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高升 > 正文 488 就是這么巧

正文 488 就是這么巧

    488 就是這么巧

    回到宿舍,劉榮軒立即撥通了李嫣然的手機,電話響了好一會兒沒人接聽,自動掛斷了。

    劉榮軒將手機一扔,往床上一躺,腦海里想起了剛剛孫安成說的事情,這家伙野心不小呢,想當培訓班的班長。

    當然,劉榮軒對于這種出風頭的事情沒有多大的興趣,三個月的時間不算長,但是也絕對不短了。

    這段時間當然不能只是在黨校吃喝玩樂,至于學習這些經濟類的課程,劉榮軒不會有任何壓力,畢竟,已經學了兩年的經濟學課程了。

    劉榮軒的計劃里是利用好這幾個月的時間,詳盡地準備水泥廠項目的事情,如果能夠在這幾個月找到投資商自然是最好了。

    正思索間,手機響了起來。

    劉榮軒剛剛接通電話,李嫣然的聲音就響了起來,“老公,我剛剛洗澡去了。”

    “我也準備去洗澡呢,不過,還得等別人先去洗澡了。”

    劉榮軒嘆了口氣,在電話里跟李嫣然說了一下中央黨校的情況,然后就掛了電話。

    第二天一早,劉榮軒習慣性地爬起來,他現在每天都堅持早起鍛煉身體。

    鍛煉回來,劉榮軒洗了澡出來,孫安成剛好起來洗漱。

    “榮軒,這么早就出去鍛煉啦。”

    孫安成呵呵一笑。

    “嗯,我已經洗個澡了,你去吧。”

    劉榮軒微笑著點點頭,快步回了房間。

    吃過早餐,三個人匆匆地趕到教室,上課的時間還早,不過學員們基本上都到了,劉榮軒翻看著書本,這些經濟學的基礎內容他基本上已經學過了。

    李孟和孫安成兩人很善于交際,很快就跟學員們打成一片。

    對于他們兩人表現得這么活躍的原因,劉榮軒心知肚明,這兩個家伙在為接下來的競選培訓班的班長做準備呢。

    過了一會兒,教室的門被推開了,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眼鏡男走了進來。

    中年眼鏡男快步走到講臺上,看了一眼臺下的眾人,“大家安靜一下,聽我說幾句。”

    一瞬間,所有人都抬起頭看著講臺,大家都很清楚,這男人應該就是大家的組織員了。

    “我是你們的組織員侯杰,接下來的三個月時間,我將陪伴大家一起度過。”

    中年眼鏡男掃了一眼教室,清了清喉嚨,“現在我說幾點注意事項……”

    侯杰的話不多,看得出來他是個行事謹慎的人。

    片刻之后,授課的教授就到了。

    教授是沐華大學經管學院的知名教授岳明林,老爺子年紀不小了,但是,上課的積極性很高,而且還喜歡跟學員互動。

    只不過老爺子明顯有些高估這些學員們的積極性了,而且,他偶爾提出來的問題也不是一些基礎性的東西。

    當然了,讓老爺子這種專家來傳授一些基礎的東西,而且還要就一些基本的內容跟大家互動,的確是有些為難了。

    劉榮軒不忍心見老爺子嘰嘰歪歪半天沒人搭理,就及時地給老爺子提供了一個下臺的梯子。

    這么一來,劉榮軒頓時就非常顯眼了。

    畢竟,幾十個學員之中就只有劉榮軒回答問題,而且,看老爺子的表情,似乎還很滿意的樣子。

    然而,結果有些出乎劉榮軒的預料了,岳老教授居然沒有就坡下驢,反而變本加厲地提出各種問題來刁難。

    讓劉榮軒絞盡腦汁,疲于應付。

    上午的課程結束,劉榮軒覺得心力交瘁。

    “榮軒,你小子可以啊,懂得不少啊。”

    李孟拍了拍劉榮軒的肩膀,“岳教授很欣賞你呀。”

    “李哥,過獎了,我本科學的是計算機。不過,我在職研究生學的是經濟學,今天的課程正式我剛剛學過的。”

    劉榮軒呵呵一笑,搖搖頭,“要不然,我哪答得出來,而且你沒聽到岳教授在課堂上說我回答得不好么?”

    “廢話,放眼全國十多億人有幾個人能入得了岳教授的法眼?”

