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高升 > 正文 235 紅辣椒
    235 紅辣椒

    晚飯很豐盛,葷素搭配得很好。

    “榮軒,給我說一說你們搞試點的農村的情況,農民們對于搞試點有沒有什么不同的意見?”

    吃過晚飯,郭明軒把劉榮軒叫過來,詳細地了解了農民對于種植蔬菜的反應,包括他們的年收入增加多少,沒有試點的村有沒有情緒等等。

    郭宇軒早就想拉著劉榮軒出去逛酒吧了,這會兒不停地向劉榮軒擠眉弄眼,示意他匯報言簡意賅一點。

    但是,郭明軒偏偏了解得很詳細,事無巨細地都要問個一二三。

    劉榮軒當然不敢敷衍了,詳細地匯報了各村的情況,這些數據都刻在他的腦子里呢,匯報起來自然不至于語焉不詳。

    “不錯,看來你這小子年齡不大,倒是個能干事的。”

    郭明軒沉思了一會兒,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好了,你們走吧,我就知道宇軒那家伙在一邊擠眉弄眼的,晚上出去玩不要喝多了鬧出什么事端來。”

    “你的性子比宇軒要沉穩得多,幫我多看著點他。”

    “郭伯伯,您就放心吧,宇軒很穩重的。”

    劉榮軒呵呵一笑,“再說了,我們也就是找個地方聊聊天呢。”

    “好了,好了,走吧。”

    郭明軒擺擺手,聊天家里不能聊,非得出去?

    當然,他也是年輕過的,自然知道兩個小家伙心里想什么了。

    “你這家伙真啰嗦,不就是農村那點事兒么,匯報起來還沒玩沒了了。”

    出了門,郭宇軒向劉榮軒抱怨道,“一會兒夜魔島酒吧就人滿為患了。”

    “夜魔島酒吧,這名字夠怪異的呀。”

    劉榮軒一愣。

    “你看,又沒見識了吧。”

    郭宇軒鄙夷地橫了一眼劉榮軒,“這年頭酒吧的名字就是要越怪異才有個性,別總拿你那毛竹鎮的思維來看待這個世界。”

    他的聲音一頓,“對了,上我的車,你那破車就別開出去丟人現眼了。”

    “算了吧,還是我那破車坐著舒服。”

    劉榮軒搖搖頭,“而且,明天我總不能又跑到常委大院來拿車吧,太不方便了。”

    郭宇軒聞言一愣,點點頭,“也好,那你跟在我后面吧,要不然酒吧你都未必能進得去。”

    “不就是個酒吧么,搞得那么神秘干什么?”

    劉榮軒聞言一愣,下意識地嘟囔了一句。

    “你看,又土包子了吧,去什么樣的酒吧就證明了你什么樣的身份。”

    郭宇軒搖搖頭,“完了,挺聰明一小伙子當官當傻了。”

    說罷,哈哈一笑,拉開他的車門上了車。

    “我本來就是鄉里來的土包子好不好。”

    劉榮軒搖搖頭,拉開車門上了車。

    夜魔島酒吧位于福榮區的鬧市中心,高高的圍墻內的一棟頗為簡樸的大樓,只不過,院子里停滿了各種各樣的豪車,搞得好像車展一樣。

    保安看到劉榮軒的車不由得撇嘴一笑,不過,他知道劉榮軒是跟郭宇軒一塊兒來的,倒也不敢出言不遜。

    頂多就是在心里狠狠地鄙夷一番而已。

    不過,別人可就管不了這么多。

    “哎呀,這是什么豪車,怎么沒見過呢?”

