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恐怖悍刀行 > 【330】佛之戰國

【330】佛之戰國

    二人稍顯身手,頓時全場皆驚。

    秦月生氣勢全開,當從須彌袋內取出六件神兵手持之后,他率先動身,奮力一躍便朝著元通子飛撲而去。

    攜帶著一股狂風,大地都因此紛紛開裂,黃土飛揚,這便是宗師的力量。

    出手間,讓天地失色。

    元通子雙手合十,一道渾身潔白如玉的佛之法相豁然浮現,此佛像三頭四臂,表情為喜悲怒,手持四樣佛門法器,當秦月生襲來時,佛像當即就施展出了自己的手段。

    烏云繚繞,天昏地暗。

    秦月生眼前一花,瞬間就失去了元通子的身影。

    只見周邊場景大變,一道道由黃土形成的土柱沖天而起,反觀天上有龍卷洪水傾瀉而下,儼然一副天災劫難。

    秦月生不禁皺眉,就算是宗師,在揮手之間能夠施展出這等恐怖威力,未免也太夸張了一些吧。

    頓時他眼中碧落、黃泉一動,兩道異光上天入地。

    瞬時間,一切異相紛紛在秦月生面前瓦解崩潰,沒幾息功夫一切便都恢復成了正常。

    那元通子,正站在秦月生丈外的位置誦經,當異相被秦月生破解的那刻,此人口中的經文直接戛然而止,顯然是此僧在使用著什么能夠迷惑他人感知的手段。

    見到自己這手段如此輕易地就被秦月生破解,元通子臉上難免詫異,不過并未讓他驚訝多久,秦月生已是奔襲到了他的身前,直接就是神兵揮出,不留余力。

    元通子趕緊平地后移,頓時腳下步步生蓮,開滿了金蓮花,他身后那佛像雙掌拍出,與秦月生的攻勢頓時就撞在了一起。

    轟!

    以秦月生所在為起點,一道氣浪瞬間爆沖而起,蕩出十多丈遠。

    元通子伸手一點,便有大鵬鳥虛影浮現,攜帶著他沖天而起,輕而易舉的躲過了威勢。

    秦月生眼見元通子逃到了天上去,立馬邁腳一踏,祥云助力,直升百尺,當即就是以冰火神斧狂斬而出,施行間冰火凝聚,威力不小。

    元通子表情毫無波瀾,單手一拳打出,大量滾滾黑液瞬間蔓延,在他的背后凝聚成了一道黑圈,正好就懸掛于他的身后。

    砰!

    看似普通的一發拳頭與冰火神斧碰了個正著。

    秦月生往那黑圈內瞄了一眼,瞬間便見一片蒼涼荒蕪、恐怖罪惡的森羅火海,一個個凄慘的人在火海當中咆哮,舉手對天慘烈哀嚎。

    一絲絲冤戾飄散而出,隨著風一同在元通子的四周環繞,宗師秦月生身為宗師性格剛毅,在此刻依舊不禁感到了一絲心悸,自那道黑圈之內,竟仿若真的通往無邊森羅地獄。

    “你真的是佛門中人?”秦月生忍不住發出了自己的疑問。

    “世間無處不地獄,你亦身在此中。”元通子淡然說道。

    那些冤戾之力快速凝聚,最后化為一個巨大的半身骷髏,一掌就對這秦月生抓了過去。

    看到這具半身骷髏的瞬間,此地的士兵,不論是藤甲大軍的,還是大唐那邊的,全都痛苦的捂著自己的腦袋,雙眼發紅,表情極其猙獰,就宛若看到了世間最可怕的事情一般。

    不少心理素質差的人甚至都開始倒地嘔吐,渾身抽搐,昏死過去的亦是不少。

    秦月生的目光當中,便見那是一個巨大的白衣老婦,她的白裙在空中飄蕩,瘦如干柴的身軀下是大量蠕動的經脈,一張猙惡、丑陋、驚悚的臉龐面帶詭異笑容,同時還有灰白色的長發在空中飄舞。

