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田園嬌妻,農家小繡娘 > 第19章 晚上還要伺候你

第19章 晚上還要伺候你

    柳衍塵這才將她放下來說道:“剛我看到你三妹了,怕她看到了會瞎說,剛才失禮了。”

    沈夢心聽到是沈晚秋頓時有些生氣,心里怨著沈晚秋,真是陰魂不散,還想破壞她的約會。

    沈晚秋睡得正香突然打了個噴嚏,謝氏還以為她著涼了,把被子往她身上攏了攏,熱的沈晚秋臉通紅。

    “夢心妹妹,你今日來,想必對我是喜歡的,等我回去讓我娘找人來說親你看如何。”柳衍塵這一番話把沈夢心徹底打動了。

    眼淚在眼眶打轉轉,任由柳衍塵借著安慰她的名義在她身上吃豆腐。

    “衍塵哥哥,你真的會娶我嗎?”沈夢心仿佛在夢里一樣,她有些不敢相信柳衍塵會娶她。

    柳家在江南也算富裕人家,她只是個村姑,而且柳衍塵長得這么好看,她自覺配不上他。

    柳衍塵聽了心下煩躁,這女人真難纏,哄她的話還當真了,他一下子堵住了沈夢心的嘴,接下來還用手撫著她的臉。

    被柳衍塵帶著,沈夢心徹底沉淪了,原來被人吻著竟然是這種感覺,在柳衍塵要進行下一步的時候沈夢心拒絕了。

    “衍塵哥哥,不可以,等成親了我就給你。”沈夢心喘著粗氣,一臉通紅。

    被打斷的柳衍塵相當不高興,但是又只好放下她,然后說道:“好,等成親了。”

    說完還是把手伸向沈夢心胸前,然后摟著她說道:“我只要這樣就行。”

    這下沈夢心倒是沒有拒絕她,小臉通紅的主動吻住了柳衍塵,接下來兩人就在洞中各種膩歪,真是少兒不宜。

    連續幾天沈夢心中午不在家,沈夢茹倒是疑惑了,這天她忍不住就問了沈夢心一句:“姐,你每天午后都去哪了?”

    沈夢心從小就跟沈夢茹好,所以也沒打算瞞著她:“是衍塵哥哥,他總約我去山上摘果子。”

    說著沈夢心臉又紅了起來,“這樣啊,那他可有對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沈夢茹一臉八卦的看著沈夢心,還壓低了聲音,生怕張氏聽見了。

    “放心吧,他為人很君子,他說等她回去就來提親。”

    “真的嗎?”沈夢茹聽了一臉羨慕。

    “那當然了,他是三嬸的弟弟,三嬸嫁過來了,他說的還能有假嗎。”

    “這倒是,那你自己也小心點,我聽說男的都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沈夢茹忽然抱住沈夢心,黑夜里,兩姐妹在被窩小聲嘀咕著私房話。

    張氏側是擔心不已,深茂平自從上次喝醉回家,沒幾天又出去了,她只好對沈家興撒著慌,問深茂平他也不說干嘛去,只說女人家的見識短。

    還說要做筆大生意,讓她向沈家興說說,要點本錢,這事倒是把她愁著了,她看著自家男人在旁邊打著呼嚕,有些猶豫。

    半晌她推了推旁邊的男人,“干啥啊,大半夜不睡覺的。”沈家興從睡夢中驚醒有些不高興。

    “相公,我有些事想跟你商量。”

    “啥事,快說,說完睡覺。”沈家興打著哈欠。

    張氏咬了咬嘴唇,“前幾天茂平跟我說,他要在鎮上做個生意,缺點本錢。”

    “什么生意?要多少錢?”沈家興一聽有些不高興,地道的農民百姓,還是會覺得種地踏實點。

    “相公你別生氣啊,他也就跟我這么一說,等過幾天他回家你問問他,要是真的可以,就給他點,萬一他真的發財了,那咱們不就跟著過好日子嗎。”

    沈家興聽了也有些激動,連連應下,張氏見這么輕松就說動了沈家興,頓時捏了把汗,想起什么,忽然滾到沈家興懷里。

    “相公......”張氏抱著沈家興,沈家興一下子就將她壓到身下。

    “白天要干活,晚上還得伺候你。”說完兩人便不可描述起來。

    為愛鼓掌的聲音傳到沈夢心耳里,讓她身體有些開始發熱,她看了看身邊熟睡的沈夢茹,多少次她都在房里聽著父母纏綿。

    她知道自己是渴望的,忽然她特別想柳衍塵,她用被子蒙住頭不讓自己去聽,直到聲音停止,她才慢慢睡去。

    第二天張氏心情明顯好了很多,看見沈晚秋都沒理,按她平時的性格是肯定要上前懟三懟。

    沈晚秋還納悶了,最近看沈夢心好像也很開心,大房這一家是攤上什么好事了,不過最近柳衍塵不怎么纏著自己了,這倒是讓沈晚秋開心不已。

    謝氏已經八個月了,沈晚秋除了備好孩子的用品,還去鎮上抓了十只小雞回來養著,另外還要準備謝氏月子用的東西,這幾日天天往鎮上跑。

    這次她帶著繡品去了祥云布莊,這次月掌柜卻像等了她許久似的。

    依舊搖著團扇,著大紅衣裳,慵懶的躺在椅子上,“沈姑娘近來可好?”

    “很好,只是我娘快生了,可能最近沒什么空閑。”沈晚秋拿出繡品,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天氣太熱了。

    月掌柜看她的樣子有些好笑,坐了起來,看了看繡品,依舊是不同圖案的刺繡,她心里大為震驚。

    “沈姑娘有沒有想過開一間作坊,找幾個靠譜的人幫忙呢?”月掌柜這句話倒是說道沈晚秋心坎里了。

    她有些無奈的擺了擺手:“恐怕現在是不成了,我娘那邊離不開人,不瞞您說,我們娘兩個現在只能維持生活,還不足撐起個作坊。”

    月掌柜似乎料到了,只是點了點頭,沈晚秋走后,房間的暗格里出來了個人,月掌柜立即跪下行禮。

    “主子。”

    “怎么樣,她同意了嗎?”此人有些急切,月掌柜搖了搖頭說道。

    “她說沒空,主子,她的那些點子是真的好,屬下看的出來,這姑娘在刺繡方面有些本事,如果能為我們所用,肯定是好的。”月掌柜說著有些激動。

    “這姑娘可不只是在刺繡上面有些本事,她會的你都不一定會。”那人說著端起沈晚秋喝過的茶喝了一口。

    月掌柜剛想開口,卻又閉嘴了,她看了看眼前一直有潔癖的男人,如果讓他知道自己喝了別人喝過的茶,不知道會是什么表情,想著她竟然有一絲期待。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田園嬌妻,農家小繡娘》,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