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神君如此多嬌 > 正文 第258章 chapter 258 南海一役

正文 第258章 chapter 258 南海一役

    離瞀宮神女殿中,顏玦面色慘白,強忍著疼痛,額上冷汗涔涔。

    跪在她腳邊的白衣仙婢嚇得直哆嗦,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小心翼翼地為她右腿的傷口上藥包扎。

    神女突然喚她前來時,臉色就不大好看,吩咐了她悄悄去外頭弄了些傷藥回來,解了衣衫才知,神女受了傷。

    幾時受的傷,為何受的傷,全然不知,只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疤,足有一寸長,看這切口,該是斜刺而致。她在顏玦身邊服侍多年,還是頭一次見她傷成這樣,心中又急又慌,才開口問了一句,就被顏玦冰冷的眼神嚇得閉上了嘴。

    她悄悄拿了些丹藥來,按著顏玦的吩咐,默不作聲地為她上藥。

    眼前的傷口扎在腿根偏后的位置,稍稍一動便會再度撕裂,的確難以處理。且刺得很深,她將藥抹上去時,能感覺到顏玦疼得渾身發抖。

    “神女,您還好嗎,小仙去稟告娘娘吧,您這傷口若是處置不好……”

    “閉嘴!……”顏玦咬牙苦撐著,嬌花似的臉因疼痛而扭曲,“……你不要多嘴,我受傷的事,絕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否則,我第一個送你去九幽,聽到沒有!”

    小仙婢怕得直哆嗦:“是……小仙謹記神女吩咐。”

    她掐了掐發抖的手,為顏玦擦拭傷口周圍的血,待處理干凈后,拿起桌上的藥瓶,為她上藥。

    離瞀宮中沒有備什么好的傷藥,多是修身養性的仙丹,能靜心清欲,卻無法醫治她腿上的傷。

    她聽從混沌之言,去東荒取了涂琈琴,趕赴弱水崖,本以為能順利做完此事,卻沒想到舜汮來得如此之快,到底是武羅神將,便是沒了法力,也相當難纏,竟能將她逼到如此地步。

    她仗著涂琈琴之力,總算是占了上風,但舜汮手中的兮梧劍也是件神器,被刺中后,那是鉆心地疼!……

    凌霄殿上舜汮說出此事后,她著實出了一身冷汗,只怕她察覺到她的異樣,連路都不敢多走幾步,片刻不敢松懈。直到她被葉珩抱出凌霄殿,她才得以松一口氣。

    她很慶幸,自己當時蒙著面,失去法力的舜汮一時半會也認不出她是誰。

    只要此事沒有敗露,她還有機會扳回一局。

    她回到離瞀宮后,便一直在想法子讓這傷口愈合,可這道傷就像是淬了毒,無論她如何做,都無法將其治愈。她懷疑過是自己用的藥不對,若是太華宮那位醫術卓絕的少君,說不定有法子治她的傷。

    但如今他是站在舜汮那邊的,如何會幫她?

    瑤光花已折,混沌獸出世,沒想到臨了被舜汮擺了一道!

    她不敢讓任何人知曉她中了一劍,哪怕是最疼愛她的養母顏沅娘娘,她只能咬著布帛,在這黑夜中苦心忍耐,只怕叫喊一聲,便會橫生事端。

    這樣的一劍,令她心中對舜汮的嫉妒,變為瘋長的恨意。

    仙婢勉強為她止住了血,用布帛給她包扎好,她這才稍稍松了口氣。

    “你下去吧,此事要守口如瓶……”她將衣衫合上,對仙婢道。

    “是……小仙告退。”仙婢還是頭一回見她如此生氣的樣子,戰戰兢兢地退了下去。

    長明燈下,顏玦獨坐于榻邊喘息。

    弱水崖那一回后,每至夜深,她就愈發感覺恐懼。她不知這個決定是對是錯,不知自己能否因此逃過一劫。

    混沌獸沖破了封印后,她匆匆忙忙地藏起了涂琈琴,將那身黑衣燒成了灰燼,又去了百花仙子那,為自己圓了謊,然而百密一疏,她怎么都沒想到會被舜汮刺上,這道傷口一日不愈合,她一日寢食難安。

    昨日夜里,她還做了夢,夢到這道傷口被舜汮當眾揭穿,她變成了眾之矢地,受盡唾罵,被綁在誅仙柱上,天雷在云中翻涌,最后都落在她身上……

    她驚出一身冷汗,長明燈點了一夜,都沒敢合眼。

    腿上的傷依舊疼得要命,她倚著床欄,擰著眉默默忍受,這樣的痛楚令她難以平靜下來。

    一縷邪氣從門縫間游了進來,緊接著又有更多的邪氣絲絲縷縷地滲透而入,蔓延到她腳邊,扣住她的腳踝,冰冷刺骨的寒意涌了上來,她險些叫出了聲!