    孫安成呵呵一笑,“你不知道嘛,副總理都是他老人家帶出來的弟子呢,我覺得他好像挺欣賞你的。”

    “矮個子中選高個。”

    劉榮軒呵呵一笑,“走吧,吃飯去,今天上午的課程太費腦筋了。”

    “是呀,我也覺得還是學馬列的課程有意思。”

    李孟深有感觸地說道。

    下午課程安排,不過,侯杰召開了班會。

    班會上侯杰又一次重申了遵守紀律的重要性,然后就提出來了,三天后的星期五班會舉行班長競選,讓有意參與競選的學員抓緊時間報名,準備演講稿。

    而且,侯杰還聲明這些經歷都是要放入每個人檔案里去的。

    雖然培訓班只有三個月的時間,但是,誰都知道這是個認識朋友的好機會,所以,接下來的時間,安排聚會之類的活動需要有人來組織,經費當然是大家湊份子最合適。

    所以,選出班干部是很有必要的。

    不過,劉榮軒對競選班干部沒有什么興趣,中央黨校的三個月時間他要忙活的事情不少呢,不僅要學習,還要考慮水泥廠的事情,還要考慮招商引資的事情等等。

    總之,劉榮軒這三個月的時間安排得很飽滿,可沒那個時間和心情去安排聚會,吃飯之類的事情。

    班會結束,三個人回到宿舍,李孟和孫安成兩人熱烈地討論著競選班干部的事情,李孟原本只是想幫孫安成一把,慢慢地,他自己也投入進去了。

    “你們兩個聊吧,我去打籃球了。”

    劉榮軒呵呵一笑,拍了拍李孟的肩膀。

    “早點回來,晚上我準備請組織員吃飯,好好地跟他聊一聊。”

    李孟嘿嘿一笑,點點頭,“兄弟,去吧,記得快點打完球回來,晚上還要你回來陪客呢。”

    “行,那我先去打球了。”

    劉榮軒笑了,迅速換了衣服抱著籃球沖了出去。

    籃球場上已經有幾個人在打球,好像是學校的教職工,而且看這架勢好像還是陪領導打球,劉榮軒見狀就拍了拍球,準備重新找個球場。

    “喂,小伙子,正好我們差一個人打半場呢。”

    就在這時候,一個領導模樣的中年男人向劉榮軒招招手。

    劉榮軒一愣,領導都發話了,他也不好拒絕了,反正他也是想鍛煉一下,立即毫不猶豫地點點頭,加入了進去。

    讓劉榮軒意外的是,召喚他加入的領導模樣的中年人籃球打得不錯,主要是體力不是太好。

    劉榮軒跟他分在一邊,兩人配合得非常精巧,劉榮軒的體力好,來回穿插拉開對方的防線,然后傳球給領導。

    不能不說劉榮軒這個戰法非常恰當,充分發揮了領導投籃精準的特長。

    當然,劉榮軒這舉動落在別人的眼里,就不免有了拍馬屁的嫌疑了。

    事實上,劉榮軒還真沒有這個想法,他只是根據自己這一方隊員的綜合能力做出的最有利于自己這一方的判斷。

    比賽結束,劉榮軒這一邊以十五分的優勢取得了比賽的勝利。

    “小伙子,籃球打得不錯。”

    領導隨手抓了一瓶水扔給劉榮軒,“你是來培訓的學員吧,我以前沒見過你呀。”

    “謝謝領導夸獎,我是這一次副縣長培訓班的學員,我叫劉榮軒。”

    劉榮軒擰開礦泉水瓶喝了一口,“我們贏了都是因為您的投籃技術太好了,要不然,我們贏得也不會這么輕松。”

    “哦,你叫劉榮軒?”

    領導聞言一愣。

    劉榮軒點點,正要說話,就有一個女人匆匆地跑了過來,氣喘吁吁地說道,“陳校長,陳校長,張校長有事找您。”

    “好,我知道了。”

    領導將手里的礦泉水瓶子一扔,向劉榮軒點點頭,“劉榮軒,以后有機會一起打球,我叫陳熙。”

    說罷,快步離去。

    劉榮軒愕然地瞪大了眼睛,看著陳熙的背影,心頭暗暗感嘆一聲,尼瑪,這也太巧了吧,想要運動一下,都能碰到陳熙。

    而且,從陳熙剛剛的語氣來看,陳熙已經知道自己的名字了,也就是說郭明軒可能已經跟他提到過自己了。

    “兄弟,你走運啦。”

    一個胖子笑瞇瞇地走過來,拍了拍劉榮軒的肩膀,“剛剛那位你不會真的沒認出來吧?”

    “不認識,我是培訓班的學員,昨天才報到。”

    劉榮軒搖搖頭,擰開蓋子喝了一口。

    “兄弟,那是我們的副校長陳熙。”

    胖子哈哈一笑,右手向劉榮軒一伸,“我叫解應浪,大家都叫我胖子,你叫我胖子好了。”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