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明天下 > 第三十六章不一樣的戰爭

第三十六章不一樣的戰爭

    第三十六章不一樣的戰爭

    血腥味四散。

    一只夜梟悄無聲息的起飛,逐漸拔高身形,在月亮的映襯下顯得孤獨而高大。

    “嗡”又一聲弓弦響動。

    一枝箭穿透了夜梟的身體,夜梟在空中掙扎兩下羽毛亂飛,終于一頭栽進了深澗。

    這是馮英向對方發出的警告。

    半月亭對面,剛剛燃起來的火堆散發著明滅不定的光芒,只是這些光芒只能照亮窄窄的棧道,光芒離開了棧道就被黑暗吞沒。

    “對面的女英雄聽著,我們兄弟并無惡意,只是想借道罷了。”

    一個粗豪的聲音從遠處傳來,話音剛起,一枝羽箭就呼嘯著鉆進了黑暗中。

    “篤”

    羽箭似乎被盾牌一類的東西擋住了。

    馮英冷聲道:“退回去,待道路寬闊之后你再過去。”

    “女英雄這是在強人所難。”

    馮英冷笑一聲道:“那就耗著,待得天明,我看你們還往那里藏!”馮英話音未落,一桿標槍就呼嘯著從黑暗中激射出來,馮英縮在柱子后面,標槍準確的釘在柱子上入木半尺有余。

    馮英不再說話,眼看著月亮落進后山,反而閉上了眼睛。

    月亮沒有了,在棧道上燃燒的火堆的光芒反而大盛,一塊石頭從黑暗中飛出來,砸在火堆上,火星四散,馮英的羽箭循著石塊飛來的方向沒入黑暗,黑暗中傳來一聲悶哼,而后又歸于寂靜。

    馮英明白,對方畏懼的并不是她的弓箭,而是小楚手中的鳥銃。

    云氏新近制作的手銃,本就不是為了打獨子用的,因為云氏的工匠們發現,手銃槍管太短,獨子出去之后根本就找不到這東西打到哪里去了,所以就加粗了槍管,該用霰彈發射。

    如此一來,這東西除過后坐力強大這個毛病之外,就成了近戰的好東西。

    自己的弓箭雖然犀利,殺人無算,這對一般的盜匪來說有足夠的威脅,但是,就剛才交手的結果來看,弓箭對這些人的威脅不大,他們之所以不敢沖過來,完全是被小楚發的第一槍給嚇到了,他們搞不清楚對面的這些人到底是什么來路,為什么會有火槍。

    這才僵持到現在。

    不管這些人在想什么,有一點馮英很明白,那就是這些人很想早點離開。

    如果是走夜路的商賈,他們的人手不少的話,像馮英在路上遇到的無數商賈一眼,派一個人過來打一聲招呼,大家前進或者后退到某一個寬闊的地方,相互戒備著也就過去了。

    這些人卻沒有這樣做,反而偷偷摸摸的靠近,有什么意圖已經很明顯了。

    眼看著月光已經完全消失,山澗里徹底被黑暗籠罩,棧道上的火堆也漸漸熄滅。

    半月亭這個地方過于寬闊,馮英命賊寇們帶著貨物離開了半月亭,留下最彪悍的八個盜賊跟小楚,散布在半月亭周邊,只要聽到對面有動靜,躲在拐彎處的盜賊就會射一枝火箭出來,嚇退對手。

    對面的人似乎有些焦急,摸索著沖了一次,在小楚連續扣動兩次扳機之后,他們再一次后退了。

    或許,這些人弄錯了,以為馮英一方至少還有兩桿鳥銃。

    天,終于亮了,一個短打扮的中年漢子從對面舉著手走了過來,馮英沒有放箭,她很想聽聽這些人想要說些什么。

    “某家陳三兩,匪號過地鼠,以前在蜀中清涼山討生活,聽女英雄口音也是蜀中人,親不親,故鄉人,都是蜀中一脈,還請女英雄讓開一條路,容許我等過去。”

    說著話,就從懷里掏出一錠五十兩的銀錠子放在道路上。

    馮英沒有答話,小楚卻箭一般的躥出去,撿起銀錠又跑回來,沖著過地鼠道:“不夠!”

