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高升 > 正文 444 風雨欲來三

正文 444 風雨欲來三

    444 風雨欲來三

    進入九月中旬之后,天氣越來越熱,劉榮軒辦公室的吊扇愣是從早開到晚,就這樣每天下班還是濕漉漉的一身汗。

    工作組的工作取得了很不錯的成績,馬煥軍這個副組長親自帶著人一家一家礦井地篩查,甚至還下過礦井。

    安全大檢查的重點是礦山企業,當然,安東縣的其他企業也都檢查了一遍,總體來看,情況還是不錯的。

    用馬煥軍的話來說,自從上次副市長朱琦來發飆之后,不少企業還是經過認真整改了,各種預防措施,安全通道等等都有了改觀。

    本次清查的重點在縣內各種大大小小的礦窯,不出意外的是絕大部分的小礦窯都存在著重大安全隱患。

    對于這樣的小礦窯劉榮軒指示堅決查封,任何人來說情都不行。

    九月十三日,劉榮軒親自隨同工作組去安東煤礦檢查。

    安東煤礦是安東縣屬企業,擁有職工家屬一千多人,也是目前安東縣最大的國營企業了。

    在發生礦難之后,縣委一度考慮過將安東煤礦進行改制,只是因為時間敏感沒有進一步的消息。

    安東煤礦黨委書記叫于三毛,也是正科級領導干部,雖然是煤礦的一把手,但是,他卻一點也不像是在煤礦工作的人,頭發梳理得油光可鑒,穿著一身白色的襯衣,胖乎乎的臉上始終洋溢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

    于三毛詳細地向劉榮軒匯報了安東煤礦的情況,自然是少不了一番哭訴,抱怨,說什么不讓開工,工人沒工資發要鬧,更不要談什么技術改造升級了,還不如早早地進行改制,這樣也能給工人一條活路。

    “于書記,我知道你們煤礦有困難。”

    劉榮軒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過,縣里也有難處呀,縣里也沒錢啊。所以,你們還是要從自己立足現有情況,創造條件也要上。”

    “安全檢查工作不過關不能開工,這是朱市長下的命令,你要是有意見可以去向他反應,對了,上次朱市長要來視察的,臨時有個會議推遲了,大概就是這幾天。”

    他的聲音一頓,“你可以準備好相關材料,到時候親自向朱市長反映情況。”

    這么一說,于三毛馬上不說話了,他不過是想鬧騰一下罷了,內心里是更希望煤礦改制,反正他是正科級編制,縣委不可能讓他跟那些工人一樣隨便給幾個錢就算是買斷工齡了,自謀出路了。

    “劉縣長,縣委總要拿出個解決辦法吧,幾百號工人等著吃喝呢。”

    于三毛嘆了口氣,“要不然這樣吧,已經探明了還有兩個礦口沒有問題,要不然先采那兩個坑?”

    “總要讓工人們有點事情干啊,這么多人啊。”

    “于書記,你的意見我會向縣長反應,至于怎么決定就看縣委的意思了。”

    劉榮軒呵呵一笑,放下手里的茶杯,“對了,如果安東煤礦改制的話,你覺得行得通?”

    “當然行得通了。”

    于三毛立即點點頭,“國企的通病啊,很多國企改制之后經濟效益有了顯著提升,這樣的例子太多了,舉不勝舉啊。”

    “我們黨委班子大多也會這么認為的。”

    談話結束了,劉榮軒在于三毛等人的注視下上車離開了煤礦。

    “要不要去響水嶺看看?”

    馬煥軍看著劉榮軒有些陰沉的臉,輕聲問道,好好一個煤礦讓于三毛這些人折騰得成了特困企業,與此同時,文峰等人的小煤窯卻大發橫財。

    據說安東煤礦內部甚至有人將煤礦廉價偷賣給文峰,可見安東煤礦是怎么樣一個衰敗的現狀。

    “文峰的煤礦檢查過了沒有?”

    劉榮軒摸出一顆煙遞給馬煥軍。

    “沒有,怕打草驚蛇。”

    馬煥軍搖搖頭,掏出打手機幫劉榮軒點燃香煙。

    事實上,吳能碩最近一直在暗中調查文峰,已經掌握了大量的犯罪證據,現在就只差臨門一腳了。

    不過,劉榮軒卻不想親自露面,免得引來非議,說他這個副縣長公報私仇。

    “我就不去了,明天開始你們就去查他的煤礦,一定要查仔細了,事無巨細一查到底。”

    劉榮軒吸了口煙,掉頭看向窗外,烈日下的田野里一片金燦燦的景象。

    “估計也查不到什么東西了。”

    馬煥軍搖搖頭,過去這么長的時間了足夠文峰把各種手續補辦齊全了,頂多也就是安檢不過關,讓他關門歇業而已。

    “老馬,必須抓緊時間了。”

    劉榮軒轉頭看了一眼馬煥軍,“上次朱市長的視察推遲了,大概就在這幾天就要來了,安東煤礦的問題必須要盡快解決了。”

    “好,我盡量抓緊時間。”

    馬煥軍鄭重其事地點點頭。

    “對了,老馬,你有沒有覺得于三毛好像很期待煤礦改制啊?”

    劉榮軒微笑著看了一眼馬煥軍。

    “他當然希望改制了。”

    馬煥軍哼了一聲,“安東官場誰不知道于三毛是有名的兩袖清風,煤礦很火那幾年,有人跟他開玩笑要跟他換工作他就說了,煤炭是黑的,但是他馬煥軍是一顆紅心,兩袖清風。”

    “兩袖清風我看不見得。”

    劉榮軒搖搖頭,“就他那一身行頭恐怕他一個月工資都買不來,就他腰上系的那根皮帶就價值不菲啊。”

    “對了,于三毛在安東煤礦干了幾年了?”

    “好像有六七年了。”

    馬煥軍一愣,隨后就明白了劉榮軒的意思,“他是賀書記當縣長的時候提拔起來的,他當然想改制了,好好的一個煤礦被他弄成這樣了,他拍拍屁股就去其他地方繼續過他的好日子,可憐的是那幾百名曠工。”

    “對了,煤礦改制的事情是誰提出來的?”

    劉榮軒吸了口煙,不經意地問道。

    “礦難發生后,縣委討論處理善后的時候,縣委余書記提出來的。”

    馬煥軍低聲說道,“不過,縣長持反對意見,最后這事情就沒了下文。”

    “煤礦工人的反應呢?”

    劉榮軒眉頭一擰,王剛這人絕對不是看起來這么簡單,國企存在著這樣那樣的問題,作為縣長他應該更樂意企業改制,只要能安置下這幾百號工人,他的麻煩事會少很多。

    誰不想自己的麻煩事少一點?

    難道說王剛知道安東煤礦的問題很嚴重,所以,留在手里準備當做一張牌來打?

    “工人們的反應好像是無所謂,反正只要他們有口飯吃就行了。”

    馬煥軍搖搖頭,“不過,大家普遍反應礦領導班子**,把一個好好的煤礦給敗壞了,還有人曾經偷偷地把煤廉價賣給文瘋子,礦里的領導也視而不見。”

    “甚至有人說是礦里某些人指示這么干的。”

    “亂,真是亂啊。”

    劉榮軒嘆了口氣,這煤礦改制的事情只怕最終還是要提上日程了。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