    一個尖銳的聲音響了起來,劉榮軒抬頭一看,就見一個油頭粉面的家伙走了過來,頭發梳成了三七分,身上穿的是范思哲的西裝,脖子上系著一根大紅的領帶。

    這貨走過來,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劉榮軒的車,一邊撫摸著車頂,一邊嘖嘖贊嘆不已,“你們看看,你們看,這流線型的造型,這上漆,這大燈的款式,嘖嘖,這無一不是精品啊。”

    這是跟他一起走過來的幾個人頓時哄堂大笑起來。

    這里來的都是玩車一族,誰還能聽不出這頭發三七開的家伙在說反話呢?

    郭宇軒勃然大怒,“鄧龍飛,你什么意思?”

    劉榮軒呵呵一笑,向郭宇軒搖搖頭,示意自己能解決。

    “喂,三七開,笑完了嗎?”

    劉榮軒抬手松了松脖子上的領帶,看著三七開笑道,“笑完了,我們可以談一談賠償的問題了。”

    “賠償問題,什么賠償問題?”

    三七開愕然地看著劉榮軒,“還有誰叫三七開?”

    “宇軒,就這種智商的人你也認識?”

    劉榮軒哈哈一笑,他當然看得出來眼前這個二世祖跟郭宇軒應該關系不咋的,否則的話,明知道他是郭宇軒的朋友,就不會這么出言戲謔。

    三七開頓時反應過來,不由得老羞成怒地一腳踢在車門上,“砰”的一聲,車門凹陷去一大塊,然后哈哈大笑,“你他媽不是說賠償問題么,現在可以談了。”

    “鄧龍飛,你干什么?”

    郭宇軒勃然大怒,大步沖了過來,“別以為你老子是公安廳長就能夠一手遮天了!”

    “郭宇軒,你說什么呢,我什么都沒做呀。”

    三七開兩手一攤,“剛剛你這位朋友說,要跟我談賠償問題啊,我就滿足他的愿望啊,現在可以談了。”

    劉榮軒恍然大悟,原來這個三七開是省政法委書記鄧峰的兒子,難怪這么張狂呢。

    本來,這樣的貨色是沒有必要得罪的,現在不同了,郭宇軒主動站出來幫他出頭了,這個時候要是畏懼于鄧峰的權力,不僅會讓郭宇軒看不起,更有可能會讓失去省長郭明軒的賞識。

    “宇軒,你也聽到了,現在可以談賠償問題了。”

    劉榮軒說話了,“三七開,剛剛我才知道你老子是公安廳長,難怪這么牛逼呢,不過,我正好有個朋友在法制日報當記者,他對于警務人員知法犯法一向很有興趣的。”

    “誰知法犯法了?”

    三七開聞言一愣。

    “我這個鄉里的土包子都知道,損壞別人的東西要陪。”

    劉榮軒自顧說道,“你這位公安廳長的兒子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吧,你老子天天教別人要守法,要懂法,你這個當兒子總不會不給你老子面子吧?”

    “懂,我懂。”

    三七開哈哈一笑,“不就是損壞東西要陪嘛,我陪給你呀,你這破車能值幾個錢?”

    郭宇軒見狀笑了,馬上明白過來,鄧龍飛掉進圈套了。

    就在這時候,一輛紅色的敞篷法拉利很拉風地沖了過來,一聲刺耳的剎車聲中,一只紅色的高跟鞋落在了地上。

    車上走下來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來,她穿著一身紅色的皮衣,挺拔的酥胸將皮衣撐出了一個完美的橢圓形弧度,皮衣的下擺卻又看看籠罩著她渾源的翹臀。

    這是一個很潑辣,很霸氣的女人,劉榮軒只掃了一眼,心里就有了粗略的結論。

    “鄧龍飛,你們在這兒干什么呢,又在欺負人了?”

    女人扭著小蠻腰走了過來,目光掠過劉榮軒還有他那輛破車,眼睛里閃過一抹訝異之色。

    “對呀,小姐姐,你給我評評理?”

    劉榮軒很認真地點點頭,“省委鄧書記的兒子欺負人,我相信籃網論壇上肯定會有人非常感興趣,說不定還會有人愿意深挖下去的哦。”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