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高升 > 正文 298 大豐收二

正文 298 大豐收二

    298 大豐收二

    晚餐吃的是西餐。

    劉榮軒知道這應該是那個貝曉芬喜歡這個調調,否則的話,姜琳不會提出來吃西餐,因為他們兩人都不太喜歡吃西餐。

    劉榮軒載著蘇媚來到餐廳,按照姜琳的吩咐籌備了一番,全程蘇媚都跟隨在他的身邊的,等到一切都安排妥當,她馬上意識到今晚上這一頓飯花費絕對不菲。

    “劉榮軒,這頓飯要花多少錢,回學校我還給你。”

    蘇媚低聲問道。

    “蘇老師,你這是什么話,今晚上是我請你吃飯呢。”

    劉榮軒搖搖頭,“還有,我要向你道歉。”

    “道歉,道什么歉?”

    蘇媚一臉茫然。

    “因為我沒有告訴你,其實我很有錢。”

    劉榮軒笑了,“別看我家里是農村的,但是,我家拆遷了,靠著那筆錢我又跟人合伙做生意,賺了一點錢。”

    看著蘇媚張大了的櫻桃小嘴,劉榮軒的聲音放低了,“賺得也不多,也就是幾千萬吧,不過這個消息千萬不要告訴別人!”

    “你,你,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

    半晌之后,蘇媚冷冷地看著劉榮軒,“別告訴我是因為正義!”

    “去他媽的正義。”

    劉榮軒眉頭一擰,對于蘇媚的反應很有些不爽,“你當小爺看上你了嘛,你也對著鏡子照一照,你哪里好看了,臉蛋也就一般般,胸也不大,屁股也不翹,值得花這么多心思?”

    蘇媚傻眼了,她還是第一次聽到有男人把她說得一無是處!

    “我為什么這么幫你,是因為你有利用價值!”

    劉榮軒低吼一聲,迅速抬頭看了一眼,很好,沒有人注意到這里,繼續看著蘇媚淚眼婆娑的樣子,心頭一軟,“是因為你說的一句話,白沙市就是一個大囚籠!”

    “還有,就是我跟我的前任老板鬧翻了,他現在天天針對我,這次我里省委黨校學習就是他在暗中搞鬼,你知道嗎,我在鎮里抓的項目剛剛上馬,這種關鍵時候,他把我弄到省委黨校來學習,你明白了吧!”

    蘇媚傻眼了,她第一次看到劉榮軒這副模樣,一直以來,在她的眼里,劉榮軒除了有點花心之外,一切都是非常的優秀。

    “你,你,你這是在可憐我,加利用我?”

    蘇媚哼了一聲,心里卻暗暗地松了一口氣,果然,這小子并不是看中了自己的相貌身體,只是不過,心頭卻微微有些失望。

    “是,我是在利用你,那你可以選擇繼續留在這個打囚籠里。”

    劉榮軒哼了一聲,隨后馬上說道,“你要走趕快,姜琳她們來了。”

    “我不走,我要離開這個囚籠。”

    蘇媚輕聲說道,“你利用我的同時,我也利用了你,我們扯平了。”

    “我知道了。”

    劉榮軒低聲說道,蘇媚的言外之意就是她真的當了巫溪縣委書記的話,也不會對他格外看重之類的。

    劉榮軒本來也就沒指望這個,老實說,蘇媚能不能勝任還不好說呢,說不定到時候被人吞得連骨頭渣子都不剩,搞不好還要讓自己給她擦屁股。

    他需要的只是一個不是處處針對他的縣委書記,讓他能夠安心搞他的建設,當然,能夠給予一定的支持自然是最好的。

    一番寒暄之后,一行人進了餐廳的包間。

    讓劉榮軒意外的是,貝曉芬居然就是那天省委組織部去黨校搞調查的短發冷艷女人。

    “姐,我怎么感覺你胖了一點?”

    趁著貝曉芬和蘇媚兩人去洗手間的瞬間,劉榮軒關切地看著姜琳。

    “啊,真的胖了嗎?”