    一只鉤爪般的爪子快速伸來,天色都開始變得昏暗。

    元通子淡然的看著秦月生,只要是人,心底里的最深處就都會存在著恐懼,下到普通人,上到仙人,全都不例外。

    這份恐懼可能是蛇,是黑夜里的破房子,是窗外不知名的響聲,是妖異,或者人偶、狗之類的東西。

    而元通子目前所使的這門神通,具有的便是這個效果。

    當年達摩祖師創建達摩寺,留下一大堆一流武學的同時,還傳下了世人皆知的四大神功。

    但沒有人知道,其實達摩祖師自創最厲害的一門武學,名為‘煉獄圣輪’。

    不過根據后面的修煉者所說,這煉獄圣輪本質上來看,已經脫離了武學的程度,他們更喜歡用‘神通’來稱呼這個。

    煉獄圣輪施展出來的時候,便可催生出所有目睹圣輪之人,心底里最原始的恐懼,從而讓敵人未戰先崩潰,從此精神喪失,變為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人人都說達摩祖師乃是一代武道巨擘,為人仁慈正義,心懷天下,是第一大善人。

    可達摩寺的傳承弟子們心里,一直隱藏著的一個疑惑,那就是達摩祖師為什么會自創出‘煉獄圣輪’這等詭異的神通。

    秦月生看著那巨大的老婦猙笑而來,心底里莫名就涌現出一股難以控制的顫抖。

    他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什么都不怕,畢竟曾經妖異鬼祟什么的,又不是沒有對付過,哪個不是被他給打成了魂飛魄散。

    但當一個體型如此大的老婦出現在自己眼前時,秦月生才意識到自己竟然打心底里畏懼這種東西,沒有任何原因。

    眼看著對方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秦月生伸手欲舉起神兵抵抗,但就在這個時候,他驚人的發現到,自己的手臂似乎麻木了。

    不知道什么時候,兩個體型佝僂的老婦已緊緊抓著他的手臂,抓的特別緊實。

    秦月生頓時暴怒,直接撐起金鐘罩,憤然對著那巨大老婦就使用出了千手化佛。

    在金鐘罩之上,千手佛法相瞬間浮現,千手千掌迅疾如暴風一般狂拍而出,巨大老婦一開始還可抵擋一二,但不出一二百掌,便只能凄嚎一聲,身姿直接潰散于天地間。

    “嗯?!”元通子難得的露出了驚訝神色。

    因為他竟然從秦月生這么一個外人的身上,看到了達摩寺的四大神功之一金鐘罩,以及另一門哪怕是達摩寺里都沒有的全新佛門神功。

    這二者的出現,簡直比秦月生短暫時間內就克服了心里的恐懼還要讓元通子感到難以置信。

    千手化佛消散的瞬間,秦月生全身猛地一震,整個人一化三,立馬又重新歸一,再次化三,相當奇怪。

    秦月生看著自己身體的異狀,心里也是震驚不已,因為他感覺到了,自己許久未修煉過的九陰九陽九世經,竟然自動運行了起來。

    一股極其怪異的滋味從秦月生身上流過,真讓他感覺自己似乎正在跨越太古,在歲月長河當中穿行。

    元通子警惕的盯著秦月生,每一位宗師都絕非等閑之輩,而秦月生帶給他的威脅則更為巨大,對方身上此時發生著的怪異表現,著實讓元通子不敢冒進。

    沒過幾息,秦月生又重新恢復了正常,雖然并未有什么明顯的變化,但是他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心里剛剛所產生的那些恐懼,全都成為了九陰九陽九世經的養分。

    發現到了這一點的秦月生頓時欣喜不已,卻是打算逼得元通子再多施展一些剛剛那種手段,于是乎他當即一躍而起,提劍便朝著元通子劈了過去。

    元通子同樣施展出金鐘罩,將秦月生的進攻一一擋下,然而秦月生可是多把神兵齊齊打出,就算是神功金鐘罩也擋不住吃不消,最終在秦月生的一記冰火神斧之下破碎開來。

    緊隨著秦月生直接就是一槍迅疾捅出,直逼元通子胸膛。

    元通子立馬伸手擋出,只見他的手掌以著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變成了金色,宛若金銅般,碰上紫龍精木槍的瞬間,他的手掌僅僅只崩裂出幾道細縫而已。

    這種細縫對于元通子來說,基本上可以說是忽略不計。

    “好強的鍛體!”饒是以秦月生也忍不住說道。

    武者外鍛以后,對于體魄的鍛煉就變得特別困難起來,可能修煉了很長一段時間都得不到什么太大的提升,故而在外鍛之后,才會把提升實力的著重點放到了內力上面。

    而從元通子這以肉身抗衡神兵的體魄情況來看,他的體魄絕對是鍛煉到了一個極其夸張恐怖的程度。

    若要做到這一步,可謂是難如飛升成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元通子擋下紫龍精木槍的瞬間,當即以另外一手舉起彈指,一道光束便被他給飛速彈出,快到以肉眼無法捕捉。

    達摩寺一流武學.拈花彈指!

