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九龍圣祖 > 第2571章 此話當真?

第2571章 此話當真?

    “霍英,你到底來干什么?”

    穆極全神戒備,氣息鎖定霍英,只要這老家伙一有異動,便立時出手,絕不能讓云笑和赤炎有半點損傷。

    “唉,說起來赤炎這孩子也真是可憐,長這么大了,都還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

    霍英似乎完全沒有感應到穆極的氣息似的,聽得他此言一出,后者身形不由狠狠一震,眼眸之中也是露出一抹極為痛心的神色。

    說實話,對于這件事,穆極一直都覺得對不起赤炎,就算父母有錯,關孩子什么事,可憐赤炎孤苦零丁,也不知道這二十年來受了多少苦?

    穆極并不太清楚赤炎和云笑的關系,更不知道在潛龍大陸和騰龍大陸的時候,一直是云笑在照顧赤炎,若是知道這一點的話,或許他對云笑的感激之情,會更多上十倍。

    “還不都是你這老家伙害的?”

    想到某些東西的穆極,忍不住怒聲接口,事實也確實如此,當年若不是霍英極力反對,他寶貝女兒和那個人類修者,未始不能長相廝守。

    說實話,當年那件事發生之后,由于穆極乃是族中大長老,就連族長都有所默契地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若任由此發展下去,或許就是不了了之。

    偏偏霍英一直強調族規不可輕違,最終族長拗不過,只能是默許了這位二長老的行事,這才有穆極一家的悲劇。

    可以說這件事的始作俑者,就是面前這個二長老霍英,偏偏這老家伙卻在此時過來貓哭耗子,這讓穆極如何接受得了?

    “大長老,這些年我也仔細想過了,當年那件事,霍某確實是有做得不對的地方,可否給我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霍英根本沒有理會穆極的憤怒,而當他口中這番話說出之后,后者心底的某處似乎是被狠狠敲擊了一下,瞬間就變得沉默了。

    看來穆極已經猜到了霍英的來意,這也是他二十年來心底最深的痛。

    作為火烈圣鼠一族的大長老,連自己的女兒都保護不好,更害得寶貝外孫流落潛龍大陸,直到成年才再能相見。

    如此種種,讓得穆極無論是對自己的女兒,還是對自己的寶貝外孫,都有著極度的愧疚,只覺是自己無能沒用,才導致了如今的局面。

    自女兒被霍英從潛龍大陸抓回關進炎牢之后,穆極就再也沒有見過自己的女兒,炎牢的探視大權也一直牢牢掌控在霍英的手中。

    其實穆極若是向霍英低一低頭,后者也不可能將事情做絕,至少這探視權還是有可能妥協的,偏偏穆極為人傲氣無比,一直不肯低頭,雙方就這么僵持了二十年。

    穆極沒有想到的是,今日雙方剛剛才鬧得很不愉快,轉眼之間霍英就主動找上門來,說要將功補過,想到那一個可能,他忽然有些激動。

    只是以穆極的心智,明顯是想不到更深層次的東西,反觀一旁的云笑卻是清楚地知道,此事絕不可能如此簡單,這個火烈宮二長老霍英,也絕不可能做虧本的買賣。

    雖然云笑進入火烈宮還不到一天的時間,但從某幾位的交談之中,他也能猜到一個大概,那就是眼前的穆極,其實就是赤炎的親外公。

    不過當初云笑是在潛龍大陸和赤炎認識的,堂堂火烈圣鼠一族大長老的親外孫,竟然流落到潛龍大陸這么一個下五界的蠻荒之地,這無論如何也說不過去吧?

    其中的細節云笑自然是猜不到,但大概的情況終歸是能想到幾分的,此刻霍英舊事重提,恐怕真正的目標還是在自己這里啊。

    “大長老,想必被困炎牢這二十年的時間,已經足夠讓令愛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不如就由霍某做個擔保,放她出來與你們祖孫團聚如何?”

    感受到穆極那激動的神色,霍英知道火候已到,當下不再拖泥帶水,當他這番話說完之后,明顯感覺到穆極的雙手手指,都激動得顫抖了起來。

    這由不得穆極不激動啊,他知道當年那件事確實是錯在自己的女兒,受到族規的處罰,誰也不能多說什么,尤其自己身為大長老,若是以身抗法,族規威嚴何在?

