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明天下 > 第一零八章茍日新與磨刀石(求訂閱,求月票)

第一零八章茍日新與磨刀石(求訂閱,求月票)

    第一零八章茍日新與磨刀石

    國家不好的時候個人想要活的快活,就會有些難度。

    所謂的好國家,也就是把人們獲取幸福感的難度降到了一定的程度,可以讓更多人獲取幸福感。

    云昭以前做的扶貧工作就是這種模式,幫助被人獲取幸福度。

    如今的藍田縣人的日子過的并不好。

    也就是每日里有稀粥喝,晚上的時候有一張床或者一個大炕可以睡眠。

    在云昭看來,這是遠遠不夠的,可是,在藍田人看來,已經算是好日子了。

    很多時候,幸福度都是對比出來的。

    那些被云昭一道政令阻擋在藍田縣境外的人的模樣,縣里的人大抵是知曉的。

    所以,每天被小縣令逼迫著干活,也就沒有什么不滿意的。

    云氏的錢太多了。

    不管是云昭打劫來的收入,還是從洪承疇那里獲得的錢,都太多了,加上張天雄最近時不時地送一些土儀金剛酥過來,云氏錢庫里的錢也就順理成章的變得更多了。

    去年修建的水利工程其實還是有些粗疏,基本上完成了主干的建設,而對于農田最重要的毛渠修建,沒有達到云昭的設計。

    于是,當秋糧下地之后,藍田縣人又開始了整飭水利工程的工作。

    這一次不給糧食,只給很少的一點錢。

    百姓們見到了水利工程產生的好處,于是,今年發動百姓修渠的難度降低了很多。

    只要是藍田縣人,見到有工地,就會自發的帶著鋤頭,鐵鍬,獨輪車一類的東西加入勞動。

    云昭不想讓藍田縣人閑下來。

    人是不能閑的,一旦閑下來就會出各種各樣的事情,每天把他們的精力全部榨干,也就沒心思去想別的事情。

    玉山書院的建設依舊如火如荼,修建玉山書院的人,不是藍田縣花大價錢招募來的工匠,就是云氏放養在秦嶺山峪口的人。

    等到了八月的時候,一座古樸的玉山書院已經出現在云昭的面前。

    修建完成的玉山書院遠遠談不到金碧輝煌,之所以顯得古樸,完全是因為使用了大量的木料跟就地取材的石頭。

    像戰爭堡壘多過像一座書院。

    徐元壽等八位先生對這座新書院極為滿意,只是對于云昭把書院修建的如此之大充滿了疑問。

    “我是按照容納五千名學子建設的。”

    云昭看完了書院,有些雄心勃勃的模樣。

    “我們只有五百多個學生,再多我們也教不過來。”

    張賢亮對云昭的求學態度非常的不滿,這里已經開學三個月了,云昭上課的時間甚至不到十天。

    “這里已經修建好了,張先生難道就沒有幾個饑寒交迫的朋友嗎?可以都喊過來,大家一起教就是了。”

    張賢亮皺眉道:“我窮啊,所以交的朋友大多也是窮鬼,你想要多少?”

    云昭嘆口氣道:“我昨日搜檢了一下云氏本族人,結果我發現讀過書認識字的人連一成都沒有,這樣是不成的。”

    徐元壽怒道:“你會想著要我教你云氏的那些盜匪吧?”

    云昭笑道:“您不是常說——有教無類嗎?”

    徐元壽道:“渴不飲盜泉之水,熱不息惡木之蔭,廉者不受嗟來之食!”

    “云氏現在是官,家里的人呢大多是官軍,沒人是強盜!即便是有人賊心不死,先生也有責任把他們教導成好人。”

    徐元壽嘆息一聲道:“某家現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先把你教導成一個好人。”

    素來詼諧的趙元琪笑道:“就不要給自己找借口了,橫渠一門想要發揚光大,就離不開云氏支持。

    這一點改不了,就不要說太多沒用的話,把這些娃子教出來才是正事,管他們以后做什么,某家只要為往圣繼絕學即可。”

    對于這樣的學術爭辯云昭沒有興趣,就目前而言,只要這些先生能把這些孩子全部教會認字,他就心滿意足了。

    火器時代已經來臨,戰爭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在這個時候,能讀書認字的人總比目不識丁的人更加容易掌握新技能。

    為了這個目標,云昭可以放棄任何堅持。

    “玉山書院現在新開辟出來土地兩千畝,有了這些土地,書院就不愁辦不下去。”

    云昭岔開話題,談到了書院的將來。

    “全是山地啊!”

