于我生活奢侈的說法倒不是空穴來風。”

    他的聲音一頓,臉上的笑容一斂,“你知道我這錢哪里來的,憑我的工資不可能過上這樣的生活。”

    胡學智傻眼了,他不懂得什么名牌手表,只當是有人夸大其詞呢,現在聽劉榮軒主動提起,心里當然吃驚異常。

    “很簡單啊,錢是我家里的……”

    劉榮軒簡明扼要地說了一下自己家的發達經歷,當然,功勞都歸到他老子劉福全的頭上了。

    “我家的企業現在很多,各種企業都有,手機廠,藥材廠,電影公司,食用油廠等等,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家業了。”

    他的聲音一頓,“知道我為什么支持你搞特色農業經濟,讓農民種大豆,種農作物,原因很簡單,顏林集團就有我家的股份,我爸就是董事之一,你說他們敢不要匯豐縣出產的大豆嗎?”

    “我說要建藥材基地,那也是因為我家在逸陽市那邊有一家制藥廠,你說他們敢不收我們匯豐縣藥材基地出產的藥材?”

    胡學智這下真的傻眼了,我的天,難怪劉榮軒這么大力度地支持自己,完全不擔心產品的銷售問題,原來根子在這里!

    交底了,劉榮軒徹底向自己交托了他的底牌,這是把自己當成心腹中的心腹了吧。

    “縣長,我,我,我一定會竭盡全力地幫您!”

    胡學智深吸了一口氣,說話都變得結結巴巴起來,劉榮軒家里這么有錢,自己又是能力杰出之輩,將來自然是前途無量,是做到省委書記呢,還是高升到更高的位子?

    “老胡,我相信你,所以才跟你說這些。”

    劉榮軒微笑著點點頭,旋即臉上的笑容一斂,“不過,這件事情知道的人非常少,你一定要注意保密!”

    “嗯,嗯,我知道的。”

    胡學智慌忙點點頭,激動之情溢于言表。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