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明天下 > 第十四章自私的藍田縣

第十四章自私的藍田縣

    第十四章自私的藍田縣

    孫傳庭在縣令的座位上坐了許久,最后站起身對云猛道:“看來這藍田縣已經成了云氏家天下了。”

    云猛搖頭道:“西安府六成的糧秣來自藍田縣,九邊中的三邊,四成的軍糧來自于我藍田縣。

    自我藍田縣開始收商稅之后,陜西今年加派的遼餉一萬七千八百六十七兩白銀,我藍田縣獨占一萬兩。

    這就是我藍田縣對大明的忠心所在。

    數遍天下州縣,唯有我藍田縣年年足額繳納夏糧秋賦,別處州縣聽說有遼餉加派,一個個叫苦連天,唯有我藍田縣急陛下之所急,頭天聽說有遼餉加征,三天后,就窮盡我藍田縣府庫,快馬將遼餉護送去了西安府。

    這就是我云氏對陛下的一片心意。

    對上官來說,我云氏竭盡心力的扶助,對陛下,我云氏傾家蕩產的在孝敬。

    大人初來我陜西就任巡撫,率先對我藍田縣下手是何道理?

    難道說我藍田縣百姓被我云氏盤剝的民不聊生,還是我藍田縣如今冤獄橫生的讓百姓敢怒不敢言?

    沒有吧?

    更別說我年僅十四歲的侄兒眼見建奴屢屢叩關,讓我大明坐臥不安,親自率領一百家丁遠赴口外草原大漠與建奴韃子作戰,就想拖拖建奴的后腿,好讓遼東之地的大明軍隊可以喘息一下。

    如此云氏,那里對不起陛下,對不起朝廷,以至于讓大人說出,云氏在藍田縣一手遮天的悖逆之言?

    大人這樣說,這樣做,就不怕寒了忠志之士的心嗎?”

    孫傳庭冷笑道:“你云氏乃是盜匪之家,此事如何解釋?”

    云猛笑道:“云氏早年為禍鄉里,已經被大人處罰過,一頓板子,將近一年的苦役,我們兄弟三個可是受過處罰的,犯的錯也算是了了。

    當年我們用來作惡的武器也被大人鑄劍為犁,再說我云氏乃是盜匪之家,就算是把這個官司打到陛下面前,大人也打不贏吧?”

    孫傳庭嘿嘿的笑了,拍拍自己的腦門道:“當年本官還是仁慈了,放了你們一條生路。”

    云猛笑道:“一飲一啄啊,沒有大人當年一念之慈,也沒有如今處處繁華的藍田縣。”

    孫傳庭笑道:“好圓滿的解釋,你沒有說宦官薛元義今年十月來你家,從你家帶走了一千斤紅薯獻給陛下品嘗,陛下大贊你云氏,并且親書“薯良”二字與你云氏光耀門楣的事情,算是為本官留了些許顏面的事情。

    好安排啊,真的讓本官有些啞口無言。

    只是,這番話是誰教你說的?”

    云猛憨厚的搓搓雙手,難為情的道:“這都是我那侄兒臨走前教下官說的。”

    “昔日的九歲縣令,如今的十四歲同知云昭?”

    “正是!”

    “你云氏真正做主之人真的是他?”

    云猛攤攤手道:“當年之事大人也是清楚的,云氏陰族可沒有執掌家業的可能。

    現如今,云氏族長正是下官的侄兒云昭,那孩子自幼懵懂,某一日忽然靈智大開,就成此偉業。”

    孫傳庭冷笑道:“看來本官也應該將家中懵懂小兒送來藍田縣,讓他親近野豬,好頓悟開智。”

    云猛笑道:“也有人這樣做來著,被野豬給弄傷了。”

    “云猛,云虎,云蛟,爾等確實算不得窮兇極惡之輩,否則當年你們早就人頭落地了。

    既然你們說藍田縣被爾等的家主治理的豐饒富足,那么,你就帶本官,看看藍田縣,看看這片被昔日的盜賊治理的土地,每一寸土地都要看到。”

    孫傳庭臉上的怒氣消失了一些,人也變得平靜嗎,不再提什么新知縣的事情。

    云猛有些難堪的道:“這自然是可以的,云氏沒有見不得人的東西,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不能說嗎?”

