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田園嬌妻,農家小繡娘 > 第23章 傻子不好嗎

第23章 傻子不好嗎

    這事柳家不承認他們也沒辦法,鬧大了毀的也是沈夢心的名聲。

    一家人坐到半夜,沈家興不停嘆氣,張氏和沈夢心就跪在地上,后來還是沈夢茹開口道:“爹,要不讓姐先去休息吧。”

    沈家興聽了也沒說話,沈夢茹見狀連忙把沈夢心扶進房間。

    張氏見狀也松了口氣,見兩個女兒進去了,沈家興說道:“你起來吧,明天去找媒婆說家親,用最快的速度把她嫁了。”

    張氏聽了也是一愣,她沒想到沈家興會這樣做,但是目前除了這樣就沒別的辦法了,她點了點頭,然后沈家興就進去睡覺了。

    她起身揉了揉跪疼的膝蓋,也進了房間。

    次日張氏就去鎮上找了媒婆,按照她的意思,媒婆手里正好有戶人家,那人是獨生子,家里只有一個母親,父親死的早,不過留下一筆不小的財富。

    唯一的不足就是那人天生有點癡傻,所以一直沒找到媳婦,聽了這話張氏有些猶豫,讓自己的女兒嫁給給傻子,她是真的不忍心。

    所以就讓媒婆再找找,回家跟沈家興一說,沈家興就怒了,又在家里發了一頓脾氣。

    “你下午去應了,傻子不好嗎,傻子好糊弄,你女兒干出這樣的事還想嫁什么好人家不成。”

    沈家興的話沈夢心和沈夢茹都在里屋聽著,兩姐妹抱著哭,沈夢心還在想柳衍塵,她怎么也不相信他會不要自己,而且她現在還要嫁個傻子。

    她跟沈夢茹訴說著自己的心思,以及跟柳衍塵的種種,一邊說一邊抽噎,那樣子可憐至極。

    當天下去張氏沒辦法去找了媒婆,沒幾天男方就帶聘禮來提親了,聘禮倒是多,當天村上好多人來看。

    男方是隔壁村的,姓劉,提親那天只有他的母親和媒婆來,劉母一看就不是個好相處的模樣,奉茶的時候,劉母把手上的鐲子給了沈夢心。

    對她格外親切,但是張氏做母親的看得清楚,在劉母轉頭過去的時候是一臉的不耐煩,她又重重的嘆了口氣。

    她知道沈夢心嫁過去肯定沒有好日子過。

    半個月后就辦了婚事,劉家來接人的時候張氏哭的特別慘,沈家興差點又想揍她,關于沈夢心懷孕的事沈茂平不知。

    所以對于父母把妹妹嫁給一個傻子這件事十分不悅,后來沈夢茹拉著他告訴了他。

    他整日在鎮上跟李元安鬼混,家里發生了這等事都不知,而且妹妹受了那么多委屈,頓時悲憤交加,直接奔著柳氏就過去了。

    幸好沈夢茹眼疾手快把他攔住了,酒席上,他憋著氣一碗酒接著一碗酒的喝,后來賓客散去,他借著酒勁沖進了沈家興的房里。

    把沈家興嚇了一跳,剛想開口罵他,誰知沈茂平搖搖晃晃的看著沈家興說道:“爹,若妹妹他日有什么三長兩短我就殺光他們。”

    話一說完他就倒下了,但是他剛才那樣子確實把沈家興嚇著了,想來這件事確實從未告訴過他。

    沈家興嘆了口氣把他拖到床上,偷偷抹了把淚就出去收拾了。

    晚飯的時候深茂平還沒醒,桌上只有沈家興,沈夢茹和張氏,這頓飯吃的異常冷清。

    晚上,沈夢茹一個人躺在床上,摸著沈夢心睡過的地方竟然哭了起來。

    從小張氏和沈家興忙,都是沈夢心帶著她,不管父母如何偏心,沈夢心總會把好的東西留給她,只有她一個人看的到她。

    她的喜怒哀樂只有沈夢心一個人看的到,在她身邊睡了十幾年的人忽然不見了,她的天一下子就塌了下來。

    她恨張氏,恨沈家興,恨沈晚秋,更恨柳家的人,她把指甲狠狠掐進肉里,眼眸里映著深深的恨意。

    謝氏在房間里嘆著氣,她實在沒想到張氏會為了聘禮讓沈夢心嫁給一個傻子,關于沈夢心和柳衍塵的事她不知道。

    沈晚秋也一直裝作什么都不知道,此時看著謝氏感慨心下也是五味雜陳,對于柳氏的做法她依舊耿耿于懷。

    最近柳氏雖然還來找謝氏做衣服,但是她卻沒有以前熱情了,不是家人不進一家門,回憶起當日沈家耀的做法,這一家人真的是一樣的自私。

    幾天后,劉二帶沈夢心回門,看樣子好像沒受什么委屈,回來看到沈晚秋還是笑著的。

    沈晚秋也沖她笑了笑,然后就出了門,前一天正好下了雨,山上野菌子都冒了起來,沈晚秋背著背簍上了山。

    然后就去了明月樓,容掌柜看到她來了,連忙把她帶上了二樓雅間,上次他按照沈晚秋說的用這些野菌子陪著雞燉湯賣。

    果然賣的很好,湯很香,好多人是聞著香味進來的,這倒是讓他大吃一驚,心里對沈晚秋很是佩服。

    “沈姑娘,這野菌子我們賣的好,按你說的也不說是野山菌子,客人吃著倒是沒有顧忌。”容生一邊給沈晚秋倒茶一邊開心的說道。

    “我這次來是想問問容掌柜,關于藥膳的事考慮的如何。”沈晚秋端著茶不緊不慢的問道。

    她特別喜歡喝茶,這邊的茶倒是不比祥云布莊那月掌柜那的茶差,就是少了點感覺。

    “不瞞沈姑娘所說,容某對這個很心動,但是也有顧忌,我沒接觸過,如果真按姑娘所說,我還要請懂醫的大夫,這花費太高了。”

    “這我知道,藥材不便宜,我想問容掌柜一句,你考慮過你的客人都是什么樣的人群嗎?”

    沈晚秋看著容生不說話又繼續說道:“明月樓做到今天,主要顧客絕對不是普通百姓,如果是達官貴人,如果真的菜好他們一般不會太在乎價錢,容掌柜開酒樓不是做慈善。”

    “我說的藥膳,不是針對普通人群,至于懂醫的大夫不需要請,我會給你方子,你去配藥材就行,但是主要的東西我不會透露,該怎么入膳只有我懂,所以就算是你請了大夫也未必能做。”

    沈晚秋一針見血的把明月樓的狀況就說了出來,容生著實有些震驚,沈晚秋看過西湖春天的菜單,比明月樓高好幾倍生意卻依舊很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田園嬌妻,農家小繡娘》,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