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明天下 > 第九十章真正的先生來了

第九十章真正的先生來了

    第九十章真正的先生來了

    歸納,總結,是一個政府部門必須長做,多做的事情。

    這樣做的目的不是為了以后把事情越做越好,而是為了形成制度化,方便推廣,適合傳承。

    一件事做的再漂亮也作用有限,對一個要長年累月做事情的政府機關來說,長久的不出紕漏才是最好的。

    這中間有個度,就是人們總以為是老生常談的幾個“有利于……”

    立場站穩之后,其余的都是小節,對于龐大的國家來說,總是人才輩出的,總有高人帶領大家把事情提高到一個新的緯度,對于相對平庸的大多數人來說——把自己的事情干的不要出紕漏,就是對這個國家最大的貢獻。

    所以,在云昭以前待得地方,天才總要多受一些磨難的,想要多干事情的人總要多受一些苛刻對待的。

    不是害怕多辦事,也不是害怕他冒尖,而是害怕他干的事情太出格,打亂一個組織的整體辦事步奏。

    一群拉車的馬里面有一匹馬太賣力,為了控制馬車平穩,它挨的鞭子一定是最多的。

    當然,如果這樣的磨難都擋不住他向上奮斗的勁頭,長成參天大樹是必然的事情。

    經過磨難的人成長起來后,他的所作所為才有說服力,才有資格按照自己的方式制定規則,讓所有人都按照他的意志行動。

    所以說——故天將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以上的話,是孑與自己的一些感悟,送給一些特定群體的兄弟姐妹們,我是真正見過樹苗長成參天大樹的人,可惜,不是我……我去當藤蔓了……爬的滿世界都是!)

    徐元壽先生的長處跟短處一樣明顯。

    他這樣受不得極端刺激的心地善良的人去做別人的先生,別人的校長,是極好的。

    作為官僚,他不成!

    洪承疇是一個很好地官僚,云昭自己也是一個合格的官僚,徐元壽不成!

    沒有鐵石心腸就別做官員!

    這是云昭的昔日的師傅傳授給他的訣竅。

    真正的官員追求的都是大愛!

    所謂的大愛就是雷霆雨露,是空氣,是藍天,是大地,不見的讓某一個具體的人獲益,卻讓世界變得生機勃勃。

    大愛是看不見的……有時候還顯得極度無情,讓人無法理解。

    小愛可以暖人肺腑,作為一個真正的官員卻不能多做,只要這樣的事情做的多了,對別人來說就是不公正,世上從來就沒有雨露均沾這樣的事情。

    徐元壽,張賢亮,葛春暉,韓度,趙元琪,劉章,歐陽志,馮奇這些人圍坐在一張大桌子周圍,除過徐元壽之外,其余的七人看著云昭這個孩子齊齊的嘆了口氣。

    徐元壽笑而不語,云昭同樣笑而不語,起身邀請諸位先生隨他走一遭。

    剛剛出門,錢少少就跟了出來,走進中庭,云福已經等候多時了。

    眾人隨著云昭下了地窖。

    云氏的地窖寬大而干燥,里面用青磚,石條鑲嵌過……

    云福打開石門上的鎖,錢少少拼盡全力才推開石門,搶先鉆進去,用火把點燃了里面的火把。

    地窖里立刻變得明亮起來。

    展現在眾人面前的是十幾口巨大的箱子。

    云昭掀開了一個箱子,箱子里裝滿了白花花的銀錠……又打開一口箱子,里面裝滿了各色玉器,再打開一口箱子,各種珠玉首飾琳瑯滿目。

    “這里共計有兩萬一千三百兩銀子,至于別的東西,我們有估算過價值,根據家里的老賬房估算,總價值不會少于十萬兩銀子。

    諸位先生可以小覷云昭,小看云氏,唯獨不能小看云昭,乃至云氏的助學之心。”

    張賢亮從箱子里取出一串珍珠,對這火光看了片刻道:“這珠串作價十兩銀子,很合理。

    能告訴我,這東西都是哪里來的嗎?我看這珠串上有血跡。”

    云昭道:“官府剿匪之后收獲的賊贓!”

    張賢亮皺眉道:“苦主呢?”