    “玉米產量不好,一畝地不到四百斤!”

    “土豆的產量稍好一些,也不過**百斤,比不得平原。

    “紅薯最是出彩,一畝地產出兩千四百斤,出乎老夫預料。”

    幾位先生七嘴八舌的叫嚷了一陣子,韓度就奇怪的問徐元壽:“山地都有這樣的產出,元壽,你兄長那里為何裹足不前?”

    徐元壽搖搖頭道:“我兄長已經離開了京師,去了濠境與葡萄牙人商議購買大炮,已經很久沒有觸及農事了。”

    云昭冷笑一聲,劉章道:“舍本逐末!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之舉啊。”

    徐元壽也不做解釋,看著云昭道:“聽說你也在仿制鳥銃?”

    云昭道:“鳥銃制作并沒有那么難,只要將生鐵棒夾在燒紅的熟鐵中不停的鍛打,總能弄出合格的槍管來。”

    “要不要給你找一些魯密國工匠?趙世幀打造的長銃就是借鑒了魯密國(土耳其)進貢的長銃。

    聽我兄長說,濠境那里有很多魯密國工匠,工錢便宜!”

    “咦?濠境的葡萄牙人很多嗎?”

    “不多,那里的大多是異族人,據我兄長說不下六千余眾,以葡萄牙人為尊。”

    云昭想了一下道:“我想要一些奴隸工匠,這就寫信給大徐先生,請他跟葡萄牙人商談一下。”

    徐元壽冷冷的看著云昭道:“你非要把我好好地建議弄得這么惡心嗎?

    你似乎不缺錢用。”

    云昭搖頭道:“我只是討厭被人卡脖子,為此,我情愿多出一些錢。”

    “你有沒有想過,一旦你的信到了葡萄牙人手里,你覺得他們會怎么做?”

    徐元壽有些痛心疾首。

    云昭淡然的道:“來我中華的異族人都是些野心家,都希望通過發現新大陸而一夜暴富。

    這本身就是一種賭博,既然他們把自己都押上賭桌了,我坐一把莊家通吃有什么不對?

    這是一種新的游戲方式,先生,你多慮了,做我的奴隸,不一定就比他們流落在濠境那片土地上悲慘。”

    徐元壽指指云昭,最終無奈的揮揮袖子離開了,假如說去年的時候,云昭還是一個聽話的好孩子,到了今年,云昭就已經長成了一個事事與師長拗著干的壞孩子。

    目送幾位先生心思難明的遠去,云昭臉上終于有了笑容。

    古人說的對,要尊敬師長,要多與師長攀談,抱著三人行必有我師焉的心態,總會有收獲。

    這也是古人說‘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在大明朝,云昭最欽佩的人只有兩位,一位就是徐光啟,另一位就是趙世幀!

    這兩位都是站在科研最前線的人,也是大明朝的官員中,目光最廣闊的兩位。

    只要跟他們有聯系,云昭總能從蛛絲馬跡中尋找到自己最需要的東西。

    云楊被人打得吐血了。

    是被八個帶著面具的人打得。

    這八個面具人身上都綁著鐵鏈子,即便如此,云楊依舊不是對手。

    高杰面對面具人的時候,一對一穩贏,一對二就有些吃力,不過還是能打過面具人,當他一人面對三個面具人的時候,除非拼命,否則必敗無疑。

    云昭是透過一個小孔看到這一幕的。

    兄弟們中最兇悍的云楊,在面對這八個面具人的時候,毫無還手之力。

    “這八個建奴之所以會投降,其實就是想找機會干掉我,你說是不是?”

    云昭把眼睛從孔洞上挪開,小聲的對同樣偷看云楊他們練武的錢少少道。

    錢少少點頭道:“我也是這么覺得,要不要干掉他們?”

    云昭搖搖頭道:“我要讓所有云氏戰士都知道建奴是什么樣子,我要這座書院里的所有學子在打敗這八個建奴之后才能畢業。

    上位者養虎,不是沒有目的,我的目的就很明確,我要這八個建奴成為我云氏將士的磨刀石,我要讓他們通過戰勝這八個建奴,好完成自己的心理建設,不再被建奴的名聲奪了膽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明天下>,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