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高升 > 正文 315 變故
    315 變故

    “師父,去了一趟白沙怎么變得這么高興?”

    李嫣然回到家,就看見劉榮軒正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神情頗有幾分高興,茶幾上放著兩本碩士生考試指南之類的書籍,

    “沒什么,想通了一些事情,心情自然就好了。”

    劉榮軒哈哈一笑,向李嫣然招招手,“小妞,來,給小爺親一個。”

    “滾,大色狼,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起來了。”

    李嫣然一巴掌拍開劉榮軒的手,“到底是什么事?”

    “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氣了自己便宜了別人,由得他狗日的去折騰吧,小爺就當是在看猴子耍把戲了。”

    劉榮軒哈哈一笑,“其實,要收拾他也不難,只不過這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被人知道了,就會說我這個人做人沒底線,人品不好。”

    他的聲音一頓,“對了,還有個事情忘記跟你說了。”

    “什么事情,不會是你在外面有了女人,連孩子都有了吧?”

    李嫣然哼了一聲。

    “胡說八道什么呢,是在黨校學習的事情了,那時候忘記跟你說了。”

    劉榮軒摟著李嫣然的腰,“當時省委組織部的人找到我,說是省委組織部搞了個青年干部人才庫,我是第一批入選的青年干部。”

    “我開始還以為這只是個噱頭呢,沒想到他們玩真的了,聽說這次省委組織部的一個副處長問起我了。”

    “這么也對,為這種人賠上自己的前途不值得。”

    李嫣然微笑著點點頭,“對了,你去學校了解清楚情況了嗎?”

    “放心吧,我徹底了解清楚情況啦,三月份報名,五月份考試,時間還早呢。”

    劉榮軒笑了,“現在情況就更好了,不安排我的工作,我就天天在家復習,肯定沒問題。每天開車送你去上班,然后回來看書,肯定能通過的。”

    接下來的時間里,劉榮軒就充當了李嫣然的全職司機,每天把李嫣然送到縣委大院,然后偶爾還去段暄的辦公室里坐一坐。

    這幾乎成了劉榮軒的日常工作了。

    就這樣忙碌到了元旦節,縣委組織部還是沒有給劉榮軒打電話,劉榮軒也不著急了,每天看看書,玩玩游戲,日子倒是過得逍遙自在。

    甚至,劉榮軒還準備提前幾天到白沙做考試前的準備。

    元旦節一過,劉榮軒就和李嫣然去民政局登記結婚,由于還沒有分配單位,劉榮軒是去找縣委組織部開的證明。

    劉榮軒為了避免跟羅德誠見面,去給羅德誠送喜糖都是讓李嫣然去的,他這段時間就一個人窩在家里看書,做試題,另外一個工作就是寫請柬。

    寫請柬還真的寫得劉榮軒手軟,這幾年工作調動頻繁,同事朋友不少,不給人發請帖吧,會說看不起他,給所有人都發的話,說不定又要被羅德誠拿出來說他斂財。

    婚禮定在了臘月二十六。

    劉榮軒和李嫣然結婚的事情在縣委大院都傳開了,這兩年劉榮軒可算是巫溪官場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只可惜他更像是一顆流星,很燦爛地劃過夜空,然后就歸于沉寂。

    沒有了羅德誠賞識也就罷了,以他的能力或許還能東山再起,但是,跟縣委書記鬧得這么僵,注定了沒有前途。

    至少羅德誠留在巫溪縣的時間內,劉榮軒是別想翻身了。

    羅德誠看了一眼桌上的大紅請柬,眉頭一皺,一把抓過來揉成一團扔進垃圾桶里,他當然不可能去出席劉榮軒的婚禮了,現在聽到這個名字他就皺眉頭。

    劉榮軒的心里肯定也清楚,所以,他才會讓他老婆李嫣然來送請柬,只不過是走個場面而已,否則的話,別人會說劉榮軒不懂事。

    偏偏這小子做事每一步都想得清清楚楚,讓他抓不到把柄。

    當然,折騰了幾個月,羅德誠也不是沒有收獲,那就是劉榮軒不會把這種小事情捅到省長郭明軒那里。

    而這也是羅德誠敢于肆無忌憚地打壓劉榮軒的原因之意。

    就在這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羅德誠一把抓起手機看了一眼,臉上迅速堆出笑容,“覃科長,您好。”

    “羅書記,老板讓你馬上來市委一趟,立刻!”

    說罷,電話就掛斷了。

    羅德誠的心頭一跳,他聽出來覃勇的語氣有些不善,心頭頓時就有些不安了,馬上讓王建碩備車,他要去一趟市委。

    覃勇是市委書記顧長樂的秘書,市委辦公室綜合一科的科長。

    羅德誠的一號車駛出縣委大院的同時,劉榮軒進了縣長辦公室。

    “榮軒,恭喜,恭喜,終于結婚了,也不用擔心別人說你嘴上沒毛辦事不牢啦。”

    李棟笑呵呵地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對了,婚禮在什么時候?”

    “臘月二十六。”

    劉榮軒嘿嘿一笑,“到時候還請您來喝杯喜酒。”

    “看情況吧,有時間我就去,沒時間你也別怪我。”

    李棟點點頭,放下水杯,看著劉榮軒道,“聽說對面那位要調走了,你有消息嘛?”

    “沒聽說啊,您要動一動了?”

    劉榮軒一愣,李棟現在可是市長張彬的心腹,他的消息應該更及時才對,之所以這么問,應該只是想通過這個方式來告訴自己。

    “我倒是想動一動了。”

    李棟嘆了口氣,“只可惜市委組織部沒考慮我啊,估摸著我也差不多要走了吧。”

    “啊,你要走了?”

    劉榮軒聞言一愣,如果說羅德誠調離他不覺得意外的話,那李棟走了就真的是沒想到了。

    “嗯,有可能是去市政府吧,也有可能去冷江區委。”

    李棟點點頭,臉色掩飾不住的喜意,“這兩年我們縣里的經濟工作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你們毛竹鎮功不可沒啊。”

    隨后,兩人又閑聊了幾句,劉榮軒就告辭走了。

    給幾個副縣長送了請柬之后,劉榮軒滿腹疑慮地上了車,到底出了什么變故呢,連李棟都要調離巫溪縣?

    李棟所說的兩個去向,一個可能是市政府的秘書長,雖然同樣是正處級,但是,提副市長的希望很大。

    另外一個去冷江區委肯定是擔任區委一邊手了。

    而且,冷江區是永陵市委市政府駐地,區委書記提拔的機會要遠遠大過其他的地方。

    難怪李棟這么高興呢,難道吳坤那家伙被雙規真的沒牽扯到李棟?

    亂了,一切都亂套了。

    劉榮軒搖搖頭,想了想掏出手機翻到顧恒博的電話撥了過去。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