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明天下 > 人物清樣之五
    八大寇5——高如岳

    高如岳停下手中長刀,站直了腰身,這才覺得全身都酸痛不堪,膝蓋一軟,跪倒在了黃土中。

    汗水雨點般的;落在黃沙地上,很快就形成了一個個漂亮的泥盞。

    眼睛模糊的厲害,汗水進入之后造成的酸澀感,讓他幾乎放棄了所有的抵抗。

    也就在這一刻,他很想躺下來休息片刻,至于馬賊們手上的刀子,他一點都不想理會。

    一柄連枷帶著風聲向他的后腦奔襲過來,高如岳撲倒在地上,連枷的鐵球從他的后背劃過,鐵球上的尖刺在他的后背上犁出兩條深深地血痕。

    高如岳哀嚎一聲,在地上翻滾兩圈,將手中的長刀橫著斬了出去,咔嚓一聲響,緊接著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在他的身邊響起,一個光頭大漢噗通一聲栽倒在他的身邊。

    高如岳雙手死死的掐住光頭大漢的脖子,張大了嘴巴死死的咬在光頭大漢光滑的頭皮上……

    他不敢松手,也不敢松口,只記得如果不弄死這個該死的馬賊,馬賊就會弄死他。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陣涼風吹過,高如岳緩緩睜開眼睛,倒在他身下的光頭大漢已經沒了聲息。

    他喘著粗氣想要直起身子,他的雙手卻牢牢地卡在馬賊的脖子上,他的嘴巴依舊啃咬在馬賊的光頭上……血腥撲鼻。

    身體向一邊倒去,這讓他的嘴巴離開了馬賊的腦袋,也讓他的手離開了馬賊的脖子。

    他劇烈的喘息著,胸口如同波浪一般起伏不定,嗓子如同剛剛吞了一塊火炭,火辣辣的痛,焦渴的幾乎要冒煙了。

    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倒在地上的雞公車,車上的羊毛袋子完好如初,高如岳終于松了口氣。

    翻滾著來到雞公車邊上,顫巍巍的探出手撫摸一下羊毛袋子,袋子鼓鼓的,很是讓人安心。

    背靠著雞公車坐了起來,雙手無力地垂在地上,嘴里的血腥味越發的濃重,在他不遠的地方躺著四具尸體。

    那個光頭大漢的禿腦殼上還鑲嵌著他的一顆牙齒。

    一粒指頭大小的鹽塊從雞公車上跌落下來,最終落在黃土上,高如岳俯身用嘴巴叼住那個鹽塊,不敢用舌頭去舔舐,鹽,精貴,浪費不得。

    整整在地上枯坐了半個時辰,高如岳這才有力氣站起來,踉踉蹌蹌的來到那個光頭馬賊尸體邊,先是從他懷里掏出來了一些散碎銀錢,沒有發現別的財物之后,他就剝下了馬賊身上的皮襖。

    褲子用不成了,馬賊的腿被他砍斷了,鮮血已經把褲子浸透了。

    一一的檢視了被他殺死的四個馬賊,瞅著收集上來的那一小堆銀錢,高如岳嘆口氣道:“這年頭,連馬賊都沒錢啊。”