    “喝!”秦月生大喝一聲,體內九陰九陽內力爆發而出,愣是在周身聚集起一層極其厚實的護體內力,元通子的那拈花彈指剛剛擊碎金鐘罩,便被秦月生以護體內力給擋了下來。

    二人不分勝負的纏斗連連,具都難以分出高下,元通子一身體魄皆已鍛到了極致,秦月生就算是滿手神兵,也只能打他個皮膚崩裂。

    世人只知達摩寺有四大神功,易經筋、洗髓經、金鐘罩、童子功。

    其中金鐘罩最為出名,當為天下第一護體神功,但鮮少有人知曉,童子功乃是一門鍛體神功。

    將此功修煉到極致,便是金剛不壞體、金剛不壞身,眼下秦月生所看到的元通子,便是如此。

    砰砰砰!

    二人時而在空中打斗,時而落回地面以武學對抗,一時間打的是轟鳴陣陣,地裂崩塌,搞得藤甲大軍直接選擇后撤五里,以免被這兩名宗師的打斗余威所波及,元通子雖有金剛不壞身,但若長時間拖延下去,也不是個辦法。

    秦月生被他一掌打退,正欲上前再戰時,突見元通子表情怪異的看著自己,似乎說了幾個字。

    擁有著碧落瞳的秦月生自是能夠將對方的嘴型給全部看在嘴里,電光火石之間,細思之下,迅速得知元通子悄然說的竟然是……

    “佛之戰國。”元通子說道。

    嗡!

    玄武關的上方,整片天空突然間就變得五彩斑斕了起來。

    一道道光線在空中不停的折射,最后顯得極其迷幻。

    傳聞中,佛門諸佛都棲身于一個叫做琉璃天的地方,那里干凈到一塵不染,十分的純粹、純凈。

    而琉璃天的一切,都會散發著五彩斑斕的光芒,當看到那種光芒,就會讓人感到心靈都沉靜了下來。

    此刻的天空,像極了傳說中的那琉璃天。

    只見琉璃天上彩云浮現,一尊尊大小不等、外貌不同的佛陀盤坐于琉璃天上,但體型最小的也有兩丈多長。

    “你也是命星之人。”秦月生驚道。

    自當初的袁無敵后,秦月生又再次見到了一個全新的命星界域——佛之戰國。

    這份宛若神跡般的命星界域一經出現,頓時就震懾到了在場的所有人,不管是出自巴蜀的藤甲大軍還是大唐的守軍,全都紛紛非常虔誠的跪倒在地,對著天上諸佛膜拜。

    元通子浮于半空當中,佛之戰國就在他的頭上,此時此刻,他仿若已經化為了這天地間最引人矚目的存在。

    最接近佛的人。

    “小僧好多年沒有和命星之人交過手了。”元通子俯視著大地說道。

    開了命星界域的元通子,連說話聲音都變得飄忽宏大了起來,讓人聽著就感覺位于一座山谷當中,耳邊盡是一重重的回音。

    秦月生當即一躍而起,同時也釋放出了自己的命星界域。

    頓時天空中再次異變,一座巨大的仙宮直接撞向元通子的琉璃天,只聽一聲堪比山岳對撞的巨響傳蕩,兩個命星界域竟然就這么連接在了一起。

    秦月生心念一動,仙宮之內立馬就飛出來大量的天兵天將,手持長槍朝著佛之戰國飛了過去,欲要大戰諸佛。

    而佛之戰國內,那些盤坐著的諸佛座下瞬間金蓮綻開,一個個身著琉璃甲、手持禪杖、金剛杵的佛兵大量出現,亦是以著洪流之勢迎向了秦月生的那些天兵天將。

    蒼穹之上一時間變得紛亂異常,戰況十分激烈,簡直駭人聽聞。

    從古到今誰出去,有誰親眼見過這等仙佛大戰,簡直是大開了眼界。

    秦月生看了元通子一眼,二人同時步入自己的命星界域之內,隨著命星之人的加入,兩個命星界域的面積頓時間再次擴大,夸張到將玄武關所在的這片天空,全部給遮掩的滿滿當當。

    讓人再也無法看到天上的太陽。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恐怖悍刀行>,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