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高升 > 正文 101 左右為難

正文 101 左右為難

    101左右為難

    小年一過,鎮政府大院過年的氣氛就越來越濃郁了,來辦事的群眾也越來越少,各個辦公室里都洋溢著喜洋洋的歡聲笑語。

    隨著年貨物資的發放,這種氣氛達到了頂點。

    作為鎮黨委班子成員之一,劉榮軒分到的年貨分量跟其他班子成員沒有任何差別,這倒是讓劉榮軒有些意外,他以為陳瑾會借著這個會敲打一番,也做好了心里準備。

    但是,沒想到陳瑾居然會一致對待,倒是讓劉榮軒感到有些意外。

    臘月二十八,毛竹鎮召開了黨委班子會議,這是劉榮軒上任以來,參加的第一次黨委會議。

    “同志們,今天開這會是討論一下春節值班的事情……”

    陳瑾清了清喉嚨,掃了一眼會議室,談了一通紀律之類的話,然后淡定地宣布春節假期的值班人選,不出意外,劉榮軒被安排在大年三十值班。

    對于陳瑾的決定,劉榮軒的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家在鎮上的黨委成員又不是沒有,安排他們在大年三十值班不是更好,大家都能過個安穩年。

    但是,劉榮軒又不能說不,作為鎮黨委班子成員他當然要服從組織上的決定,哪怕明知道陳瑾這是在故意讓他不爽,他也不能拒絕,只能被動接受。

    最讓他不爽的是,事先陳瑾居然沒有征求一下他的意見!

    “大家對這個值班表有什么意見沒有?”

    宣布值班表之后,陳瑾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目光在會議室一掃,在劉榮軒的身上停留了片刻,只要劉榮軒表現出一點反對的意思來,他就要借機發飆,狠狠地收拾一下劉榮軒,讓這小子年都過不好。

    他就不相信,劉榮軒會這么不懂事,拿著這種小事情向羅德誠告狀。

    倘若劉榮軒真是這種不懂事的人反而更好了。

    劉榮軒沒有說話,伸手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那好,散會。”

    陳瑾大聲宣布散會,起身拿起水杯大步走了出去。

    下班之后,劉榮軒搭乘末班車趕回縣城的家里,廖菊梅已經做好了飯菜,“兒子,趕緊吃飯,鎮里的伙食不好吧,以后經常回家來吃飯,媽給你做好吃的。”

    “媽,哪能經常回來,別人會說閑話的。”

    劉榮軒一邊大口咀嚼,一邊搖搖頭,“今天我回來是開車回鎮上的,沒有車在身邊真是太不方便了,另外鎮里發了不少年貨要拉回來啊。”

    “哦,兒子,你們鎮里發的年貨比宣傳部的多嗎?”

    廖菊梅頓時興奮起來。

    “差不多吧,明天晚上我送回來你就知道了。”

    劉榮軒點點頭,本來他想全部送到李建國家里去的,不過,李嫣然表示反對,說是在毛竹的時候這樣送,以后離開毛竹難道就不這么送了?

    一旦讓她的家里形成了這樣的共識,以后就不好辦了。

    “對了,大年三十你要回家來過年吧?”

    “媽,今天下午剛開了會,年三十那天我要在鎮里值班,晚上就不回來吃飯了,萬一鎮里出了點什么事情了我不在的話就很不好了。”

    劉榮軒搖搖頭,陳瑾正等著抓他的把柄呢,當然,這些話他不想說出來,免得家里人為他擔心。

    吃過晚飯,劉榮軒開車匆匆地趕回鎮政府大院。

    “叔,我媽讓你今晚上去家里吃飯。”

    書記辦公室里,陳小璐大喇喇地坐在沙發上,看了一眼正在看報紙的陳瑾,一邊剝了一顆花生扔進嘴里,“嬸和弟弟過年不回毛竹了吧?”

    “還是老規矩,我們初一早上回來給爺爺奶奶拜年。”

    陳瑾頭也不抬地回答。

    “叔,你看到院子里那輛車了嗎?”

    陳小璐將手里的花生殼一扔,“聽說是昨晚上劉榮軒開回來的,他這是要干什么呢,這是來炫耀他家里有錢嗎,讓給他送錢的人多出點血?”

    “你這孩子怎么說話的呢,怎么,在你的眼里誰都是貪官。”

    陳瑾眉頭一皺,瞪了陳小璐一眼,“人家里有錢不行啊,看來,他這是準備大干一場了。”

    “叔,你怎么看出來的?”

    陳小璐聞言一愣,“不就是炫耀他家里有錢么,你怎么想起這個來了。”

    “有車就方便下去了解農村的情況啊。”

    陳瑾拿起茶杯喝了一口,“這家伙可別折騰出什么亂子來才好。”

    “叔,你別抬舉他了,我覺得他就是來我們鎮里熬資歷的,不就是在學校混了兩個學位畢業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陳小璐哼了一聲,最近在家里的時候,陳瑾可是沒少訓她,讓她向劉榮軒學習,人家才比她早畢業一年,都已經提了副科級了。

    這讓陳小璐感到很是郁悶,誰讓她沒有能力拿到雙學位呢,連拿到一個專業的學位都廢了老鼻子力氣了,更不用說雙學位了。

    “那也是人家的能力。”

    陳瑾哼了一聲,“小璐,你別看不起劉榮軒,覺得他是靠羅德誠出頭的,當好秘書也是本事,我跟你說一般人還當不好秘書呢。”

    他的聲音一頓,喟然嘆息一聲,“而且,羅德誠是從省里空降下來的,他看人的眼光絕對錯不了的。”

    “這個劉榮軒還是有些能耐的。”

    “那又怎么樣,在這毛竹鎮里不是有你嘛,沒有你的允許他這條小泥鰍還能掀出浪花來?”

    陳小璐咯咯嬌笑起來,“好了,不說了,我回去幫我媽做飯去,叔,下午早點過去,我爸等著跟你下棋呢。”

    “我知道了,趕緊走吧。”

    陳瑾不耐煩地擺擺手,手指頭摩挲著水杯,這幾天他對劉榮軒進行了一次詳細的調查了解,以他掌握的信息來看,劉榮軒絕對不是陳小璐說的那種喜歡炫耀的人。

    所以,知道劉榮軒開車來了毛竹,他第一反應就是這小子準備自己開車下村,這是要大干一場的節奏呀。

    如果劉榮軒真的干出一番成績來,他這個鎮黨委書記也能撈一筆政績,將來提拔的時候有政績在手相對來說也會更容易了,政績這種東西當然是越多越好,誰也不會嫌自己的政績多。

    然而,劉榮軒是羅德誠的心腹,一旦讓劉榮軒在毛竹鎮站穩腳跟,甚至聲威大漲,一步一步坐大的話,以后就更難以壓制了。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