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高升 > 正文 195 小小蝴蝶之五

正文 195 小小蝴蝶之五

    195小小蝴蝶之五

    一番酣暢淋漓的激戰過后,劉榮軒小心翼翼地把李嫣然放到床上,這丫頭已經不能動彈了,躺在床上只剩下喘息的本能了。

    劉榮軒靠在床頭上,點燃一顆事后煙,腦海里仔細地回憶了今晚上跟郭明軒的談話,確認沒有說什么不對的話,這才松了一口氣。

    事實上,今晚上的會面也只是郭明軒作為一個家長,見一見他寶貝兒子的朋友而已,至于后面談話涉及到了工作上的事情,應該是摟草打兔子而已。

    不過,有一點劉榮軒敢肯定,郭明軒的確很賞識他。

    否則的話,堂堂省長沒有必要說這種話來討好一個晚輩。

    看來還是在基層好好干有前途,劉榮軒心道,否則的話,郭明軒不會特意吃飯之后,還要跟他詳談一番。

    “師父,你在想什么呢,想的這么入迷?”

    李嫣然終于恢復了清醒,“你今天是不是不應該把農村的實情匯報給省長的,我看他好像沒有什么反應啊?”

    她的聲音一頓,扯了扯蓋在身上的被子,“人家都說見了大領導一定不要多說話,俗話說,說多錯多,要是這讓他對你的印象不好,那就完了。”

    “像他這種級別的領導,早就喜怒不形于色了。”

    劉榮軒搖搖頭,“要是能從他臉上的表情看出什么來,那就真奇了怪了。而且,我說的是實話,國家這么些年來一直都重工業輕農業,也該對農業做出補償了。”

    “當然了,這么大的事情別說我一個小小的副鎮長,就是省長也未必能夠對這種大政策有多大的影響力啊。”

    李嫣然沒有說話,這種大事情她一個女人自然更想不了這么多,想不到這么遠,她只要劉榮軒將來能有個好前途就夠了。

    “那我們什么時候回去?”

    李嫣然嘆了口氣,“我有點想你媽熬的雞湯了,對了,我受傷的事情千萬別告訴我家里人,他們會擔心的。”

    “那怎么行,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你這個樣子回去他們肯定會知道的啊。”

    劉榮軒一愣,搖了搖頭。

    “不會的啦,我問過醫生了,只是關節脫臼而已。”

    李嫣然咯咯嬌笑一聲,“這是為了幫你脫身,郭宇軒故意說得很嚴重的,其實,只要包扎上幾天就好了,這可是醫生說的。”

    她的聲音一頓,小聲說道,“師父,我不是故意騙你的,郭宇軒說只有說嚴重點,白沙市委領導才會重視起來。”

    “你這傻丫頭,他這是耍我呢。”

    劉榮軒搖搖頭,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有他這個省長的兒子打電話,白沙市委的領導怎么敢不重視?”

    “他就是想看我著急呢,不過,不用他騙我,其實我也擔心你的。”

    “嗯,我知道呢。”

    李嫣然挪動身子,匍匐在劉榮軒的胸膛上,“今天看到你副著急的樣子,我好高興,也好感動呢,有你在我身邊的感覺真好。”

    “傻丫頭,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啦。”

    劉榮軒摸索著李嫣然的秀發,“既然你的傷沒事,我們就在四號回去,總要在醫院逗留幾天吧。”

    他的聲音一頓,臉上突然露出一絲苦笑,“我估計接下來的兩天,福榮區委,白沙市委的領導都會去醫院看你的,明天我們還是去醫院待著吧?”

    “不要啊,醫院里的那股子消毒水的味道好難聞。”

    李嫣然慘叫一聲,“不會驚動白沙市委領導吧?”

    “怎么可能,市委秘書長都出動了,你覺得別人都是瞎子看不見?”

    劉榮軒搖搖頭,嘆了口氣,“我也沒想到會變成這樣,看來我已經成了美國得克薩斯州龍卷風的原罪了?”

    “這跟美國有什么事?”

    李嫣然聞言一愣,微微欠身,抬起頭看了一眼劉榮軒,胸前那一抹耀眼的白色之中,兩滴獨特的粉紅色分外地吸引眼球。

    劉榮軒的某個部位一跳,李嫣然馬上反應過來,顧不得心頭的疑問,迅速地縮了縮身體,“師父,別,別,你讓我休息一下好嗎?”

    “這只能怪你太誘人啦。”

    劉榮軒哈哈一笑,“美國的一個氣象學家說過這樣一句,亞馬遜雨林一只蝴蝶翅膀偶爾振動,也許兩周后就會引起美國得克薩斯州的一場龍卷風。”

    “我這只從永陵市那個鄉下地方來省城的小干部,成了引發白沙官場地震的小蝴蝶啊,啊,我輕輕地煽動了一下翅膀,白沙官場頓時就來了一場八級大地震!”

    “師父,你真逗。”

    李嫣然咯咯笑了起來,“還輕輕地煽動一下翅膀呢,你當自己是省委書記啊?”

    尤其是最后一句話,劉榮軒用朗誦詩歌的形式念出來的,更是讓李嫣然感到特別搞笑。

    “好了,我抱你去洗澡吧,今晚上早點睡。”

    劉榮軒摸了摸李嫣然的臉頰,“明天肯定還要表演一下,你注意別演砸了,不要裝作傷勢太重的樣子,過猶不及。”

    “嗯,我知道的了。”

    李嫣然點點頭,翻身坐起,胸前頓時一陣波濤洶涌,“不要你幫忙,你每次幫我洗澡,都沒安好心。”

    說罷,跳下床,一溜煙地跑了。

    江南省委常委大院,省長郭明軒的家里。

    郭宇軒正陪著寧雅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母子兩人有說有笑,突然,寧雅云的話題一轉,“兒子,今天看到你朋友雙宿雙飛是不是有些羨慕了?”

    “媽,你說什么呢?”

    郭宇軒聞言一愣,俊臉上泛起一絲紅暈,“我還年輕呢,先在事業上干出一番成績再說。再說了,我可不想跟劉榮軒一樣沒出息,在女人面前一點男人氣概都沒有。”

    “你這孩子,什么叫沒出息啊。”

    寧雅云笑了,“你這分明是羨慕嫉妒,人家那不叫沒出息,那叫愛護自己的女人。對了,你在大學里不是談過戀愛嗎,那個女孩子呢?”

    “媽,我不想說這事兒了。”

    郭宇軒眉頭一皺,迅速站起身。

    “站住,怎么跟你媽說話的呢?”

    一個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郭宇軒一愣,抬起頭就看見他老子郭明軒陰沉著臉走了進來,“以前是怎么教育你的,跟大人說話這么沒有禮貌?”

    “媽,對不起。”

    郭宇軒立即轉身向寧雅云道歉,“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我不想再談起了,可以嗎?”

    “兒子,你是個男人,有些事情終究還是需要你自己鼓起勇氣去面對。”

    郭明軒嘆了口氣,走到沙發邊坐下,“坐,我看李嫣然的傷勢并不是很重,這是誰的主意?”

    郭宇軒聞言一愣,馬上明白過來,眉頭一皺,臉色一沉,“爸,是不是關風林跟你說什么了?”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