    他很希望找到馬賊們代步的馬匹,可惜,這四個馬賊是沒有坐騎的馬賊,從他們磨得爛糟糟的鞋子來看,他們的坐騎就是他們的雙腿。

    將四具尸體拖到路邊的壕溝里,用力踩踏一下壕溝邊緣,松軟的黃土就把四具尸體掩埋掉了。

    只是崩落的壕溝邊緣處又露出來了一具白骨,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死掉的人。

    亂世里人不如狗,高如岳也沒有什么心情替這個死人伸冤,又踩塌了一些黃土,將這具尸骨重新掩埋上。

    黃土堪堪掩埋住了尸體,他在黃土上用力的踩踏幾下,算是為這些死人盡了最后一份心力。

    道路中間大片的血漬已經變得烏黑,粘稠的血液讓黃土微微蜷起,形成了一個個烏黑的黃泥卷,高如岳踩碎了這些黃泥卷,那四個馬賊在世上最后一絲存在的證據也就被風吹散了。

    重新推起雞公車,高如岳的心情終于變好了,一想到這一百斤粗鹽販賣之后會讓家里好過一年,他的腳步就輕快了很多。

    出了亂山,眼前終于有了些許人煙,高如岳高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來了。

    販賣私鹽自古以來就是大罪,這一點高如岳知道的很清楚,因此,才選擇了走亂山小路。

    這一遭也算是九死一生,膽大如高如岳者,此時回到安塞縣,也有一種逃出生天的感覺。

    回到平原,高如岳將長刀背在背上,將關中刀客常用的氈帽戴好,他相信,有這兩樣,附近村莊里的地痞們會自覺地退避三舍。

    在眾目睽睽之下走了將近二十里地,殘破的安塞縣城近在眼前。

    當高如岳推著雞公車走到城門口的時候,卻被兩個軍漢給攔住了。

    “高蠻子,這一次又上哪里發財去了?怎么不見你販馬了?”

    高如岳放下雞公車拱手道:“販馬收不到錢!”

    其中一個軍卒用長矛刺破了雞公車上的羊毛口袋,從破口處取了一粒鹽道:“販馬收不到錢,販運私鹽就能收到錢了?”

    高如岳面不改色,笑瞇瞇的從懷里掏出一把散碎銀錢放在軍卒手里道:“求一口飯吃,兩位兄長抬抬手,改日小弟邀請兩位哥哥來家里飲酒!”

    軍卒笑瞇瞇的將銀錢收進懷里,然后臉色一變,高聲道:“爺爺們平日里都不把門,今日里就是聽說你高如岳要發大財了,特意來這里等你的。

    怎么,三兩個銅子就想打發我們?”

    高如岳見狀,臉上的笑容也漸漸消失,冷笑道:“張庭槐,張庭松,你們兄弟要干什么?”

    張庭槐懷抱長矛冷笑道:“分一半私鹽給我兄弟,否則你就等著坐牢殺頭吧。”

    高如岳推著雞公車往城門里面走,邊走邊道:“張廷槐,你是什么貨色爺爺知道的一清二楚,敢壞了爺爺的好事,先要問問爺爺手里的刀子。”

    張庭松兄弟眼瞅著高如岳進了縣城也不阻攔,只是在后面冷笑連連。

    高如岳將私鹽送回了家,見妻子梁氏喜笑顏開的模樣就打趣道:“你要的鐲子這一次可以拿到手了。”

    梁氏一邊幫丈夫脫外衣,一邊笑道:“你回來了,我這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落地了,沒了鐲子能活,要是沒了你,讓我怎么活?”

    高如岳洗了一把臉,癱坐在屋檐下拍著胸口道:“這一遭還真是兇險,沒想到亂山里的馬賊居然如此的兇悍,以后再走這條路,就要多帶些人。”

    梁氏發愁道:“新來的縣老爺不是一個好糊弄的人,你總是不答應參加鄉勇,這么下去,他會拿你做娃樣子給別人看。”

    高如岳嘆口氣道:“當鄉勇頭子就要當糧長,你看看這大旱的年月誰家還能繳納起官糧?

    我要是當了糧長,天知道會逼死多少條人命,這些官老爺,剿匪不力,斷案不明,催糧撈錢倒是一把好手。

    我聽說新來的這個姓韓的縣令上任之初,就打造了百十口大箱子,看樣子不把這些箱子裝滿他是不會滿意的。”

    梁氏見羊毛口袋上有一個洞,就指著那個洞惋惜的道:“袋子破了你也沒發現?這一路上該灑掉多少鹽啊。”

    高如岳哼了一聲道:“本來沒破,是張庭槐兄弟兩干的好事,就他們這兩個狗娘養的,也敢勒索老子,此事定不與他干休!”

    梁氏道:“你不在的時候,張氏兄弟進了鄉勇,聽說很受縣令看重,官人小小心些,能不得罪他們就不要得罪。

    一會啊,妾身拿上兩斤鹽去他們家里走一遭,緩緩關系,鄉里鄉親的沒有什么過不去的大事。”

    高如岳搖搖頭道:“沒有那么簡單,平日里這兩兄弟見了我連大氣都不敢出,今天敢主動勒索我,一定是有人背后支持,爺爺倒要看看是誰這么大膽子敢跟我高如岳爭斗。”

    夫妻二人正在家里說著話,就聽墻外一陣喧鬧,緊接著自家的大門就被人從外邊踢開。

    高如岳霍然起身,抽出長刀就迎著進門的人走路過去,剛剛進門的張庭槐猛地見高如岳提著刀子過來,一個虎跳就竄出門外,高聲叫道:“高蠻子你聽著,奉縣太爺口令,捉拿你這個私鹽販子!快快出來束手就擒!“

    高如岳笑著從家里出來,用刀子指著張庭槐道:“如果你真心想拿我,城門口就是好地方,只是見我不愿意被你勒索,這才暗地里壞我好事是吧?”

