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不朽通天訣 > 正文 第366章 美人醉酒

正文 第366章 美人醉酒

    當陸凡將做好的五六個菜肴擺上之后,邢燕有些難以置信,熱騰的香氣彌漫著整個大帳,外焦里嫩的烤靈魚,香噴噴的紅燒靈獸肉,還有精美的靈材小菜。

    “這些都是你做的?”

    陸凡慢悠悠的給自己倒了一碗靈酒,對邢燕說道,“要不要坐下嘗嘗,邢燕小姐!”

    “啊,好!”

    邢燕有些拘謹的坐下,她拿著筷子小心翼翼的夾了一塊紅燒肉放入嘴中。

    一道無法形容的美味觸擊著她的味蕾,讓她再也停不下來,快速的咀嚼著。

    紅燒肉油而不膩呃,火候掌控得剛剛好,她發誓,這是她這輩子吃過的最美味的東西。

    “真是太好吃了!”邢燕根本就停不下來,吃完第一塊紅燒肉之后,又馬上夾了第二塊放入嘴中。

    “堂堂天品丹師,如果連幾道菜都做不好的話,那豈不是貽笑大方。”

    陸凡笑著,大飲了一口酒,有吃了一口小菜。

    與此同時,段字營外,一股芳香從陸凡的大帳之中飄了出來。

    空氣中,菜香四溢,不斷的挑釁著營外兵士的味蕾。

    “這是什么味道,好香啊!”

    曲赫鼻子嗅了嗅,有些陶醉的說道。

    “這好像是從段天大帳之中飄出來的,這里面不會是有毒吧?”

    “這好像是菜肴的香味,該死的,他還有心思在大帳里吃酒!”

    “他奶奶的,氣死我了,這混蛋簡直是目中無人。”

    樊宇吐了一口痰,對著陸凡的大帳開口罵道,“段天,給小爺滾出來!”

    只是跟他預想的不太一樣,陸凡毫無動靜。他們還不知道,陸凡在大帳之中布下了隔音陣法,再怎么叫囂陸凡也是聽不到的。

    樊宇歇斯底里的罵了一陣,可是陸凡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不管他罵得多難聽,除了大帳之中飄出來的菜香,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回應他們,這讓樊宇越來越氣。

    “我看不如一把火將這個段字營燒了解氣!”樊宇說道。

    “這可不行,這樣的影響有些不好,火燒軍營,世子肯定會怪罪下來的。這定是段天詭計,我們只要將他困在營地之中再熬兩天就行了,我就不信他還能長了翅膀飛了出去。”

    ……

    陸凡和邢燕對外面的情況渾然不知。

    看著眼前狼吞虎咽的邢燕,再看看已經空空如也的幾個大盤子,陸凡說道,“你不會是餓死鬼投胎吧,這么能吃?”

    邢燕打了個飽嗝,摸了摸圓鼓鼓的肚子,“真是太好吃了,好久沒有吃過這么好吃的菜肴了!”

    “這些可都是天才地寶,還有可食的孕靈獸肉,這么幾個菜肴的材料就要一千多上品靈石呢,相當于十粒元力丹了。”

    “真小氣,這才幾個靈石,等你跟我到了刑家,我給你一個億的靈石都行!”

    邢燕又打了一個飽嗝。

    陸凡把倒了一大碗靈酒給邢燕,“喝酒嗎?”

    邢燕舔了舔嘴唇,說道,“好,我就喝一點點試試,以前我從來都沒喝過!”

    “沒喝過,那最好不過了,一個人喝酒太悶了,還,我們走一個!”

    陸凡舉起酒碗跟邢燕碰了一個,然后兩人一飲而盡。

    “好酒量,怎么樣,味道還不錯吧,來,再走一個!”

    陸凡又為邢燕把酒碗斟滿。

    不知不覺,兩人連和好幾大碗靈酒。

    邢燕揉了揉有些發紅的眼睛,“這酒的味道還真是奇怪,我怎么感覺暈乎乎的。”

    “第一次喝是這樣的,來,多喝一點,你就會適用的。”

    “哦,來,那我們再喝一個!”

    說著,邢燕又和陸凡碰了一下,把碗里的酒一飲而盡。

    “自從我娘為了救我陷入昏迷以后,我爹就再也沒有理過我,本來我爹是要繼承刑家爵位的,都是因為我,如果不是為了我,我娘也不會昏迷不醒,他也不會去北川魔域,都是我不好!”

    邢燕的眼眶已經變得通紅了,雙頰上露著一股酒醉的嫣紅,十分可愛。“段天丹師,你一定要救醒我娘,一定要。”

    陸凡又為她斟滿了酒,問道,“那刑烈呢,他是什么人,在刑家的地位怎么樣?”

    “刑烈是我們二叔的兒子,他十五歲就達到了靈泉七層境,十八歲結丹,二十二歲結嬰,二十七歲就已經斬靈問道了。按照他的妖孽天之資,估計不到四十歲,他就已經達到帝境修為了。爺爺對他十分重視,家族都在竭力培養他,聽說不久之后,刑家軍的兵權都會交到他手中。”

    “這么厲害?”

    陸凡一怔,按照邢燕這個說法,刑烈還真是一個天才,這樣的突破速度簡直就是妖孽中的妖孽。但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來,刑烈在刑家的地位絕對是舉足輕重。這種突破速度,不知道要耗費多少天才地寶才行,也只有刑家這種底蘊深厚的老氏族才能夠培養出這樣的天才。

    “我聽說刑烈身邊有個叫做子仲先生的人,你知道嗎?”

    邢燕睜著醉醺醺的眼睛看了陸凡一眼,“你……不會是在套我話吧。告訴你也沒有關系,子仲先生是我爺爺招攬的謀士,他智慧無雙,算無遺漏。我還沒有出生的時候,他就跟在爺爺身邊了。現在他跟在刑烈身側,輔佐刑烈掌控刑家軍。”

    “除了刑烈,刑家還有什么重要人物啊?”

    邢燕又咕嚕的喝了一大碗酒,“我……我頭好暈,好困!”

    說著,邢燕一頭趴在桌案上,打起了呼嚕。

    陸凡晃了晃手中的酒碗,將其中的靈酒一飲而盡。“我這特意配置出來的靈酒還真是帶勁呢。”

    他看向打著呼嚕沉沉睡去的邢燕,搖了搖頭,將她抱起來放大大帳的床上。

    目光一掃邢燕手中的空間戒指,“不知道能不能引導她的氣息破開空間戒指的封印,只要從中取出某一樣能夠證明她身份印信的東西就行了。只是不知道她和刑烈的關系怎么樣,能不能引誘刑烈來救她?算了,下次再準備些酒就好了,反正也不急在這一時。”

    雖然知道修士的體質不會輕易的著涼,但陸凡還是將一套被褥蓋在邢燕身上。

    “娘,娘,不要,娘~”

    邢燕嘴里呢喃叫喚著,她表情痛苦,看起來正在做著一場讓她感覺并不太好的噩夢的。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