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小醫女逃婚計 > 59、小蘭攔車
    59

    “江小姐,我看就不必了,屋里有明音守著就好,如今乳娘還未轉醒,莫要打擾了她!這王府內照顧的人手也夠,天色也不早了,本王派人送你回去吧!”懷王比江寶兒更為無情,直接就趕人了。

    他對女人向來沒什么耐心,尤其是這種煩人的!

    “可是我想留下……”只有留下,才有機會與他獨處。

    “不必了!”

    “來人,送客!”懷王冷冷的叫了一聲,守在門外的侍衛趕緊進屋,對著江若影做了個請的手勢。

    江若影只覺得分外難堪,她這輩子都從未如此丟臉過,看著只顧吃飯的江寶兒,她只有一個恨字。

    “那若影先行造退,等乳娘好轉一些再來看望!”面上,她依然是輕柔而閑雅的微笑。

    “江小姐請!”侍衛看出主子不耐煩,再一次崔促!

    此時,不止懷王不理她,連江寶兒都不曾看她一眼。

    羞憤在心中熊熊燃燒,今日之恥,她一定會報回來的,她發誓!

    這里是分割線……

    話說,江玉秋匆匆趕去河源,卻沒能成功見到宋玉瑤,她似乎有意躲著他一般,追到第三個小鎮上,才如愿見到了她。

    宋玉瑤是個傳統的溫良醫女,若不是被逼急了,她也不會學了江寶兒的囫圇之術,當個縮頭烏龜。

    她知道玉秋師兄要回來了,所以提前一天到了河源,而后又輾轉到了其它地方。她沒有寶兒的豁達膽量,婚事說退就退!

    宋玉瑤的婚事是她母親還在世的時候訂下來的,玉安師兄也很愛護于她,事事以她為先,從未讓她受過半分委屈。

    玉秋師兄人也很好,父親說是個可靠之人,原先她是沒想那么多的。

    只是玉安師兄隨著師父他們去了邊關,玉秋師兄與她留守京城,僅是半年的光景,一切都變味了。

    宋玉瑤很混亂,她不知該如何選擇。

    玉秋師兄逼她作出選擇,在玉安師兄回京之前,最好給他一個回復。

    宋玉瑤是個心細的女子,何嘗不知道玉秋師兄的意圖。

    可玉安師兄何錯之有?

    所以她退縮了,逃跑了,這樣逃跑的日子不知何時是個頭,父親常年不在京都,她更不知如何是好!

    再一次收拾好細軟,宋玉瑤正想離開,卻怎么也找不到婢女的身影。

    “這次,又想去哪里?”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溫潤而低沉。

    這個聲音實在太熟悉,熟悉到令她心底發酸,心跳都露了節拍。

    下意識的,她將手中剛收拾好的細軟藏在身后,回身便看見男人關門的動作。

    “玉秋師兄,你……你怎么……會來這里!”宋玉瑤承認,她膽怯,不敢面對江玉秋。

    “怎么,我不能來這里嗎?”江玉秋落坐,為自己倒了杯茶水。

    “沒……沒有,對了,那個小丹呢,這丫頭去哪兒了?”宋玉瑤不敢靠近,只是駐立在原處。

    “她一時半會還回不來,坐下吧!”

    一杯茶水被放在另一個位置上,男人示意她坐下。

    宋玉瑤無奈,但她著實不敢靠近,因為上次那個吻,她依然忌憚!

    可那座上的男人一記眼神,宋玉瑤就慫了。

    不,她沒有慫!絕對沒有……

    “可用過午膳了?”

    “用過了!”

    “我讓酒樓的人準備了一些,陪我再吃點!”

    “……”

    “別緊張,我不會拿你怎么樣!”

    “我沒有緊張……”宋玉瑤咽了咽口水,掩飾自己的緊張。

    大師兄是個幽默風趣之人,與他在一起很輕松自在,他也從未給過自己任何壓迫感。玉秋兄師成熟穩重,做事穩妥可靠,兩位師兄各有各的好,正所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

    這個道理她懂,以前她從未考慮過這些,因為知道自己與大師兄有婚約,只等著大師兄迎娶便好。

    可玉秋師兄不一樣,有時候她會覺得他是一把鋒利的刺刀,逼她作出選擇……

    “那件事情考慮得如何?”他終于還是追問了。

    宋玉瑤低垂著頭,攪著手指,避無可避!

    “玉安師兄對我很好,你對我也很好,可我與玉安師兄打小就有婚約在身,他也并未做出對不起我的事情,我……”

    “你說什么?”江玉秋的面色變冷,聲音低沉卻帶著壓迫,他不接受這個答案。

    宋玉瑤心底微動,似乎被他的冷嚇到了,她太清楚這個師兄,能力強,性格也霸道,他要的不是一個答案,而是一個令他滿意的答案。

    而令他滿意的答案她似乎給不了……

    “玉秋師兄,對不起,求你別再逼我了,我真的不能……”宋玉瑤低著頭落淚,淚珠滴在手背上,很是脆弱。

    她不是寶兒師妹,做不到如此灑脫。

    “別哭了,我會心疼!”一抹干凈的手帕遞到她面前,她沒有接,男人抬手就要給她擦眼淚,宋玉瑤卻急忙接過手帕。

    “你我的事情總歸是要解決的,我放不開手,你是知道的,若非如此我也舍不得逼你。我知你難以取舍。若你不愿意與玉安師兄挑明,那便由我來決斷!”