    張庭松連忙道:“胡說八道!”

    高如岳瞅瞅周圍拿著鐵尺,鎖鏈的衙役們溫言道:“諸位哥哥也是舊相識,你們今日也跟著來為難我不成?”

    為首的一個老衙役推開張庭槐,張庭松兄弟拱手道:“高兄弟,非是我們一干老兄弟要拿你,只是縣太爺有令,不得不來。

    販運私鹽在我們邊地也算不得什么大罪,平日里誰不是哈哈一笑了之,可是呢,一旦縣太爺認真起來,販運私鹽可就是掉腦袋的大罪了。

    我聽說縣太爺希望高兄弟進鄉勇當頭領,高兄弟一直不愿意,如果高兄弟改了主意,當了這鄉勇頭目,這張氏兄弟不過是你手下的兩個鄉勇,捏扁了,揉圓了還不是憑借高兄弟的心意?

    至于販運私鹽,不過是一場笑話罷了。“

    老衙役的一番話,說的張氏兄弟一陣陣膽寒,如果高如岳真的狠下心當了鄉勇頭目,他們兄弟哪里會有好日子過。

    不等高如岳搭話,張庭松挺直了長矛就向高如岳刺了過去,張庭槐也將手中長矛掄圓了向高如岳當頭砸了下去。

    高如岳大怒,閃身躲過刺來的長矛,有探手捉住劈下來的長矛桿子,發一聲喊,竟然將張庭槐的長矛奪了過來,抬腿一腳將張庭松踹翻在地。

    張庭槐轉身就跑,一邊跑一邊大喊道:“造反了,造反了,高如岳造反了!”

    安塞縣不過是千把人小城,平日里就盜匪不絕,殺官造反之事時有發生,此時見張庭槐穿著鄉勇號衣狼狽逃竄,頓時信以為真,家家閉門,更有甚者跳墻之后就向場外跑。

    高如岳長刀在手,威風凜凜的站在街道中間,瞅著戰戰兢兢的老衙役道:“糧長我是不做的!”

    老衙役瞅瞅已經燒起來的狼煙,無奈的擺擺手道:“現在你想做都晚了,看在平日的情分上,你走吧!”

    高如岳怒目環睜揮動長刀道:“爺爺這就成了反賊是嗎?”

    老衙役警惕的瞅著如同瘋虎一般的高如岳,緩緩后退道:“事已至此,奈何?”

    高如岳大笑一聲道:“既然爺爺已經成了反賊,不妨坐定了這個反賊的名頭。”

    說罷搶步上前,將剛剛爬起來準備偷偷溜掉的張庭松一腳踹翻,腕子一翻,長刀就從張庭松的脖子上抹過,一道血光迸射,張庭松軟軟的倒地,雙手抱著冒血的脖子不斷翻滾。

    老衙役見高如岳起了兇性,知道不是高如岳的對手,也不上前捉拿,高聲道:“高如岳,鄉勇馬上就要合圍,你還不快走更待何時!”

    高如岳吐了一口帶血的唾沫,沖著衙役們道:“就你們這群狗賊,也配合圍你家爺爺。

    老狗,今天不殺你,回去告訴姓韓的,遲早有一天,爺爺把他的腦袋砍下來當球踢。“

    說罷,將奪過來的長矛插在地上,轉身進了家門。

    正要告訴妻子收拾細軟離開,就看見妻子梁氏已經抱著一個花布包袱乖乖的坐在雞公車上。

    高如岳長嘆一聲,將長刀背在背上,推著雞公車出了家門。

    小心的鎖好了門,就在衙役們遠遠地監視下,推著雞公車向城門口走去。

    他能感受到有無數的目光正透過門板縫隙瞅著他,只是沒有任何聲息,只有雞公車轱轆發出吱嘎,吱嘎的枯燥之音。

    城門口一個人都沒有,遠處的烽火臺上,傳來張廷槐得意的大笑聲。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