    因此這些年來就算穆極心有不甘,也從來沒有做過絲毫逾矩之事,而且他清楚就算自己想要做點什么,恐怕這位二長老也是不會答應的。

    在火烈圣鼠一族之中,穆極已經算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高位了,那位族長也對他頗為看重,他相信只要霍英不再抓著此事不放,就一定有轉寰的余地。

    這么多年來,穆極一直都想著將女兒接出炎牢,每次都是霍英出面阻撓,最終不得成行,他萬萬沒有想到,今日這霍英竟然主動求上門來,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

    以穆極的單純心思,最多只能想到這霍英是怕自己撕破臉皮,今日之事就算自己沒有證據,終歸是一件隱患,想用這樣的人情,來換取自己的既往不咎。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穆極恐怕連絲毫猶豫都沒有就會答應,他知道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自己根本奈何不了霍英,但能因此救出自己的女兒,何樂而不為呢?

    “此話當真?”

    狂喜之下的穆極,直接想要敲磚釘腳,讓霍英不得反悔,一想到自己祖孫三代能再次團聚,他就有些迫不及待,恨不得趁著夜色月光,就去將寶貝女兒接出來。

    甚至穆極都在想著,等赤炎清醒過來,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的母親,都不知道會開心成什么樣了,那樣也能彌補他們這些年對赤炎的虧欠。

    “當然是真的,以你我的身份,難道還會信口雌黃不成?”

    霍英微微一笑,心道自己的猜測果然是對的,這位大長老嫉惡如仇,也只有那個獨生愛女,才是其唯一的軟肋了吧?

    “穆大長老,咱們不妨聽聽霍長老還有什么條件?”

    要說場中最為清醒的,還得數一直冷眼旁觀的云笑,他可不像穆極這般一根筋,知道霍英將如此之重的籌碼亮出來,絕不是良心發現,而是另有所圖。

    “條件?”

    得到云笑的提醒,穆極終于是壓下了幾分激動的心神。

    他并不傻,剛才只是太過激動,這才失了分寸,此刻冷靜下來,終于是意識到了此事似乎并沒有自己想像之中的那么簡單。

    穆極也是和霍英打過無數年交道了,知道這位心智不俗,對自己沒有好處的事是一定不會去做的,今日主動前來,總不可能真的是想要彌補當年的過錯吧?

    “條件自然是有的,想必這位云笑小友已經猜到了!”

    被云笑揭破自己的來意,霍英也沒有絲毫不滿,反而是露出一絲笑容,對云笑的稱呼都變得更加親切,倒是讓后者有些不太適應。

    “云某何德何能,不敢和霍長老稱兄道弟!”

    云笑對這個笑面虎一般的老家伙并沒有絲毫的好感,而且在猜到其來意之后,更是一陣厭煩,忍不住接口嘲諷了一句。

    “大長老,云笑小友,我知道之前摩尋多有得罪,但他畢竟是蒼龍帝宮的三長老,又是由霍某帶進火烈宮的,若是死在我火烈圣鼠一族總部之內,說不定對雙方的關系,都是一個極大的影響!”

    霍英對云笑的嘲諷不以為意,而他接下來所說的這一番話,總算是讓穆極明白他的真正來意了,當下陷入了一陣沉默之中。

    穆極知道,霍英這是來硬的不成就想來軟了,試圖用自己寶貝女兒脫離炎牢這件事,來換取云笑出手救治摩尋。

    不得不說霍英的這個交換,讓穆極極為心動,如果是自己有這樣的本事,恐怕他沒有絲毫猶豫就會答應。

    畢竟相比起自己的寶貝女兒來,沒有什么事是比這件事更重要的,至于一個帝宮三長老的性命,難道還能比得上赤炎的母親嗎?

    只可惜場中的主動權并不掌控在穆極手中,霍英的視線也不在這個火烈宮大長老的身上,其若有所思地盯著對面的粗衣青年,眼眸之中閃爍著一抹胸有成竹的光芒。

    霍英此人老謀深算,他之所以深夜前來,是將所有事情的發展都想得清清楚楚,無論云答不答應,他的目的都能達到。

    如果云笑答應了那自然皆大歡喜,但如果云笑不答應的話,就會因此而和大長老穆極生出嫌隙,沒有人比霍英更知道穆極對那個獨生愛女的疼愛。

    哪怕是當初得知愛女和一個人類相愛,穆極在經過短暫的憤怒之后,也沒有太過責怪。

    甚至霍英都有些懷疑,其女之所以能輕松逃脫火烈圣鼠一族強者的追捕,都是因為穆極在暗中幫忙。

    當然,此事已不可考證,但由此也能說明穆極對寶貝女兒到底有多重視,一旦云笑拒絕,在穆極的心中就會多上一根刺。

    到時候沒有了穆極的全力保護,一個區區至圣境初期的毛頭小子,還不是任由他們搓扁捏圓嗎,霍英和摩尋最為忌憚的,只是同為至圣境巔峰的穆極罷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九龍圣祖>,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