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高升 > 正文 014 流水無情之二

正文 014 流水無情之二

    “你這孩子,我是你媽呢,怎么能叫偷聽呢?”

    廖俊梅“哼”了一聲,“我早就說過了,那個女人不靠譜,上次她來我們家里的時候,我就看出來了她眼帶桃花,一副輕佻之相……”

    然后,她絮絮叨叨地說了一通她的相術研究,末了,話題一轉,“兒子,你爸今晚上碰到的那個女同事就不錯呀,帶過來給媽看一看,你要是實在不喜歡,路口李老師家的閨女也不錯,長得就挺漂亮的,尤其那個屁股大啊,跟個磨盤一樣,奶水肯定……。”

    “好了,媽,我要睡了,明天還要去舅舅家呢。”

    劉榮軒被這么一折騰,也就沒有那么傷心了,“媽,在你的眼里我是不是就是一個傳宗接代的工具?”

    “兒子,你可比工具好多啦。”

    廖菊梅哼了一聲,“辛辛苦苦養了你這么多年,你以為就傳宗接代就夠啦。”

    “行了,媽,我真的要睡了。”

    劉榮軒起身將廖菊梅推出了房間,“有什么事,明天再說。”

    “兒子,那你趕緊睡,可別想不開呀,就是想不開也要先把老劉家的根兒給我傳下去再說。”

    廖菊梅絮絮叨叨地出了門,出門之際,她回頭看了一眼劉榮軒,“兒子,我那天看電視,里面有句臺詞我覺得很不錯。”

    “經歷過失戀,男人才能真正從心理上成熟起來。”

    “媽,想不到你還有哲學家的潛力啊。”

    劉榮軒心頭一暖,娘老子這么費盡心思地插科打諢,甚至都背臺詞了,為的還不是讓他盡快地從失戀的悲傷中走出來。

    可自己悲傷么?

    悲傷倒不至于,難過是肯定的,劉榮軒躺在床上想起胡閆菲那張漂亮的臉龐,喟然嘆息一聲,腦海里倏地閃過費蓉那張秀氣的臉,心頭不由得迷茫起來?

    畢業聚餐的時候,陳竹曾經感慨著說戀愛中的人最好的選擇就是,選擇一個愛你的人,而不是一個你愛對方,勝過對方愛你的人。

    這樣你會活得很幸福,活得很累。

    真的是這樣的么?

    就這樣,劉榮軒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似乎聽到有人在叫他,迷迷糊糊地從床上爬起來,腳下一個踉蹌居然一頭栽倒在地。

    劇烈的疼痛刺激下,劉榮軒頓時清醒了過來,馬上意識到自己可能生病了,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就聽見一個關切的聲音,“兒子,兒子,你怎么了,怎么摔倒了?”

    廖菊梅被這動靜驚動了,匆忙跑了上來,看到劉榮軒一臉茫然地坐在地上,立即手忙腳亂地將他攙扶起來,探手在他的額頭上一貼,頓時嚇了一跳,“兒子,你發燒了,媽媽送你去醫院。”

    劉榮軒雖然覺得雙腿發軟,渾身沒勁,但是不想讓家里人擔心,他還是努力擠出一絲笑容,搖搖頭,“媽,我沒事兒就是有點累,睡一下就好了。”

    然而,這兩句話似乎廢了他很大的力氣,話一說話,就只剩下喘氣的力氣,甚至連喘氣都覺得有些困難。

    “兒子,你別嚇我啊,我這送你去醫院。”

    感覺到劉榮軒的臉色越發的蒼白了,廖菊梅嚇了一跳,再也顧不上說話了,慌忙攙扶著劉榮軒出了門。

    廖菊梅母子兩人來到醫院,一番檢查折騰之后,醫生宣布劉榮軒重感冒了,高燒快四十一度了,連醫生都嚇著了。

    安頓好劉榮軒之后,廖菊梅又馬上出去給他買了早餐回來,吃了點東西下肚,一邊在輸液,劉榮軒頓時感覺到精神好了很多。

    “媽,今天我肯定不能去舅舅家了,你幫我跟舅舅解釋一下。”

    “行了,你這個樣子我也不會讓你去。”

    廖菊梅搖搖頭,“對了,你一個人在家行不行啊,要不然你去超市那邊讓你爸照顧你?”

    “不用了,媽。”

    劉榮軒搖搖頭,“我這么大的人會照顧自己的啦,你趕緊去舅舅家,要不然趕不上午飯了,你也好長時間沒回去了在舅舅家里耍幾天,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嗯,要是不行的話,就叫昨晚上那個女孩來照顧你。”

    廖菊梅點點頭,“對了,要不要給你點錢?”

    “媽,不用了,我剛發了工資呢,你快走吧。”

    劉榮軒搖搖頭,眉頭微微一擰,他的身體素質一直都很好,正式工作之前還去全面體檢了一次,想不到突然間來了一次這么嚴重的重感冒。

    想必是昨晚上太熱,吹了一夜的風扇之故,再加上昨晚上情緒波動太大吧。

    胡閆菲倘若知道了她提出分手,讓他大病一場,她的心里會不會好受一些?

    “兒子,那我走了,你好好休息啊,”

    廖菊梅叮囑劉榮軒幾句,就匆匆地離開了醫院。

    劉榮軒在家里休息了兩天,身體總算恢復了過來,星期一大早起來鍛煉一番,買了早點回來吃了,往日里這些都有他娘老子準備的。

    趕到辦公室,打掃完了衛生之后,劉榮軒又給自己泡上一杯茶,然后去拿了今天的報紙回來,第一件事情當然是打開《巫溪日報》,看看他寫的那篇稿子刊登出來沒有。

    劉榮軒在《巫溪日報》的頭版頭條看到了那篇稿子,幾乎一個字都沒改,后面的落款就是他的名字。

    微笑著翻看了一遍報紙,劉榮軒突然想起那天陳大勇說過的話,他還要把這篇稿子發到市報上去,也不知道會怎么樣。

    當然,這是科長考慮的工作,不需要他這個小嘍啰去想。

    黃冰走進辦公室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半了。

    “小劉,聽說你現在稿子寫得不錯了,很好,年輕人就是要多多鍛煉鍛煉嘛。”

    黃冰提起熱水瓶泡了一杯茶,然后將他的手里的幾張紙往劉榮軒面前一扔,“這是黃塘鎮搞養殖場的材料,你抓緊時間寫篇稿子出來。”

    他的聲音一頓,“怎么樣,沒問題吧?”

    “冰哥,寫稿子沒問題,我怕自己寫不好啊。”

    劉榮軒呵呵一笑,伸手拿起了材料。

    “沒問題,今天縣報的頭版頭條就是你寫的稿子。”

    黃冰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劉榮軒,笑了,“這樣的小稿子肯定沒問題。”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32;&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2;&39318;&21457;&26356;&118;&26032;&26356;&24555;&118;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