    云昭攤攤手道:“應該死了,最后一任苦主是悍匪瓜背王,也就是前幾天被剮了六百多刀才死掉的那個家伙。”

    韓度聳聳肩膀道:“這么一筆大財,你想用來做什么?”

    云昭慨然道:“重新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劉章皺眉道:“少了!”

    趙元琪道:“太少了。”

    云昭謙卑的彎腰施禮道:“以后還會有。”

    身材瘦峭,衣衫破爛的韓度道:“你要是死了怎么辦?”

    云昭拱手道:“我盡量在弄到足夠幾位先生施展手段所需的錢糧之前不死!”

    歐陽志揮揮手道:“盡人事聽天命就是了。”

    馮奇笑瞇瞇的道:“你云氏如果準許旁人也加入進來,這些錢其實勉強夠支應幾年的。”

    云昭看著笑瞇瞇的馮奇道:“進來的人多了,先生們恐怕也不好教書,不如,就云氏一力承擔如何?”

    張賢亮笑道:“如此大的家學,太沒有必要了。”

    云昭道:“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是我云氏全族人孜孜以求的夢想!”

    頜下長著長胡須的歐陽志笑道:“這恐怕不容易啊,當年董仲舒獻儒學給漢武帝劉徹,得百萬錢,還說把他閨女嫁虧了,云昭,你沒有劉徹的雄心,沒有劉徹的地位,沒有劉徹那般有一個好老子,好祖宗,憑什么以為你能做到你說的這番話呢?”

    云昭笑道:“我父親去世的早,不如劉徹的父親活的長,不過,既然生下了我,就足夠了。

    我祖宗確實沒有劉徹的祖宗那般有出息,沒有給我留下一個大家業,沒關系,我將來給我的子孫留就是了。

    諸位先生自己還破衣爛衫的卻嫌棄我給的十幾萬兩銀子,是不是有些過了?”

    久不作聲的徐元壽聞言笑了,拍拍云昭的肩膀道:“豬啊,你弄錯了一件事。”

    云昭仰首瞅著自己的先生道:“請先生賜教。”

    徐元壽大笑道:“你云氏有那么多的長工,你還用我來教你怎么雇傭長工嗎?”

    云昭羞愧的朝幾位先生看了一眼道:“這不好吧!幾位先生都是飽學之士,如何能與云氏長工相提并論?”

    徐元壽冷笑道:“別看你執禮甚恭,言辭謙卑,對我們有求必應的,在你心中,恐怕早就把我們幾人當做大牲口看了吧?”

    云昭瞪大了眼睛道:“豈敢如此!”

    年紀最大的張賢亮笑瞇瞇的湊過來,蹲在云昭面前道:“當不當大牲口什么的老夫不在乎,反正這輩子已經當了別人大半輩子的大牲口,再當半輩子也不算什么大事。

    先說好了,老夫這頭大牲口不伺候你這個金主,只伺候書院里有志向學的學生。

    你云氏既然出了大錢,從書院中挑選學成之人為你所用這也是順理成章。

    只是,你一定要等到他們完成學業!”

    云昭連連點頭道:“我年紀小,等得起。”

    馮奇笑道:“我們沒有本錢跟你討價還價,這點你清楚,我們也清楚。

    因此,我們只能將所有的希望放在你個人的信諾上來。

    云昭,你先生徐元壽說你信義昭著,藍田縣的百姓也說你有菩薩心腸。

    所以,我們八個人這八條不值錢的命,就交到你手里……如果……如果有一天,你覺得我們礙事,或者干了讓你不滿意的事情,可以殺了我們……只是,別毀了玉山書院。”

    馮奇的話說到最后臉上的笑容不見了,慢慢的變得哀傷。

    初春的日子里,他依舊穿著一件破舊的黑色棉袍,長而干枯的手露在袖子外邊,可以看見手背上的青筋在蠕動。

    見先生哀傷,云昭露出最燦爛的笑容,取過一錠銀子放在馮奇的手里道:“現在的銀子除過購買糧食有些虧之外,購買別的東西還是不錯的。

    這錠銀子先生拿去安家,糧食隨后就有人送到書院。

    今天,云昭與七位先生乃是初見,等我們相處的時間長了,您七位就會知道有云昭在,玉山書院必定會在八位先生手中發揚光大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明天下>,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