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明天下 > 第四十四章有大氣運的人舍我其誰?

第四十四章有大氣運的人舍我其誰?

    第四十四章有大氣運的人舍我其誰?

    帶錢多多回家自然是災難性的。

    云昭又被母親狠狠地責罰了一通,母親還啐了兒子一口,堅決認為有其父必有其子,父親是色鬼,兒子就該是**,才七歲就知道搶美女回家了……

    云昭沒有辯解,他覺得被母親臭揍一頓是最好,最方便,最省事的解決事情的辦法。

    果然,當云昭提出將錢多多交給徐先生,伺候徐先生生活起居之后,母親就有些難堪。

    “兒啊,你痛不痛?”

    云昭趴在炕上翻看賬本,母親扒著大門小心的問兒子。

    云昭嘆口氣道:“明知道我會痛,你下手的時候就不能輕一點?”

    “我以為……”

    “你以為什么?我只有七歲啊,你怎么可以這么冤枉我?錢多多是虎叔搶回來的,也可以說是虎叔從青樓老鴇子魔爪里解救回來的。

    那樣漂亮的一個閨女落在強盜窩里是個什么后果您會不知道?

    我干善事都干出錯誤來了?

    被莊子上的人指指點點的也就罷了,您還打我……”

    云昭擦拭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淚,繼續翻看賬本,他的屁股最近受了無數的打擊,早就沒什么痛覺了。

    “好,好,好,這一次算是娘的錯,兒啊,你就沒想著把這閨女還給人家爹娘?

    孩子不見了,爹娘該多傷心啊。”

    云昭挪挪屁股換了一個舒適的姿勢笑道:“我要是丟了,您會瘋,錢多多本身就是被他爹娘給賣掉的,您覺得能有多傷心?

    留在我們家她就能愉快的長大,長大之后要干什么隨她去,我們家把善事做到底,反正也不缺她那口吃的。”

    云娘皺眉道:“這孩子懂禮,就是長得太狐媚了一些,嘖嘖,那雙桃花眼現在就水波流轉的我見猶憐,要是長大了那還了得。”

    “人家就是一只狐貍精,也準備向狐貍精方向發展,長成什么樣子都是徐先生的煩惱,我們娘兩跟著看熱鬧就是了。”

    云娘笑著磨蹭到兒子身邊,偷偷打量一下兒子的屁股,見僅僅是紅腫了,就笑道:“你剛走,娘已經把徐先生的信通過驛站加急送走了,為此多花了六百個錢。”

    云昭放下手里的賬本點點頭道:“只要能找到我要的東西,莫說六百個錢,六萬個錢都值?”

    云娘笑道:“真的有我兒說的那種莊稼?不是你杜撰出來的?兒啊,你告訴娘,是不是野豬精告訴你的。”

    云昭坐直了身子,屁股又是一陣酸痛,干脆把身子靠在被子上道:“有的。”

    云娘繼續往兒子身邊靠靠,壓低了嗓門道:“真的能產一萬斤?”

    云昭嘆口氣道:“如果讓一個叫做袁老的人來種,一萬斤的畝產只會讓老人家傷心落淚。最近聽說他老人家剛剛在鹽堿地里種出了稻子……比咱家水田里的麥子產量還高的多。”

    云娘沒好氣的推了兒子一把道:“盡哄騙你娘,不過說真的,你這孩子就是一個懶惰的,能讓你如此上心的東西,應該是好東西吧?”

    云昭皺眉道:“我沒有太多的把握,也不期望一畝地產一萬斤,只希望有三千斤,我就心滿意足了。”

    “三千斤?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咱家地里的南瓜一畝地不是也產兩千斤嗎?那也是從紅毛國傳過來的好東西。”

    “南瓜是瓜菜,當不了飯吃。”

    “土豆,紅薯可以當飯吃的,其中,以土豆最好,不但是菜,也是主糧,紅薯就是太甜……不過,紅薯葉子當青菜吃真是不錯。

    至于玉米,那可是真正的糧食,比糜子好吃。”

    云娘笑了,得意的道:“怎么樣,娘給你找的這位先生怎么樣?以前光知道他學問好,沒想到他居然是徐侍郎的親弟弟,我兒以后科考,可以走這位侍郎的路子。”

    云昭搖頭道:“自從這位侍郎摒棄了自己的儒門子弟身份后,要是讓別人知曉孩兒跟這位徐侍郎有關聯,恐怕連考秀才都沒有希望。”

    云娘愣了一下,跟著嘆口氣道:“好好地漢家郎,干嘛起一個野人的名字。”

    云昭晃晃手里的賬本道:“娘,我們去西安吧!”

