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明天下 > 第六十四章價值一千兩紋銀的紙上談兵

第六十四章價值一千兩紋銀的紙上談兵

    第六十四章價值一千兩紋銀的紙上談兵

    云昭愣住了,慢慢的將炒松子裝回口袋,對錢少少道:“告訴云霄,查一下這個人,我覺得這個家伙好像是李洪基那邊的人,不可不防。”

    錢少少道:“懷疑就干掉!”

    云昭瞅著瘦弱的錢少少道:“你覺得這樣合適?”

    錢少少道:“總比壞事之后懊悔要好。”

    云昭搖搖頭道:“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人,多考慮一下沒什么錯誤。”

    錢少少聞言立刻去找云霄了,云昭從小車子上下來,繞著偌大的會場走了一圈,特意在戴了紅花的人群里多停留了片刻,將這里的每一張臉都牢牢地記住,這才回到小車子上,被錢少少推著去了學堂。

    “你在招兵買馬啊!”

    徐元壽今天精氣神很好,筆下的字也寫的很挺拔,老仆在一邊研墨,配合的很好。

    “朝廷的旨意,鄉人守土有責,陜西要編團練!”

    “你的團練編好了,就有責任被官府調派去剿匪,這個事情你考慮了沒有?”

    “考慮好了,團練不可能編好的,只會一直在編練中。”

    “這個借口不好,官府需要人手的時候,他們連猴子都不肯放過。”

    “我們還需要跟月牙山的盜匪作戰,這個借口可以把?”

    徐元壽點點頭道:“這個借口好,彭和尚被你弄死了吧?”

    云昭連連搖頭道:“是他老婆弄死他的。”不知道為什么,在先生面前,云昭總是不好意思說自己干的壞事。

    “他老婆應該被你滅口了吧?”

    “是云霄,云蛟他們干的。”

    “彭和尚不能死啊……”

    “啊?可是,他的人頭被人砸碎去漚肥了。”

    “我是說人死了,名聲不能死,云氏現在才開始吞并周邊的勢力,不能太招搖,如果你們把事情做的隱秘,彭和尚的死應該沒多少人知道。

    不管是云霄,還是云蛟可以假裝是彭和尚,依舊跟你云氏為敵,這樣一來呢,你可以讓這些假裝彭和尚的人繼續吞并周圍的勢力。

    你云氏可以躲在后邊,甚至跟其余的勢力聯合起來對抗實力強大的彭和尚,然后呢,那些勢力就會很倒霉是不是?”

    云昭點點頭道:“這是一個好法子,云氏不但不用背惡名,還能在官府那邊討好處,最終人不知鬼不覺得將秦嶺七十二個峪口全部拿在手中。”

    徐元壽點點頭,取出一幅明顯是他自己繪制的地圖,在成倉這個位置用手指點點道:“關中其實不可取,這里在太平年間是好地方,一旦到了戰亂時節,就成了百戰之地。

    關西才是要地!”

    云昭瞅了瞅先生畫出來的地圖,見一條黑線從陳倉出發直達蜀中,就用手指點著蜀中道:“您是說,我應該放棄關中,全力經營蜀中?”

    徐元壽點點頭道:“早年間,你先生我喜歡游歷天下,進了劍門關之后我聽說了一首詩,你想聽聽嗎?”

    云昭點點頭。

    徐元壽摸摸胡須輕聲道:“燒掉劍閣七百里,蜀中別是一洞天!

    蜀中地物阜民豐,人口眾多,是帝王基業。

    這就是諸葛亮為什么在《隆中對》中說。

    “益州險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業。

    劉璋暗弱,張魯在北,民殷國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

    將軍既帝室之胄,信義著于四海,總攬英雄,思賢如渴,若跨有荊、益,保其巖阻,西和諸戎,南撫夷越,外結好孫權,內修政理。

    天下有變,則命一上將將荊州之軍以向宛、洛,將軍身率益州之眾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簞食壺漿以迎將軍者乎?

    誠如是,則霸業可成,漢室可興矣。”

    千百年來,物是人非,然則,大地山川,河流并無變化,古之道理用在今日同樣有效,只需按照時事略作調整,同樣可以拿來經營天下!

