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田園嬌妻,農家小繡娘 > 第24章 你這是結了什么仇

第24章 你這是結了什么仇

    容生就是因為是從最底層摸爬滾打上來的,所以他特別顧忌普通百姓,菜也不定高價,這樣一來,這個酒樓光顧人群都不是太有錢。

    而這些人肯定也沒錢總來吃飯,他又不知道拉攏別的大顧客,所以現在的明月樓格外尷尬。

    既然是酒樓就該有個酒樓的樣子。

    “沈姑娘真是幾句話就說到我心坎去了,容某當初確實是體諒百姓,不過這么久我確實不好隨意提價啊。”容生有些無奈。

    “原來的東西不必提價,我說的藥膳,容掌柜可以定價定高些,第一是因為只有明月樓有,第二成本相對會大,第三容掌柜要利用這個提高顧客質量。”

    沈晚秋端著茶,輕輕吹過面上的茶葉,看著容生。

    “但是我有個條件,我不管你定價如何,我要五成,去除成本的五成。”

    這話倒是把容生驚著了,他認為沈晚秋這是女孩子不會做生意,既然這樣要價,“五成?沈姑娘不是說笑吧?”

    沈晚秋自然猜到了他這個反映,這的人腦子都是一根筋,不會從長遠來看,“對,菜譜我會提供,特殊調料我也會提供,我就算拿五成容掌柜也還有的賺,容掌柜好好想想吧。”

    容生這么一聽就在心里思索,現在就看他賭不賭了,良久,容生一拍桌子說道:“沈姑娘,容某就賭這次,反正不改變我這酒樓也開不了多久了。”

    容生這是將酒樓和未來全賭在沈晚秋身上了,但是正如沈晚秋所說開酒樓不是做慈善。

    吩咐小二拿了紙筆,容生擬了合同,兩人商討了一些細節然后就簽了合同,合同依舊是一人一份。

    “真沒想到沈姑娘還識字啊。”容生看她簽名,有些驚訝。

    沈晚秋將合同收好,然后就微微一笑,“小時候家父教過。”

    沈晚秋從明月樓出去就去了藥房,拿了一些藥材,主要是這里有些調料還是藥材,她得回去調制調料。

    藥膳主要都是各種湯為主,前世有很多調料,她想買些回去自己調一個,她還得想辦法制作一個。

    去了趟布莊,領了錢和布料她就回去了,她要在謝氏生之前把菜譜和調料弄完。

    就這樣想著,沈晚秋干勁十足的往家趕,謝氏預產期在即,她壓力山大啊,正走著,忽然樹林里竄出來幾個人,攔在沈晚秋面前。

    幾個人混混的模樣,為首的人伸著手就沖沈晚秋來了,沈晚秋趕緊躲過去,“你們是什么人,光天化日想干什么?”

    幾人一聽這話都笑著說道,“我老大要請你喝杯茶,乖乖跟我們走吧。”

    沈晚秋聽了這話有些慌,心想自己也沒得罪什么人啊,“你們老大是誰?”

    “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嗎,你自己走還是我們抱你?”說著為首那人就猥瑣的笑了起來,眼神一直在沈晚秋身上打量著。

    沈晚秋一步步后退,那些人一步步向前,這條路往常會有不少路人,今日格外的安靜,連個求助的人都沒有。

    沈晚秋急的額頭的汗珠不停往下滴,就在那個混混的手離她還剩五厘米時,沈晚秋嚇得閉上了雙眼,只聽一聲慘叫,自己就騰空起來了。

    睜開眼睛就看到了月明那張帥氣逼人的臉,月明抱著她站在一棵大樹上,底下為首的那人因為被打,朝著他們叫囂著。

    “停云,清場。”他淡淡的掃了下面的人一眼,然后就看向沈晚秋。

    沈晚秋此時站在樹上實在有些不穩,然后就抱怨道;“你為什么每次都要在樹上啊。”

    “樂意。”月明一副欠揍的表情。

    沈晚秋看著下面一群混混發出的慘叫,心里有些慶幸自己幸好和月明無仇,停云看了眼月明有些哀怨。

    他堂堂一個侍衛現在已經成了打手了,竟然來對付這些小混混。

    趁著沈晚秋發呆月明湊在她耳邊說道:“我可是又救了你一次,你要怎么報答啊。”

    沈晚秋看著他嬉皮笑臉的樣子特別想給他一巴掌,但是想到剛剛確實他救了自己,然后就很不情愿的說道:“謝謝了。”

    “這誠意可不夠啊。”

    沈晚秋瞪了眼這人,然后很是無奈,“那你想要什么?”

    “要么你請我去西湖春天吃頓好的,要么你答應我一個要求唄。”月明湊近對她眨了眨眼睛,那模樣差點讓沈晚秋淪陷了。

    不得不說月明是真的太好看了,渾身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盡管知道此人不簡單,沈晚秋還是沒有辦法去討厭他。

    西湖春天的飯她可請不起,看來這人就是故意的,沈晚秋恨得牙癢癢,“一個要求,你要什么?”

    聽到沈晚秋咬牙切齒的聲音,月明更開心了,“等我想好了再告訴你。”說著抱著沈晚秋一躍而下,沈晚秋自覺的把他抱緊,反正這么帥,這便宜不占白不占的。

    停云已經把那幾個混混用繩子掛在樹上,有些都暈過去了,月明把沈晚秋放下,然后看著沈晚秋問道:“你這是結了什么仇?”

    沈晚秋搖了搖頭,她心里實在想不起來自己得罪了誰。

    月明看了眼那些暈過去的人,“這也問不出什么,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記得你還欠我一件事啊,任意一件哦”

    說完還朝沈晚秋擠了擠眼睛,沈晚秋看著他好看的臉咽了咽口水,結果一轉眼就沒看到人,每次都沒看清他怎么消失的。

    心里還想著下次看看能不能讓月明教她功夫,但是一想到他那個賤樣子就把這個想法作罷,那人肯定嘲笑死她。

    她拿起背簍四下看了看就往家走,停云看著自家主子在樹上看著沈晚秋離開,心里有股說不出來的感受。

    沒走多久沈晚秋就聽到身后有馬車的聲音,沈晚秋本能讓道,退到一邊發現那是月宅的馬車有些好奇的看著。

    誰知馬車突然停了,一只玉手撩開簾子,“沈姑娘啊,上來吧,我捎你一程。”

    沈晚秋瞪著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月掌柜?”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田園嬌妻,農家小繡娘》,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