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高升 > 正文 237 紅辣椒之三

正文 237 紅辣椒之三

    237 紅辣椒之三

    “哇,這里好奢華。”

    進了酒吧,劉榮軒才發現剛剛對著夜魔島的印象完全被顛覆了,這外表看起來灰撲撲的大樓里,居然裝修得如此奢華,如此現代。

    舞臺上領舞的是一個有些眼熟的人,劉榮軒忍不住多看了兩眼,郭宇軒對他翻了個白眼,“拜托,有點理想行不行,不就是省臺的一個節目主持人么,人家也要賺外塊的好不好?”

    “哦,我就說怎么這么眼熟了。”

    劉榮軒恍然大悟,“不過,她比電視上看起來似乎更年輕一點,身材更好。”

    “廢話,主持節目能像這么露?”

    郭宇軒哈哈一笑,拉著劉榮軒走到舞臺前的卡位坐下,向服務員要了一瓶白蘭地,看著劉榮軒依然在關注那個舞臺上的主持人,不由得笑道,“榮軒,要不要我幫你介紹一下,今晚上讓她去陪你一夜?”

    “滾,我這不過是欣賞美女而已。”

    劉榮軒笑罵道,“不過,不能不說這女人的確長得漂亮。”

    “漂亮嗎,我覺得也就可以,比嫣然多了一絲風塵氣息,不過,她的身材比嫣然要好那么一點點。”

    郭宇軒哈哈一笑,“對了,剛剛要謝謝你哦,幫我出了一口氣,那狗日的每次都跟我過不去。”

    “怎么,你們有什么恩怨不成?”

    劉榮軒一愣,鄧龍飛是政法委書記的兒子,郭宇軒也是省長的兒子,兩人都算得上是紈绔膏粱了,誰怕誰呀?

    而且,省長的職務比政法委書記還要高好不好,更不用說郭明軒是從上面下來的,上面肯定也有關系網的。

    “也算不上吧,就是為了上面那個女人。”

    郭宇軒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下巴向舞臺一抬。

    劉榮軒聞言一愣,很夸張地叫了一聲,“喂,你不是吧,你把她給上了?”

    “這有什么大驚小怪的,你以為這些人一個個都玉潔冰清呢。”

    郭宇軒鄙夷地橫了劉榮軒一眼,“當時鄧龍飛那家伙用錢砸的,外加威逼利誘把她弄上了床,后來,她知道我的身份了,又跑來找我。”

    “行了,不用說了,我聽著傷心呀,她可是我很喜歡的一位主持人啊。”

    劉榮軒很郁悶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將杯子一頓,“走,跳舞去。”

    “好呀,我也想運動一下了。”

    郭宇軒哈哈一笑,倒是沒想到劉榮軒平日里看起來一副老學究的樣子,活潑起來終于有了年輕人的朝氣。

    這個酒吧里的跳舞的女孩都很年輕,都很漂亮,雖然這會兒天氣很冷,但是,女孩子們一個個穿得很清涼,露胳膊,露大腿什么的再正常不過了。

    看著面前的熱鬧場景,鼻子里嗅著各種女人的香水味,劉榮軒恍惚回到了大學時代,每個周末去舞廳里摟著女同學跳舞,各種話題搭訕。

    音樂一變,似乎又變成了華爾茲,劉榮軒回到卡座上,就看到郭宇軒正在喝酒,立即倒了一杯酒一飲而盡,大呼痛快。

    “走吧,我們去二樓。”

    郭宇軒將酒杯一頓,站起身來。

    劉榮軒跟在郭宇軒的身后上了二樓,就看見幾個青年男女正匍匐在二樓的欄桿上往下俯瞰,也往下看了一眼,不由得一愣,居高臨下的視野果然太好了,下面幾乎一片白花花的胸脯。

    男男女女們擠在一起,上下其手者有之,欲拒還迎者有之,總之,一切曖昧因素在這里被酒精進一步放大了無數倍。

    難怪有人說酒吧是最容易爆發一夜情的地方。

    正思索間,劉榮軒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回頭一看,是郭宇軒在叫他進包間呢。

    一進房間,頓時就有兩個美女貼上撲了上來,上下其手,甚至還摸到了他的褲襠里,最讓他受不了的是下面居然有了反應。把劉榮軒嚇了一大跳,左支右擋好不尷尬。

    “榮軒,看看你那慫樣啊。”

    郭宇軒見劉榮軒的囧樣,郭宇軒樂得哈哈大笑起來,“美女們,你們要是誰能把這小子弄上床,我給二十萬!”

    他這話音一落,坐在他身邊的兩個女孩子頓時歡呼一聲就撲了過去。

    “別,別,我沒錢,我是窮人啊。”

    劉榮軒左支右擋,很快褲子都被扒了,頓時感覺到褲襠一涼,幾只小手同時抓了過去,一頂碩大的帳篷立即支了起來。

    劉榮軒大囧,慌忙用力掙開拖著他手臂的兩個女人,就在這時候,房門推開了,一襲紅色突襲而至。

    正是酒吧的老板有著紅辣椒之稱的姜琳。

    姜琳的目光掠過劉榮軒的褲襠,心頭一跳,慌忙快步走了進來,看著郭宇軒,笑道,“宇軒,好久沒來酒吧了吧?”

    “好了,好了,你們別鬧了。”

    郭宇軒沒有回答姜琳的話,擺了擺手,女孩們頓時就作鳥獸散,劉榮軒松了一口氣,迅速穿上衣服,他知道這些女人不可能真的就在這房間里把他給強了。

    但是,明白歸明白,他還真怕哪個女人腦袋缺根筋,真的把他的褲子脫了,哪怕是沒干出那事兒來,也夠丟人的了。

    “好了,你們先出去吧,半個小時候回來,每個人帶一瓶酒進來。”

    郭宇軒很霸氣地擺了擺手,看著劉榮軒笑道,“榮軒,你別生氣,別看剛剛她們那副猴急的樣子,其實不可能真的把你給強啦。”

    “滾,你這混蛋,搞得小爺剛剛好尷尬啊。”

    劉榮軒瞪了郭宇軒一眼,抓起酒杯一飲而盡,然后將酒杯一頓,“你這家伙發財了也不能這么糟蹋錢吧?”

    “劉榮軒啊,劉榮軒,掙錢就是用來花的呀。”

    郭宇軒兩手一攤,“你沒看到剛剛那幾個美女多高興啊,聽到有二十萬獎金,恨不得真的把你給吃了,錢的作用就在這里!”

    “你也別覺得她們很賤,其實,她們幾個我都認識,也見過不少次了,有兩個還是省臺一些節目的模特呢。”

    劉榮軒聞言一愣,愕然地瞪大了眼睛。

    “對,那個身材高挑的,還有胸部比較大的都是電視臺的模特。”

    姜琳接過話題,對于郭宇軒沒有跟她說話絲毫不介意,同時,她也明白,郭宇軒這是在向她暗示,這個劉榮軒跟他的關系非同一般。

    “模特的職業雖然人前很風光,但是,真正賺的并不多,還不如在我這里賣酒呢。”

    姜琳嫣然一笑,看了一眼劉榮軒,目光下意識地往下一掃,隨后就意識到了,慌忙抬起頭,抓起茶幾上的一個酒杯,“來,劉榮軒,感謝你今天給了我辣椒一個面子,我敬你一杯。”

    劉榮軒看了一眼郭宇軒,表面上看來是他跟鄧龍飛之間的沖突,實際上呢,這還是郭宇軒跟鄧龍飛之間的矛盾。

    郭宇軒迅速點點頭,伸手抓起了茶幾上的香煙。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