    你與別的賊寇最大的不同就是你的年紀很小,當別的賊寇奮戰一生已經垂垂老朽的時候,你正好是雄姿英發的好時候。

    那個時候,大明江山必定四分五裂,朝廷必定搖搖欲墜,眾老賊已經沒了雄心壯志,開始縱情享樂**。

    這個時候,你若雄心不改,苦心經營二十年,等你大軍出了陳倉,必定能席卷天下……這天下!!!

    你姓云的坐一坐也不是沒有機會!!!

    所以,在開始的時候你要懂得藏拙!收起你的爪牙,縮起你的翅膀,要忍人所不能忍之事,風光時讓別人站在前邊,驕傲時,讓別人更加的驕傲。

    不享受,不尊榮,對友相親,對家人相愛,對部下體恤,仁愛,克己奉公,立身正,行事公,

    處處結善緣,結善果,與天下人謀福利,占據大義之名,身居良善之所。

    雖是巨寇,卻不行燒殺劫掠之事,處處以百姓利益為先,自然有無數人愿意為你而死!

    待大明氣數盡了,天時,地利,人和也就到了你的手中,只要你用人不出大問題,不犯太大的錯誤,天下可期!”

    云昭皺眉道:“我現在還只是一個小孩子……”

    徐元壽抱過云昭的腦袋,在上面用指節敲敲,然后又聽了片刻,慨然道:“你是一頭成精的野豬!”

    云昭嘿嘿笑道:”既然如此……“

    “承惠紋銀一千兩!”

    “啊?”

    “你是賊寇,我是儒家弟子,休想拖我進你的賊窩!”

    “您已經在住在賊窩,還幫我出主意了啊。”

    “那是先生為了開拓弟子眼界做的一番謀劃,紙上談兵懂不懂?”

    “可我已經是賊寇了。”

    “孔夫子說:有教無類!去吧,為師現在有一千兩百兩紋銀,你可以給我修建兩只石獅子再加一個大門了!”

    “學生發現,您賺錢的目標似乎只有弟子一個人。”

    “貨賣一家,開張吃三年,就是你先生目前的狀況!另外,你今日的課業是抄錄《隆中對》十遍!”

    云昭暈陶陶的從學堂里出來,出門的時候他還聽見那個老仆在問徐元壽,他真的是一頭野豬精?

    對于自家先生,云昭一點都不懷疑他的眼光跟智慧,自從上次說過云氏要一統秦嶺七十二峪,先生就已經想到了陳倉要地。

    再從陳倉要地想到了蜀中,再從蜀中想到了休養生息,再從休養生息想到了平天下……漢中的事情先生沒說,估計是留給云昭自己思考,屬于家庭作業!!

    進門的時候,云昭手里還有兩千兩銀子的活錢,出門之后,就剩下了一千兩!

    先生是個好先生,就是太費錢了!估計以后啊,先生薅羊毛大計,只會盯著他這一只羊用力的薅!

    沒事干,再次來到招聘現場,瞅著一個個粗壯的漢子被人從臺子上打下來,云昭心里就充滿了悲憫之意。

    這些人還在為每月三百個銅錢的工錢廝打的頭破血流,就在剛才,一個慈眉善目,儀表堂堂的讀書人,就說了一通話,從云昭手里硬是拿走了一千兩銀子。

    這世上,哪來的公平可言?

    中午時分云氏管飯……云昭看了這些人的吃相之后,立刻就發現工錢給高了!!

    天啊,一頓飯能吃兩個斗笠一樣大小鍋盔的人,就沒資格領工錢!

    “晚飯改糜子飯!”

    云霄過來的時候,不等他說話,云昭就搶先說了。

    云霄嘿嘿笑了一聲道:“人家就是沖著咱家的黑面鍋盔來的,沒有大事,以后鍋盔管飽,就是這個工錢嘛……咱們家先欠著,等他們搶來銀錢之后再發。

    那個高杰查過了,這家伙以前是渭南鏢局里的鏢師,把鏢局老大的老婆給睡了,鏢局老大要殺他,這才逃出來,投靠我們家求一個活路。

    來路清白,雖然生在米脂縣,跟李洪基那些人沒有瓜葛。”

    云昭瞪大了眼睛道:“這家伙貫會睡上司婆娘,你以后要小心!”

    云霄大笑道:“你霄叔這輩子就沒老婆,把我相好的睡了,以后都是親親的好兄弟,送他就是了,算得什么大事!”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明天下>,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