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高升 > 正文 594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正文 594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594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夜幕降臨。

    送走了權蘇,劉榮軒上了車,掏出手機撥通了李嫣然的電話,“老婆,吃飯了沒?”

    “正要吃飯呢,你什么時候回來?”

    話筒里響起李嫣然溫柔的聲音,“郭伯伯和寧阿姨他們都還好吧?”

    “他們都好著呢。”

    劉榮軒對著話筒笑道,“我回去的時間也要看情況,對了,老婆有個事情要跟你匯報一下。”

    “什么事情?”

    李嫣然咯咯嬌笑一聲。

    “老婆,我覺得郭宇軒在生意上似乎要跟我們家分開。”

    劉榮軒點燃一顆煙吸了一口,簡明扼要地說了一下情況。

    話筒那邊沉默了片刻,李嫣然的聲音響了起來,“老公,那就跟他們分開吧,不過那么多錢該怎么安排呀,總不能存在銀行吃利息吧?”

    “老婆,我們也不能做得太過了。”

    劉榮軒搖搖頭,嘆了口氣,“我估計是郭伯伯的意思,要不然,郭宇軒那家伙是不會想這么多的,那天我跟郭伯伯談話的時候,他似乎也暗示了這方面的意思,算了這些等我回去了再跟你說。”

    “老公,你想怎么做就去做吧,我支持你。”

    “老婆,我想搞一家娛樂影視公司,我覺得這個行業以后很有發展前途……”

    劉榮軒詳細地跟李嫣然說了一下情況,“所以,這幾天我要在京城忙,單位那邊我跟領導請過假了,等我處理完了這邊的事情之后,趁機把今年的年假休了,在家好好地陪一陪你和兒子。”

    “嗯,你忙吧,樂樂吃完了想睡覺了,我得馬上給他洗個澡。”

    掛了電話,劉榮軒搖下車窗,將煙頭扔了出去,跟李嫣然這么一聊天,他越想越覺得應該是郭明軒跟郭宇軒打過招呼了,昨天晚上跟郭明軒聊天的時候,郭明軒提到了不要讓自己過早地在額頭上印上郭家的名字。

    想必,這個想法在郭明軒的心里應該有很長時間了。

    郭明軒出身工薪階層,很不喜歡家族政治,但是他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卻又離不開寧家的大力支持。

    所以,他才會在昨晚上跟自己說那一番話,也許是真的要提前做一做準備了。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啊。

    這個娛樂公司還是自己來搞吧,扯著郭宇軒這張虎皮做大旗,想必也不會有人會故意刁難吧。

    劉榮軒撥通了蘇雪的手機,跟她打了個招呼,然后撥通了郭宇軒的手機。

    “軒子,干嘛呢,跟權蘇談得怎么樣了?”

    “談得挺好的,學到很多東西呀,這么一了解我的興趣也更濃厚啦。”

    劉榮軒對著話筒笑道,“你在哪兒呢,出來聊一聊?”

    “好呀,我也正想跟你打電話呢,你要真想搞娛樂的話,明天各部門就要上班了,你可以去注冊名字了。”

    話筒那邊的郭宇軒笑道,“另外,我還有個事情想找你聽一聽意見,我自己實在是決策不下啊。”

    “行,那我們見面再說。”

    劉榮軒掛了電話,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想必是郭宇軒之前在電話里說的那件事情,他的表哥寧群松找他一起賺大錢的事情。

    這些權貴子弟做生意,憑借的自然是家族的影響力和人脈關系,這些就注定了一般的生意未必能入得了他們的眼。

    現在的行當里,做金融是最賺錢的,而金融里面做基金投資之類的只是小打小鬧,寧群松他們既然是聯合幾個人一起搞,圖謀必然甚大啊。

    劉榮軒趕到約定的茶樓,郭宇軒已經到了。

    “軒子,想好了要進軍娛樂圈了吧,這樣也好,你們那個食用油公司不是要打廣告么,用自己旗下的明星來代言更方便了。”

    郭宇軒哈哈一笑,“明天抓緊時間去注冊公司,得抓緊時間運作起來。”

    服務員送上一壺熱茶就退了出去。

    “是呀,我也是這么想的。用自己旗下的藝人來代言,一舉數得呢。”

    劉榮軒呵呵一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該不會是想借著這個機會把蘇雪捧紅吧,這分明是假公濟私啊。”

    郭宇軒哈哈一笑,摸出一顆煙扔給劉榮軒,“對了,你準備砸多少錢?”

    “看你那邊能給我挪出多少錢來了。剛剛我給嫣然打電話,她還怕我被你帶壞了,讓我離你遠點呢。”

    劉榮軒點燃香煙吸了一口,看著郭宇軒笑道,“昨晚上跟你爸談話的時候,他說了很多。”

    郭宇軒一愣,臉上的笑容微微一斂,這小子看來也是明白過來了。

    “滾,小爺還是被你帶壞的呢。我可沒你這么能耐,家里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

    劉榮軒哼了一聲,伸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這兩年雖然股市的形勢不好,但是,民眾的投資理念也都培養起來了,所以,我們的基金生意反而更好了。按照之前我們的合約,扣除去年你拿走投到顏林集團的五千萬。”

    他的聲音一頓,右手五指一張一縮,“你能拿到這么多。”

    “啊,還有這么多?”

    劉榮軒愕然地瞪大了眼睛,“難怪你這家伙舍不得從里面抽身而退呢。”

    “軒子,這還是小兒科呢。”

    郭宇軒哼了一聲,“對了,這些是基金里面的,手機廠那邊的還沒算收益呢。你家嫣然不是想讓我們兄弟從此分道揚鑣吧?”

    “你自己也說過的,一世人兩兄弟,你想拋棄小爺,那就太不道德了。”

    劉榮軒哈哈一笑,彈了彈煙灰,隨后臉上的笑容微微一斂,喟然嘆息一聲,“不過,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啊。”

    “怎么著,想跟小爺分手了?”

    郭宇軒的臉上閃過一抹憂傷之色,搖搖頭,“是呀,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啊,這幾年我在金融界混的時間長了,眼睛也被利益蒙蔽得厲害。”

    他的聲音一頓,“這樣吧,明天你跟我一起去黃海市,我們把賬目清一清吧,手機廠那邊你說怎么辦?”

    “手機廠這是實業呢,總得給我兒子留點生活成本吧。”

    劉榮軒呵呵一笑,“就算是我把這些錢折騰光了,至少嫣然母子還能有個手機廠的股份過日子呢。”

    “軒子,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怎么把這幾個億折騰光了。”

    郭宇軒哈哈一笑,抬手拍了拍劉榮軒的肩膀,“這可不是幾百萬幾千萬啊。”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