    銀子被拿走了,過地鼠卻沒有惱怒之意,臉上反而有了笑容,又從懷里取出一枚銀錠放在更遠的地方道:“再加一倍。”

    小楚怒道:“你把銀子丟過來,放那么遠,不就是想要我上當嗎?”過地鼠嘿嘿笑道:“都是綠林道上討生活的人,某家已經拿出了誠意,女英雄也該有所表示才對。”

    小楚眼巴巴的看著馮英道:“小姐,我想要這錠銀子。”

    馮英哼了一聲,羽箭再次激射而出擦著過地鼠的胸膛正中地上的那枚銀錠,銀錠被羽箭撞擊之后,便撞在懸崖壁上,不等銀錠落地,馮英羽箭連發,每一枝羽箭都撞擊在銀錠上面,三轉兩折之后,銀錠子就滴溜溜的向小楚飛了過來。

    小楚探手捉住銀錠,笑顏如花。

    過地鼠驚魂未定居然還能挑起大拇指道:“好箭法,我們兄弟急需過去,既然女英雄已經拿到了銀子,是否能讓出一條路來?”

    馮英道:“你們后退!只要離開棧道,就準許你們過去。”

    過地鼠皺眉道:“我等有要事在身耽擱不得,不如請女英雄后退如何?”

    小楚躲在半月亭的臺階底下怒道:“我們身后三十里地全是棧道,怎么退?還是你們退的好。”

    過地鼠怒道:“不可欺人太甚!”

    小楚卻把銀錠子丟出來憤怒的道:“小姐,這些人是賊寇,他給我們的是官銀!

    鳳陽府的官銀!”

    馮英吃了一驚,瞅瞅小楚舉著的另外一枚官銀發現銀錠子上赫然有鳳陽府印鑒。

    “你們是張秉忠的人?”

    過地鼠冷笑道:“既然已經知道了,還不給爺爺讓出一條路?”

    “毀我家園者死!”

    羽箭激射,過地鼠卻從后背上取過一面圓盾將身體蜷縮成球,向半月亭滾了過來。

    與此同時,半月亭對面也有六個大漢一手舉盾,一手持刀,吶喊著沖殺過來。

    “轟!”小楚扣動扳機,一大蓬鐵砂便向過地鼠噴射過去,鐵砂鑲嵌在過地鼠的盾牌上,也鑲嵌在他露在外邊的腿腳上,過地鼠慘叫一聲,丟棄盾牌不退反進,小楚再次扣動扳機,又一聲巨響過后,過地鼠爛糟糟的身體站在道路中間,揮舞著手臂呼喝不休,他的臉上全是血洞,一雙眼睛也被鐵砂打的稀爛。

    蜀山強盜們亂箭齊發,對面的賊寇們卻并無退意,舉著盾牌繼續向前沖,箭雨落在盾牌上叮叮當當作響。

    一枚黑色的鐵球冒著煙滴溜溜的沿著棧道滾進賊寇群中,賊寇不以為意,眼看著就要與持刀待戰的馮英撞擊,一個個極為興奮,為首的賊寇甚至丟掉了圓盾,一柄長刀左劈右砍,蜀山盜的羽箭竟然不能傷他分毫。

    又一枚黑鐵球被小楚丟了出來,馮英大駭,呼喝一聲就躲在半月亭后邊,其余蜀山盜也紛紛趴在地上,顧不得就要沖過來的賊寇。

    兩聲巨響幾乎是同一時間炸響,一瞬間半月亭邊上就黑煙滾滾,塵土飛揚,強勁的氣浪沖散馮英的發髻,讓她滿頭黑發筆直的向后飛揚。

    幾聲慘叫從深澗里傳來,馮英看去,才發現有三個賊寇的身體正手舞足蹈的向深澗摔落。

    峽谷強風帶走了煙塵,地上七零八落的倒著六七個身著甲胄的漢子,他們捂著耳朵,痛苦的在地上翻騰,每翻騰一次,地上就會出現大片的血漬。

    馮英看看倒塌了一半的半月亭,再看看對面的棧道,那里已經空無一人。

    等蜀山盜們將這些賊寇全數綁起來,馮英才檢查了一下這些賊寇的傷勢。

    手雷的殺傷力自于爆炸碎片,而兩聲巨響也徹底的震聾這些人的耳朵,雖然雙耳流血,遍體鱗傷,這些人卻沒有死,即便是受傷最嚴重的一個,也不過是斷掉了半條腿。

    小楚從亂石堆里找到了她丟出去的那枚銀錠,又親自搜查了倒在地上哼哼的過地鼠,沒有發現銀錠。

    馮英走遍了這個小小的戰場,衡量過得失之后對小楚道:“這是一場不一樣的戰爭。

    如果云氏軍隊全部如此武裝,天下就要變了。”

    小楚不解的看著小姐,在她看來,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應該趕快毀尸滅跡,然后上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明天下>,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