    云猛苦著臉道:“不是不能說,而是說不清楚,就連下官都不知曉藍田縣縣境如今到底在哪里。

    今年收秋賦的時候……以前的乾縣,扶風,長安,臨潼,商南,商州,乃至華陰的大戶人家都喜歡來藍田縣完稅……也不知道這些地方大人去不去?

    自從張秉忠佯攻襄陽府,漢中一帶也有人愿意帶著全家投靠藍田縣……不知道這些地方該怎么算……“

    “什么?”

    孫傳庭驚叫一聲,駭然看著云猛,顫聲道:“你說,附近州縣已經開始向你云氏繳納賦稅了?

    為何不見你們上報?”

    云猛撓撓腦門道:“上報了啊!我們早就苦不堪言,已經上報了五六次之多,老虎,你快去把張主簿請來,讓他來的分說。”

    孫傳庭強行按捺住狂怒的心,一口喝干了茶杯里面的水,在大堂上來回踱步,過了片刻,沉聲道:“上報了那里?”

    “西安府啊,甚至跟陛下派下來催收遼餉的大太監薛元義也稟報過,沒見有人出來說話,然后,我那個小侄兒就成了西安府的同知。”

    孫傳庭的一雙手在袖子里抖動的厲害,臉上卻風輕云淡,直到張主簿趕來之后,才坐在知縣大堂上,命張主簿拿出今年秋賦糧冊,他準備好好地驗看一下。

    張主簿是一個驕傲的人,帶著小吏們將所有的賬簿拿給了孫傳庭,最后傲然道:“大人,藍田縣三年以來的土地糧冊都在這里,某家不敢說這是大明朝最清楚明白的冊簿,卻敢說,大人若是查出短少了一文錢,不用大人下令,某家自己就懸梁自盡在這藍田縣大堂上,再請劊子手將某家的尸身剝皮萱草,放置在縣衙口的戒亭里以戒來者。”

    孫傳庭的一雙手快速的翻動著冊簿,兩只眼睛如同猛獸的眼睛一般閃著幽藍的光芒。

    縣衙六部,這些公務他太熟悉了,兩個時辰的時間,就大致翻閱了一遍。

    然后就呆坐在大堂上一言不發。

    太震驚了!

    藍田縣一年所產糧食已經超越了崇禎二年整個關中的糧食產量,雖然崇禎二年關中大旱,即便是這樣,也讓孫傳庭驚駭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冊簿上的數字可有誤差?”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孫傳庭的聲音幽幽的在大堂上響起。

    劉主簿等候孫傳庭問這句話,已經等了兩個時辰之久,聞言仰著頭道:“大人之所以能在西安府看到百姓衣食無憂,商賈往來不絕,全賴我藍田縣支撐。”

    孫傳庭朝劉參拱拱手道:“劉主簿國士無雙,孫傳庭怠慢了,這就謝罪。”

    劉策得了面子,也就不再做倨傲之態,俯身施禮道:“大人過謙了。”

    孫傳庭的聲音變得平緩起來,朝云猛拱手道:“縣丞大人勞苦功高啊。”

    云猛連忙還禮道:“下官無禮之處,還請大人海涵,另外,大人要看我藍田縣團練,并非我們兄弟三人搪塞大人,而是真的拿不出人手來給大人看。

    按照我藍田縣縣尊之命,藍田縣但凡是十五歲以上,五十五歲以下的男丁皆是團練。

    若是沒有賊寇犯境,我藍田縣絕對不會無故召集團練,若是一旦敲響鐘鼓召集團練,藍田縣所有男丁就會放下手里的活計,一同御敵,所以,大人想要看團練,除非賊寇入侵我藍田縣。”

    孫傳庭嘆息一聲道:“如今,天下紛紛,藍田縣既然兵強馬壯,為何就不能出兵掃平賊寇,還關中一個平安,還天下一個平安呢?”

    劉參拱手道:“藍田縣人有守藍田縣這片土地之責,卻無守衛其余地方的職責。

    那是其余地方的百姓與官員的責任。”

    “如此說來,賊寇就算是攻破西安城,你們也會坐視不理嗎?”

    劉參笑道:“藍田縣昔日民不聊生,賊寇橫行,百姓衣食無著,賣兒賣女的時候,西安城里的貴人們也沒見有一位出城來安撫百姓,給我們一粒米的幫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明天下>,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