    姜琳一愣,心頭一跳,得知懷上之后,她就不再控制飲食,甚至有意吃得更好,更多,為肚子里的孩子儲存更多的養分。

    “也不算吧,你本來就不胖,只是稍微豐滿了一點。”

    劉榮軒的目光飛快地掠過姜琳的胸前,“對了,顧小詩呢?”

    “小詩國慶要結婚了,這段時間忙著籌備婚禮呢。”

    姜琳有些羨慕地說道。

    “那到時候一定要幫我隨個份子。”

    劉榮軒呵呵一笑,“這次來學習是被羅德誠陰了,沒想到我因禍得福,反而收獲滿滿地回去呀,不知道他看到省報上我的文章,他會不會氣得砸杯子。”

    “何止哦,等到他馬上被調走了,他的心情肯定更加不可揣測了。”

    姜琳嫣然一笑。

    晚餐的氣氛很好,女人們聊著美容,化妝品,衣服等等,就是一句話都沒有提蘇媚調動的事情。

    對于這些官場上的道道,劉榮軒當然門清,所以也安靜地充當了一個聆聽者的角色,偶爾抬手幫忙叫服務生上酒,加牛排等等。

    整個晚餐期間,姜琳只喝了兩杯水,吃的也是一些清淡的食物。

    “謝謝,今晚我很高興。”

    貝曉芬跟劉榮軒握了握手,然后揚長而去。

    姜琳看了劉榮軒一眼,做了個打電話的手勢。

    劉榮軒點點頭,拉開車門上了車,蘇媚的臉色迅速就沉了下來,“送我去學校。”

    “回學校去?”

    劉榮軒聞言一愣,“蘇老師,白沙市委大院更近啊。”

    “我想回學校去。”

    蘇媚盯著劉榮軒,一字一句地說道。

    “行,我送你回學校去。”

    劉榮軒點點頭,也就是一腳油門的功夫,何必跟蘇媚鬧得不愉快,看這架勢年底她就可以脫離這個囚籠了。

    貝曉芬一個副處長當然沒有這么大的權力,但是,貝曉芬可以暗示,蘇媚是姜琳的好朋友之類的話,總之,官場上有很多辦事方式。

    汽車在霓虹燈下悄然穿行,蘇媚扭頭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車內的氣氛有些怪異。

    “蘇老師,結業典禮定時間了嗎?”

    劉榮軒主動打破了沉寂。

    “什么?”

    蘇媚聽到劉榮軒叫她,轉過頭,她的眼眶里隱約有淚光閃過。

    “蘇老師,我說結業典禮定時間了嗎?”

    劉榮軒不知道蘇媚是因為即將脫離囚籠的喜極而泣,還是為她曾經逝去的青春而哀傷?

    “定了,就在下個星期三,也就是九月二十八日。”

    蘇媚點點頭,“本來是定在下個月的九日,不過,領導決定提前了。”

    這一屆培訓班結束,蘇媚的工作也就結束了,接下來就是等待消息了,雖然兩個月的時間并不長,尤其是跟她這幾年的煎熬比起來更是微不足道。

    但是,等待有希望的等待,永遠是最漫長的,哪怕只是短短的幾分鐘都是如此。

    能不能如愿以償地逃離這囚籠,蘇媚的心里也沒有把握,但是,終歸是有了希望,而這希望恰恰又是最折磨人的。

    短暫的對話之后,車內又安靜了下來,好在路程并不長。

    “榮軒,謝謝你,謝謝。”

    蘇媚下了車,向劉榮軒輕聲道謝。

    “蘇老師,不用謝,我們各取所需。”

    劉榮軒摸了摸鼻子,“還有,有空的話,你這幾個月可以了解一下基層的情況,看看他們是怎么運作的,這樣也能打發時間,也有個心里準備。”

    蘇媚一呆,這小子太聰明了吧,居然看出來自己心里的想法了。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