    云娘皺眉道:“你不是不喜歡你外祖家的人嗎?”

    云昭苦笑道:“我要置辦一些鐵料,打造一點兵刃,山寨里的人現在大多數人手里的武器只有鋤頭跟叉子,還是木叉!”

    云娘凝重的道:“你真的要當強盜了?”

    云昭搖頭道:“不一定當強盜,主要看當好人有利,還是當強盜有利。

    不管孩兒當不當強盜,陰族的武械確實需要更換一下了,要不然,您在村口把石墻修到八十丈高都不頂用。”

    云娘搖頭道:“西安城里是有鐵料,卻不允許打造武器,這是要犯忌諱的。”

    “我知道,農具不在禁止之列……”

    “咱們家有農具!”

    “實心的農具您一定沒有見過。”

    “我們家要實心的農具做什么?”

    “我只要鐵!”

    “哦!這還是要花一大筆錢,咱家可能沒有。”

    “所以啊,我要去西安府看看,有沒有賺錢的地方。”

    “你一個小孩子哪里懂得做生意?”

    “我是野豬精!”

    云昭迅速的結束了跟母親的話題,就穿上鞋子去了門外。

    錢多多穿著一身粗布衣裳正傻傻的看著院子里的石榴樹發呆。

    夏末的石榴已經有拳頭大小了,再過兩個月,石榴也就成熟了,這是云氏很多小孩子所盼望的事情。

    “你喜歡吃石榴?”

    “喜歡,只是吃石榴的機會不多。”

    “我一直想問你,你一個揚州人,是怎么學會說關中話的?”

    “我不僅僅會揚州話,還會說蜀中話,也會說官話,被賣到關中之前,媽媽又派人教我學會了關中話。”

    “What is your name ?”

    錢多多搖搖頭,表示聽不懂。

    “How are you ?”

    錢多多眼神迷離,估計是在極力辨認這是哪里的話,過了良久,還是搖搖頭,她沒有聽懂。

    云昭松了一口氣,如果這個丫頭要是再能跟他對話,他就準備問她的微信號了。

    “你剛才說的是哪里話?怎么跟紅毛國的話有些像?”

    “咦?你見過紅毛國人?”

    “見過,揚州就有,不算稀奇。”

    云昭沉思片刻,果斷的對錢多多道:“以后幫你找紅毛國的老師,要學會他們的話。”

    “你不是會說嗎?干嘛要我學?紅毛國人紅頭發綠眼睛的跟鬼一樣,我不學。”

    云昭苦笑道:“我會說一點一個小紅毛國人的話。”

    一想到還處在內戰中的英國,他就覺得自己當初沒有學會荷蘭語,西班牙語實在是太虧了。

    “誰教的?”

    “野豬精啊!”

    “騙人!”

    “哼哼哼,等我有一天現出原形,變化的跟山一樣大嚇死你!就你這樣的,還不夠我一蹄子踩的。”

    “你是豬剛鬣?”

    “咦?你居然看過《西游記》?”

    “咦?你居然知道《西游記》?”

    “我是聽說書人說的。”

    “我看的是書!”

    “呀,快拿來給我看看。”

    “我看完之后一把火給燒了!”

    “我跟你拼了……”

    元壽先生輕輕敲著棋子,顯得很是悠閑,約好的云福遲遲不來,他也不著急。

    “仙人指路!”

    云昭推了一下兵。

    元壽先生巋然不動,跟云昭這種臭棋簍子下棋,沒的辱沒了他的棋藝。

    他的對手是云福,兩人都是走一步看好幾步的棋壇名宿,對象棋的理解早就超過了勝負概念。

    元壽先生將云昭推出去的兵歸位之后,低聲道:“怎么,巡視過你的王國了?”

    云昭點點頭道:“窮!”

    元壽先生自顧自的一人扮做兩方下著棋,等到糾纏起來之后這才把手里的一摞棋子吧嗒,吧嗒的抽個不停。

    “窮?窮就對了,你家要是當強盜當成了巨富,我只會勸你滅了你的雄心壯志,琢磨著怎么富貴一生才是要務。”

    “為什么?”

    徐先生又走了一步棋之后,悠悠的道:“有傷天和!這老天啊,別看他很多時候都是瞎的,一旦他睜開了眼睛,那可真的就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了。

    看看當年的曹操,苻堅你就會知道,要是沒了運氣,勝負很難料。”

    “您是說,這天下人都是靠運氣混日子的?”

    元壽先生用一只車吃掉了一匹黑馬,抬起頭看著云昭道:“很多人都希望運氣在自己一方。”

    云昭咧著嘴大笑道:“這我可以肯定,這世上沒有比我運氣更好的人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明天下>,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