    “不要……”宋玉瑤急了!

    “這幾日你且安心在這里住下,等你想通了,再隨我回京將婚事退了。”男人的聲音輕柔,卻帶著絕決。

    “什么?師兄你要軟禁我?!”宋玉瑤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不是軟禁,而是要你靜下心來想明白了!”是的,他不會再放任她了,在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之前,她哪里都不能去。

    “我不要,師兄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宋玉瑤氣極,站起身嚴厲質問。

    “大師兄應該快回京了,我會與師兄說明你我的關系,其它事情你就不要擔心了,我會解決的。”在這件事情上,他或許霸道了些,可他不能放手啊!

    “玉秋師兄,我求你了,別……”

    江玉秋沒有讓她將話說下去,她的拒絕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他狠心的忽視。

    宋玉瑤起身追去,卻聽到門外落鎖的聲音,“師兄,你聽我說,我們不能這樣做,我們不能傷害大師兄啊……開門……求求你快開門……”她使勁拍打著門。

    “沒有我的命令,不得放她出來!”

    “是!”門外兩個守衛齊聲回應。

    “讓安子把小丹也看緊了!”

    “是!”

    江玉秋做事滴水不漏,他怕小丹會壞了他的事,所以在這之前,小丹也被監視起來了。

    這里是分割線……

    入夜,懷王府……

    奶娘的麻藥藥性一過,她就轉醒了,但隨之而來的是高燒。

    這些癥狀在江寶兒的預料之中,奶娘的身子不好,哪怕養了半個多月,也是不能與正值壯年的人相比的。

    半夜里她給注射了一些提純過后的生理鹽水,燒是退下了,嘴邊卻一直喃喃低語。

    楚明音擔心老人家,也一直守在房中!半步不敢離。

    寶兒勸了多次無果,只好由著他了。

    后半夜相安無事,江寶兒這才松了一口氣,留下小桃守夜,自己跑回去睡了。

    依她的臨床經驗來看,經過這次高燒之后,奶娘算是過了這一關了。

    第二天大早,懷王就來了,奶娘也清醒了過來,只是刮骨之痛尚不能緩解,這些疼痛至少要再持續到明日。

    江寶兒不敢讓她吃太多止痛藥,那玩意兒對身體畢竟還是有影響的,是藥三分毒啊!

    傍晚前,懷王親自將她送回了江府。

    小桃要留下照顧奶娘,并未一起同行。

    再一次與懷王同坐馬車,江寶兒也沒有了之前的拘謹,懷王也變得親切許多,她的話匣子一開便停不下來了。

    馬車快到江府的時候,外面卻傳來一陣嘈雜之聲,楚明音不在身邊,護衛上便沒有了之前的周全,讓外面的嘈雜驚擾到了車里的人。

    江寶兒往外探頭,只見車前跪著一個白衣女子,咋一看之下,竟是程易北的外室小蘭。

    此時小蘭有些狼狽,跪在侍衛面前哭喊著要見王爺。

    寶兒不解的看向身后的男人,小蘭?懷王?這兩人她怎么連不上線呢?

    男人臉色并不好看,方才還如沐春風,下一刻就山雨欲來了

    “王爺,她哭得好慘,要不你見見她?若你真不愿意插手他們的家事,那直接與她言明就好,省得她再來糾纏!”江寶兒建議道。

    江寶兒對小蘭本就沒什么好感可言,畢竟因為她,她的婚事才被攪黃了。

    可是看她哭得實在可憐,幾個侍衛攔著她,甚至其中兩人還抽出了長劍,那架勢有些可怕。不喜歡她是一回事,她可憐也是真的。

    求到懷王跟前,想必也是走投無路了。

    可懷王素來不是個愛管閑事的,哪怕程老將軍乃是效命于懷王麾下,懷王也不能管人家家事,更何況懷王那冷漠的性子……

    小蘭這也求錯人了吧!懷王肯定不愿意搭理她的。

    得不到懷王的回應,江寶兒再次探頭往外看,大街上的百姓紛紛圍觀過來,議論紛紛。

    “殿下,您不能過河拆橋啊,當初我們說好的,我幫您辦成這樁事,您答應讓我嫁給……”小蘭還沒說完,只見一顆什么東西從寶兒身后射出,緊接著小蘭便不能言語了。

    只見她驚慌失措的筆劃,想要發出聲音,卻沒有任何聲音……

    江寶兒回頭,懷王陰冷的盯著小蘭,那眼神實在太可怕。小蘭話里的意思,他們之間有交易?

    這是要殺人封口的意思嗎?但小蘭只是被封了啞穴,他沒有當眾殺人。

    是的,他不敢在江寶兒面前殺人,他怕她生疑!但是小蘭不能留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之小醫女逃婚計>,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