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女尊:有衿不寒 > 第17章 給小胖子賀生辰

第17章 給小胖子賀生辰

    李丞相剛準備說些什么,便被李正君攔住,沖她搖了搖頭。

    要說這胡氏,李正君之前也是看不上他的,整日里沒有一點兒大家閨秀的樣子,奈何他待瑾兒卻是真心的好,一開始李正君還懷疑他有什么圖謀,后來發現他是真心疼愛瑾兒,倒也對他親近了幾分,但凡瑾兒的生辰或者重大節日,這胡氏送的禮物比他這個親爹爹還要貴重。李正君想著他必是因自己只生了一個女兒,便對這家里唯一的兒子用了心思,再加上這瑾兒又是圣上欽點的八王君,日后自是風光無限的。

    故此,胡氏對瑾兒也是十分寵愛,瑾兒待他也相較于其他人多親近幾分。

    “胡爹爹……”李子瑾甜甜地沖胡氏叫了一聲,胡氏的臉上立馬笑開了花。

    “瑾兒乖,多吃些!”胡氏喜滋滋得不停地往李子瑾的小碗小蝶里夾菜。

    “好了!大晚上的吃太多對孩子不好,你莫要再夾了,坐下歇歇吧!”李丞相實在看不下去,終于忍不住開口說道。

    “妻主說的是,弟弟,坐下歇會吧!瑾兒還小,吃多了夜里積食。”李正君笑著攔住胡氏還不停夾菜的手,拽著他坐在旁邊的凳子上,幾人才開始拉起了家常。

    時間是生命堆積的城堡,那塊塊磚瓦就如時光留下的回憶熠熠生輝;時間是歲月種植的樹林,那片片葉子就如點點時光般晶瑩剔透;時間是用巧手清洗無數的發型,那根根秀發飄散著歲月的清香;時間是流淌無數次的河流,那**漣漪是幸福臉上花兒的綻放;我讀時間就像讀你,讀你的每一個眼神;讀你的每一句話語。

    斗轉星移間,當年那個小胖子已經四歲,身體倒是沒瘦下來多少,只是眼睛顯得大了些,莫寒有時候看著他,也會感嘆造物者的神奇,難得這樣胖竟還是個小美人兒。

    五歲的莫寒,在春暖花開的三月,提著她父后準備的禮物,由宮里的御林軍統領紀瀾親自護送到相府,參加自己未來夫君的生辰宴。

    要說這李子瑾,如今已經知道莫寒便是八皇女——自己未來的妻主。便是整日里粘著她,莫寒現在巴不得看不見他才好,難得的清靜還被自己的親爹趕到了小胖子的家,唉!一言難盡吶!

    “八姐姐來啦!”李子瑾老遠地看見莫寒提著一個小盒子過來,便急急忙忙迎上去,露出一臉的肉窩兒。

    “阿瑾,生辰快樂!希望你五歲的時候能瘦一點!”其實莫寒的本意是希望這個小胖子能瘦一點,身體健康。但聽在小胖子耳朵里便變了味道,她是在嫌棄自己胖的吧?

    本來高興的小臉兒瞬間垮了下來,蔫蔫地接過莫寒手里的禮物,用腳尖蹭著地面,一副委屈的小模樣兒。

    要說感情,莫寒對這么一個小屁孩兒哪里能有什么想法,但是,畢竟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倒是對他當弟弟般疼愛。感情這種事情強求不來,日后自己遇見了那個對的人,也不會顧及有沒有婚約,她自會有辦法讓母皇為她解除這門親事。人生本就短暫,哪里能夠被這一紙婚約束縛?愛情是這世間最美好的東西,她必須要用心去體會。

    莫寒伸手揉了揉小胖子的腦瓜頂,使得李子瑾本來低落的心情又雀躍了幾分。四歲的孩子本就是沒心沒肺的,一瞬間又高興地拉著莫寒的手往里走。

    莫寒進去時,里面坐的都是李丞相的家里人,眾人見她進來,紛紛向她行禮問安。

    “各位長輩無需客氣。今日寒兒受母皇鳳后所托,代表她們前來祝賀阿瑾的生辰,既然阿瑾稱呼寒兒一聲姐姐,今日寒兒便是晚輩,李姨便莫要多禮了!”莫寒年紀雖小,但涵養極好,幾句話說完,聽得眾人欽佩不已,都在心中默默贊嘆這位小皇女,便都熱情地招呼她入座。

    紀瀾陪坐在莫寒身邊,不時地與李丞相交談幾句,倒是李丞相家里的幾個男人,對莫寒是極其熱情的,甚至有一個待她比李正君還要親切幾分。

    “八殿下想必不識得,這位是妻主的側夫胡氏,平日里待瑾兒也是十分親近的,她必是初次見你十分喜歡,才對你熱情了些!”李正君見胡氏不停地給莫寒布菜,噓寒問暖,比自己這個親爹爹還激動,便笑著說道。這幾年來,因著胡氏對李子瑾的照顧和喜愛,李正君倒是與他走的極近,若不是如此,就憑他如此積極地討好莫寒,大家還必以為他是在為自己女兒的前途呢!

    “無妨,寒兒自己來便是!”莫寒有禮貌地笑著答道。

    她倒是覺得這胡氏有些奇怪了,一個側室竟在正室面前如此大膽,莫非這李丞相管家有方,家里的男人們相處極好?

    莫寒又轉而看向身旁的李子瑾,這胡氏待他倒是真心,滿眼都是寵愛,畢竟人的眼睛是不會騙人的。眼睛——說起來,這李子瑾眼睛不像李正君,反倒是更像這胡氏多一些,桃花眼角帶點粉,也難怪人家都說這孩子跟誰在一起久了就會長得像誰。

    莫寒用過這一頓熱情的飯后,便準備趁著天色還早,出去逛逛,這可是自己這一世第一次離開皇宮,不出去見見這女尊王朝的世界多虧啊!

    莫寒抬腳還沒踏出房門,李子瑾便呼哧帶喘地跑過來,抓著她的衣角眼淚汪汪地望著她,莫寒本想撒丫子就跑,奈何今日是他的生辰,莫寒難得的沒有拒絕,又留下來陪他玩了一下午的蕩秋千、抓蛐蛐兒,這可將李子瑾高興壞了。

    待莫寒出來時已近傍晚,她拒絕了李相留飯的好意,帶著紀瀾興沖沖地沖到街上,今日自己定要吃便整條街,再買些甜品齋的糕點給皇姐帶回去。

    總是人算不如天算,莫寒被紀瀾牽著小手,蹦跶著小短腿兒正朝前走著,忽然瞥見墻角躺了一個瑟瑟發抖的小孩兒,必是這樣的場景大家見怪不怪,并沒有人理會他。莫寒卻忍不住拉住紀瀾的手指了指那個孩子,紀瀾便一把抱起莫寒朝那人走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女尊:有衿不寒》,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