    認出這邪氣的來源后,她死死捂住了嘴,才沒讓尖叫漏出一聲。

    那些邪氣在她眼前匯聚起來,逐漸變成了一個魁梧的男子,眉飛入鬢,雙目如朱砂赤紅,妖異而俊美,黑色的唇微微揚起,平添幾分邪妄。

    顏玦驚愕地瞪著他:“你!你!……”

    “怎么,換了張臉,你就不認得我了?”他低啞的嗓音與從前如出一轍,顏玦遲疑片刻,終是認出了他。

    “你還來這作甚,我已經幫過你了。”她緊盯著他。

    混沌笑道:“是啊,多虧了你,我才能從那個鬼地方逃出來,才能與葉珩相抗,顏玦神女,你功不可沒……”

    顏玦往后退了退:“既然你已經如愿以償,你我之間便再無瓜葛,你趕緊離開這,若是被別人看見……”

    話音未落,便有一只冰冷的手掐住了她的下顎,混沌緩緩逼近,在她耳邊輕輕一吹:“被人看見,說不清的只會是你,于我可沒有妨礙。”

    “你!……”顏玦咬牙,“你明明答應過我,我替你折斷瑤光花,你就此放過我,如今你還來離瞀宮作甚!”

    “自然是想你了啊。”混沌漫不經心地答道,“你我之間的情誼,可是從十幾萬年前就開始了,說斷就斷,顏玦神女的心,也是夠狠的。”

    “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滄海之靈了!我是離瞀宮的神女,與你再沒有任何干系,你立刻滾出這里!”她氣得臉色發白。

    “噓,太大聲了。”他抬起手,為她拭去額上的冷汗,“我今日是來找你幫忙的……”

    聞言,她登時一驚:“……你又想做什么?”

    “只要你有心,此事不難。”他一字一句道,“九幽與南海即將開戰,你我都曉得那位舜三殿下領兵打仗的本事,我要你將她如何排兵布陣的都打聽清楚,告知于我。”

    “你不要得寸進尺!”顏玦怒道,“弱水崖是我最后一次幫你,你休想再從我這得到好處!我絕不會再與你扯上任何關系了!”

    混沌低笑數聲:“話不要說得這么絕,畢竟世事無常,很多時候,都是身不由己。你將我從弱水崖下放出來,如今要和我一刀兩斷,未免太不近人情了些。我還沒好好感激你呢,你若能幫我一統六界,屆時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只手遮天豈不痛快?”

    顏玦頻頻后退:“你不用說了,我前些日子在凌霄殿上揭了舜三的底,她不會相信我的,我幫不了你。”

    “你有多少本事,我很清楚,不必妄自菲薄。”混沌道,“我可以給你一點時間,好好想清楚,若是我贏了,能給你的,絕不只是一個神女的位子,若我輸了,便是死,也會拉你下水,你是想立于六界之巔,還是做個一生求而不得的可憐蟲,全在你一念之間,我替你想過,若是你我之事敗露,仙界那些神佛即便免了你的死罪,活罪也難逃,你猜猜,他們會不會將你打回原形,讓你再回到那片北海之濱?”

    顏玦頓時慌了:“不……不會的,我不會回到那里去的!……”

