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田園嬌妻,農家小繡娘 > 第20章 我是男人

第20章 我是男人

    “屬下明白,屬下定會為公子爭取到此等人才。”

    那人聽了甚是滿意,越來越覺得手里的茶有種說不出的甘甜。

    “你這是什么茶,不錯不錯。”

    月掌柜一下子愣住了,“就是普通的茶,公子若喜歡我馬上替公子備上點。”

    “好,你去辦吧。”說著將杯中茶一飲而盡滿意的離開了。

    留下凌亂的月掌柜,思索半天差點笑噴。

    沈晚秋自然是不知道這些事情,她買了一大堆東西,對于即將誕生的小生命,她很激動,也很害怕。

    關于月掌柜說的弄個作坊,她也不是沒想過,而且經過這段時間的觀察,她也有一些新信任的人。

    等謝氏生了以后,她再把和明月樓的生意做起來,有一定本錢,這作坊她是一定會開的。

    說道明月樓,這次沈晚秋也沒有去,她的想法是晾容掌柜一個月的,讓他好好想想,他的酒樓如果再不出點亮點,估計都要開不下去了。

    西湖春天都要包攬全部客人了,她打聽過,西湖春天的掌柜背后有人,所以容掌柜這種白手起家的人怎么拼的過呢。

    她回去的時候,正好又遇到深茂平和他那個兄弟,自從李元安上次見了沈晚秋后,總是找機會去沈家,卻一次都沒見到沈晚秋。

    這下見到了,臉上布滿欣喜之情,還沒等深茂平開口他就上前搭訕了:“你就是晚秋吧,上次我們見過的,你背這么多東西累不累啊,要不要我幫幫你。”

    說著也不等沈晚秋開口直接去拿沈晚秋背上的背簍,沈晚秋靈敏的躲過后有些生氣,這人實在太輕浮了。

    一旁的深茂平看到了,卻自然的將背簍背到自己背上:“元安走吧,你別嚇著我妹妹了,晚秋你先走。”

    沈晚秋看懂了他的意思,啥也不說的就走了,深茂平在后面看著李元安有些生氣。

    “元安,你答應我的,不打我妹妹的注意。”

    李元安聽了也有些不高興:“我就看她一個女孩子背那么多東西幫一把,你不至于吧,還跟兄弟生氣了。”

    深茂平意識到自己態度不太好,拍了拍李元安的肩膀就走了,他心里非常清楚李元安的為人,他有三個妹妹,不管平時關系如何。

    他做大哥的絕對不想自己妹妹被這樣的人毀了名聲,更何況毀了沈家的名聲,爺爺奶奶肯定也不會放過他。

    沈晚秋回到家,謝氏看到她空著手有些奇怪:“秋兒,你的背簍呢?”

    “大哥看東西多幫我背,他在路上有點事耽擱了,讓我先回來的。”沈晚秋怕謝氏擔心,只能這么說,幸好謝氏沒說什么。

    大房一家是可恨,至少深茂平和她沒什么過節,而且他家的爭斗他也沒參與,沈晚秋倒也不是很討厭他,盡管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深茂平回來把背簍送到了二房,張氏氣的臉鐵青,兩家關系如此不和,而且自己爹前陣子還因為沈晚秋挨打,這下倒好,自己兒子卻幫著二房,她哪能不生氣。

    深茂平一回來她就找深茂平說這事,哪料深茂平直接回房說要睡覺,這下子把張氏堵得有氣沒處撒了。

    看著柳氏在上房門口坐著繡花,她氣的就諷刺兩句;“喲,大小姐還繡什么花啊,手扎破了怕是半個月都好不了。”

    柳氏聽了這話很是生氣,接著就懟回去了:“大嫂說的是,我這手確實容易傷著,不像大嫂,恐怕針都扎不透吧。”

    說著還捂著嘴笑了笑,溫婉端莊,一副小女子的模樣,完美的襯托出張氏的粗枝大葉。

    張氏聽了這話哪能依,接著放下手里的東西朝柳氏過去了:“你說什么了,小妖精我可是你大嫂,敢這么說話,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訓教訓你。”

    就在張氏踏上上房門口的臺階上時,沈家耀從里面出來了,陰著臉看著張氏。

    “大嫂,你這是要干什么?”

    說著讓里面的柳衍塵把柳氏扶了進去,然后也不管張氏臉色如何直接說道:“大嫂,月娥懷著身子,要是有什么三長兩短,我可是不依的。”

    說完朝張氏看了一眼就進去了,張氏自討了沒趣回了屋,這下更恨沈晚秋了,現在上房跟二房走的近,對他們來說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午后沈夢心又去了那個山洞,柳衍塵已經等了好久了,一見到沈夢心一下子就抱住了她,這段時間兩人天天約會卻沒有進一步的事情發生。

    柳衍塵心里很是著急,他本來是想著玩玩她,但是這樣發展下去他可是一點便宜沒占啊。

    他親吻著沈夢心,然后試圖去脫她的衣服,沈夢心攔住了他,每次到這個時候總是攔住他,然后留著他難受。

    這次他也不依了,一下子松開了沈夢心,然后站起來不說話。

    沈夢心看到他這樣,突然慌了,柳衍塵從來沒對自己生氣,她去拉他的手,他也不說話。

    “衍塵哥哥,你怎么了,你生氣了嗎?”

    因為突然睡不著就想摘點桑葚吃的沈晚秋,正好經過,還聽到了動靜,就趴在洞口聽著,好像是沈夢心的聲音。

    怕驚動兩人,沈晚秋也不敢動,就這樣聽著,心里卻是波濤洶涌啊,這兩人什么時候搞到一起的,她怎么一點都沒察覺。

    怪不得柳衍塵最近不煩她了,原來是這樣啊,這沈夢心腦子在想什么,他們兩個無親無故的又不是不可以在一起,為啥要偷偷約會。

    正想著,洞內沈夢心在急的快要哭出來的時候柳衍塵終于說話了,沈晚秋因為只能聽到聲音,所以看不到柳衍塵那做作出來的失望表情,但是對沈夢心相當管用。

    他只冷冷的說了四個字,沈晚秋忽然就明白了他的意圖。

    “我是男人。”

    沈夢心聽了就是拼命道歉,然后哭了出來,柳衍塵趁機吻住她的嘴唇說道:“我不想看你哭,我會心疼的。”

    沈夢心聽了心下的決定更堅定起來,“衍塵哥哥,反正我早晚是你的人,我也不想看到你不開心。”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田園嬌妻,農家小繡娘》,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