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高升 > 正文 511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正文 511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511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姐,你休息一下吧,等會兒吃過飯我陪你出去逛一逛。”

    劉榮軒下床倒了一杯水遞給姜琳,“帝都繁華,可不是我們白沙能夠比擬的,舉全國之力來建設的城市可不是說著玩的。而且,明年的奧運會之后,這座城市必然成為全球矚目的世界級大都市。”

    “我可沒時間耗在這里。”

    姜琳喝了一口水,將杯子遞給劉榮軒,搖搖頭,“安東那邊還有一大堆工作要處理呢,事情都安排好了吧,我星期二就必須趕回去。”

    她的聲音一頓,“另外,藥業公司那邊的生意越來越好,我認為有必要再增加一條生產線,這個事情你跟郭宇軒商量一下。”

    “好,過兩天我給他打個電話。”

    劉榮軒點點頭,一口將杯子里的水喝完。

    “對了,榮軒,卿禪也在京城吧?”

    姜琳下了床,一邊穿衣服,一邊問道。

    “嗯,昨晚上他和徐五還去請有關部門的領導吃飯了。”

    劉榮軒呵呵一笑,“卿禪這次可是煞費苦心啊。”

    “榮軒,我聽小詩說卿禪最近對她有些不耐煩了。”

    姜琳喟然嘆息一聲,“他們兩人的結合本就是雙方家里的意思,卿禪可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他的女人起碼都有兩位數了。”

    “結婚之后他也沒有收斂多少,只不過,對小詩還是很好的。但是,小詩他爸平調去省人大之后,他對小詩的態度就變了很多,經常性地夜不歸家不說,還公然帶著女人回家。”

    “不會吧,卿禪怎么這樣。”

    劉榮軒聞言一愣,愕然地瞪大了眼睛,雖然說顧懷敏現在沒有權力了,但是,他在江南省的人脈還在,卿禪敢這么肆無忌憚?

    難道說卿禪知道顧懷敏已經徹底沉淪了,所以,他也就沒有必要再對顧小詩委曲求全了?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姜琳哼了一聲,狠狠地剜了一眼劉榮軒。

    “姐,這跟我又有什么關系?”

    劉榮軒有些哭笑不得,“走吧,我陪你去逛街,認識這么長時間了,兒子都有兩個了,還沒給你買過衣服呢,今天我請客。”

    “對哦,你不說我還沒想起來呢,這兩天我要你陪我去逛街,絕對不允許叫苦叫累。”

    姜琳嫣然一笑,她也不是真的生氣,只是為顧小詩感到不值而已,顧小詩這樣的婚姻還不如她跟劉榮軒呢,至少劉榮軒對她很不錯,幾個億的投資都愿意放在她的名下呢。

    “我保證,我向組織上保證堅決不叫苦不叫累,當好姜琳同志的跟班人兼拎包人。”

    劉榮軒挺直了胸膛,大聲回答道。

    “這還差不多,劉榮軒同志,一定不要愧對組織上對你的培養啊。”

    姜琳咯咯嬌笑一聲,挽著劉榮軒的手臂往外走去,“吃飯去,我餓了。”

    接下來,劉榮軒陪著姜琳逛了兩天,戰果當然也很豐碩,給姜琳買了十多套衣服,春夏秋冬各個季節的衣服都有,甚至還買了兩套價格不菲的情趣套裝。

    當然,兩個孩子的衣服也不少。

    總之,這一次劉榮軒可謂是大出血,當然了,這對于如今身價上億的他來說的確不算什么,但是,這份心意足以讓姜琳幸福得就像掉進蜜罐一樣,回到酒店自然是極力配合劉榮軒的各種要求。

    激戰過后,天已經黑了下來。

    劉榮軒懶懶地不想起來,愣是被姜琳從床上拖了下來,原因很簡單,今晚上跟卿禪以及徐五約好了吃飯的。

    新的地產公司有三方股東,徐五是一方,卿禪是一方,姜琳代表著劉榮軒是一方,明天就開始正式注冊公司了,三方碰個面是很有必要的。

    而且,劉榮軒明天要回中央黨校上課,姜琳可不想一個人去面對并不熟悉的徐五,以及卿禪。

    自從顧小詩跟姜琳哭訴了卿禪對她的家庭冷暴力之后,她對卿禪就沒有了任何好感,在她看來顧小詩委身于卿禪,已經是下嫁了,偏偏卿禪還敢這么對顧小詩,這讓她的心里怎么能不生氣?

    怎么能看卿禪順眼?

    吃飯的地方是京城飯店,飯局是徐五安排的。

    徐五見到姜琳的時候,很是驚訝了一下,他不是沒見過美女的人,事實上,作為四九城里的紈绔之一,他的女人太多。

    哪怕是事業型的女強人,徐五也見過,甚至還征服過。

    但是,從來沒有一個女人能夠像姜琳這樣帶給他震撼。

    不過,徐五的心里很清楚,既然這個叫姜琳的女人代表劉榮軒的,那兩人的關系肯定不一般。

    “我來說一下公司的 籌備情況吧……”

    卿禪放下酒杯,摸出一顆煙點燃,對于姜琳和劉榮軒之間的關系,他隱約猜到了一些,否則的話,姜琳哪有這么多錢來投資房地產?

    姜琳肯定只是代表劉榮軒的。

    畢竟,劉榮軒是政府領導干部,哪怕是出資都不行,如果用劉榮軒家人的名字,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有麻煩了。

    姜琳在生意場打拼了不少年,或許在眼光上比不上劉榮軒,但是,在一些細節的處理上,她比劉榮軒可就有經驗多了。

    針對卿禪做的這些事,姜琳提出了不少意見。

    當然,對于姜琳提出來的這些意見,卿禪很虛心地表示這只是初步方案,接下來他會針對性地做出更正云云。

    事實上,劉榮軒并不擔心卿禪敢在背后動手腳,這里可是京城,卿禪在這里沒有任何根基,他要是敢搗鬼的話,徐五就能讓他在京城混不下去,搞不好還有牢獄之災。

    正事談完了,姜琳最終還是忍不住提起了顧小詩。

    “卿總,小詩最近的情緒好像很不好,你可不要總顧著工作忘記了老婆孩子。”

    “姜總,謝謝你的好意,我會注意的。”

    卿禪的眉頭一皺,對于姜琳這個時候提到顧小詩,心里很有些不爽,但是,姜琳代表的劉榮軒一方是資金投入最多的,也是他離開江南來京城打拼的基礎。

    雖然說劉榮軒他們這個時候抽離投資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他們卻可以另外找人合作,這段時間他已經充分了解過了,徐五話里話外總是不離劉榮軒,這充分說明劉榮軒在徐五心里的份量。

    而離開了徐五這個地頭蛇,卿禪要想另起爐灶,難度太大。

    “姜總,我知道你跟卿總是朋友。”

    劉榮軒呵呵一笑,“今晚上是來談生意的,可不是談家事的。”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間。”

    姜琳哼了一聲,惡狠狠地瞪了劉榮軒一眼,完全忘記了出門前劉榮軒一再叮囑過她,不要在人前表現出兩人之間的關系。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