    她不想回到北海去,那兒又冷又寂寞,每日吹來的風,就像刀子劃在身上,疼得無以復加。

    葉珩將她從那里帶出來后,她才感受到什么是溫柔,什么是溫暖。她的噩夢里,都是那片冰冷的霜寒之地,她獨自走在海邊,孤苦伶仃。

    那個地方,是她的夢魘。

    但是混沌獸的話,她實在不愿答應。

    她腿上的傷還沒有好,一不小心就會被舜汮發現,她冒不起這樣的險。

    混沌獸看著她猶豫不決的樣子,知她一時半會下不了這個決心,但他太了解這個女子,一旦開始動搖,終有一日會對他唯命是從。

    她是滄海之靈,生來便具有充沛的靈力,留在身邊為他恢復法力也是一樁妙事。

    他不急于一時,慢慢將她推入絕境,倒也有趣。

    “你好好考慮,過些時日,我再來問一遍。”他笑著在她臉上咬了一口,絲絲鈍痛,卻并未讓她出血,在她怔楞之際,他已化為黑煙遁走。

    神女殿中恢復了寧靜,顏玦依舊坐在榻邊,若不是臉頰上傳來的痛楚,她幾乎要以為這只是她的一場夢。

    她不動聲色地收緊了拳頭,眼中寒意漸濃。

    ……

    南海。

    舜汮將兵馬安排好,連派出三撥探子,查探混沌的兵馬是何情況。

    探子中有東極軍的人,他們傳回的消息中,除了那些被操縱的死靈外,便是關于此次混沌派來攻打南海的主帥。

    盡管在來南海之前,她心中就有了預想,只是一直猶豫著,不敢真的去相信。可接連傳回的戰報中屢次提到了陸離的名字,想來也不會有假了。

    陸離如今,真的被混沌所控,與六界為敵。

    她曾想過,為他隱瞞此事,以仙門的做派,若是認定叛變,必定嚴懲不怠。她不愿讓自己的副將在這等狀況下身陷不白。

    可混沌仿佛就是為了同她作對,她越是擔心什么,他越是要這樣做。

    陸離率領死靈對南海宣戰,等同于對整個仙界宣戰,此事就再也瞞不下去。

    南海之上浪濤翻滾,天兵海將與萬千死靈相對,軍陣巍巍,氣勢熊熊,這一次,舜汮終于得見多日尋找未果的陸離,他就在那,目光渙散,眼瞳赤紅,靜靜望著眼前的一切,又好像在望著別的什么。

    舜汮沒有想過有朝一日,會與他在戰場上相見,兵戈相向,往日并肩,歷歷在目。

    “陸離!”她厲聲喚他,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那一頭的男子,甚至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就好像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名字,忘記了這些年的一切,化為了沒有記憶的幽魂。

    他還穿著東極軍的戰袍,卻再也不是她記憶中的陸離。

    “三殿下,我們該怎么辦?”敖丙望著逐漸逼近的密密麻麻的死靈,不由心驚。

    舜汮握緊了劍柄,朝天一指:“一切按昨日說的行事!”

    青雷滾滾,從劍鋒釋放出,隨著第一道雷鳴,舜汮親自率領五萬天兵,為先鋒,朝陸離沖去!敖欽率領的南海主力與敖丙率領的東海之軍緊隨其后!

    死靈們全然受混沌控制,此時更是發了瘋似的沖過來,與天兵天將廝殺在一處。

    舜汮架住了陸離的劍,雖阻止了他,卻始終心存惻隱,不忍對其下殺手。

    她親手將他從堂庭山撿回來,從一縷幽魂,一點點將他變成她值得信賴的副將,如今他被混沌所害,成了傀儡,可她如何能下得了這個手?

    “陸離!你看看我!”她還不能死心,將他扣住,“若你還有自己的意識,一個眼神也好,動動手指也罷,你讓我知道你還是陸離!”

    然而無論她如何喊,他都沒有任何反應,以更猛烈的姿態反撲過來,為了制住他又不傷害他,舜汮費了不少功夫。

    當年的秦朔已經戰死在堂庭山了,她堅信著眼前的人,是她苦心救起的陸離,他們曾一起打過多少勝仗,一起在北荒的土地上豪飲,暢快淋漓地高歌,和東極軍的弟兄們坐在篝火旁,互相揭短,打鬧……她就不信,這世間難道就沒有能讓他動搖的東西!

    先鋒軍沖入敵軍之后,死靈的軍陣陷入混亂,一刻不停地拼殺。

    她知道,是該放第二道信號的時候了。

    刺向她心口的劍,有一瞬的遲疑,趁著這個空隙,她得以脫身片刻,以劍為號,青雷再響。

    問淵與哪吒望見那道雷光,便知可以開始了,當即率領各自兵馬以包抄之勢朝死靈們壓去!

    南海與東海的兵馬隨即接上,一鼓作氣直搗敵軍腹地!天穹風卷云涌,海上浪濤遮天蔽日,敖欽化為真身,頃刻間龍吟千里,狂風呼嘯,朝著那些尸骨席卷而去!

    敖萱雖不及其父,卻也勇猛,龍宮公主,也為守衛南海披上戰甲,力抗混沌,南海之上,處處廝殺之音,如雷貫耳。

    這樣的戰局到最后,靠得都不是哪一方的軍陣擺得多么高絕,整片南海上,只剩下不斷地拼命,眾人都殺紅了眼,誰都不肯退讓半步!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