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389章 我太難了!

第389章 我太難了!

    (ps:今天再次被警告,被屏蔽了十來章。而且要是不修改,書都保不住。

    沒辦法,白袍只好將最近的章節大改,喇嘛教的內容全部刪除了,然后融合成了新的三章。所以這章的劇情,會和前面的有些出入,連接不上。麻煩大家回轉去,看一下前面三章修改后的內容。386、387、388章。

    之前訂閱了的書友,回轉去看,不會重新收費的。

    很對不起各位訂閱的書友,對你們閱讀上帶來的困擾,白袍感到萬分抱歉。

    沒想到這也會是敏感內容,以后白袍會更加注意這方面。)

    抓走小蝦米的怪異老僧自爆而亡,莫名其妙,張敬和燕清風都來不及審問他到底為什么要抓走小蝦米,目的是什么。

    整件事都透露著一股詭異!

    雖然表面上看上去,他是最近長安城小孩被害的殺人兇手,但張敬始終覺得這件事有貓膩。

    他抓走小蝦米并沒有想要殺人的意思,反而更像是為了給小蝦米灌頂。

    哪怕到了最后關頭,他寧愿付出自己的性命自爆,化作火焰卷向小蝦米和小女孩,也依然沒有害人的心思,依然是在幫兩個小孩。

    這讓就算對老僧心懷殺意的燕清風,也都有些懵了。

    回到長安城后。

    黑玫瑰看見小蝦米平安回來,自然是驚喜不已,對張敬感恩戴德。

    只不過小蝦米現在依然處于昏迷之中,雖然經過檢查沒什么問題,但也讓人免不了擔心。

    至于和小蝦米一起被抓的小女孩,名叫羅桑,父母是西域人,來長安城做生意,已經在長安城住了很多年了。

    她和小蝦米是好朋友,被抓時還在一起玩耍。

    兩個小孩昏迷了一整天后,第二日終于清醒過來。

    清醒過來的小蝦米倒是沒有多少變化,還是那個人小鬼大的小屁孩,古靈精怪。但是他卻忽然跟黑玫瑰說,他想起了一些前世的記憶。

    還說他想去西域一趟,他覺得哪里有什么東西在等著他。

    這讓黑玫瑰嚇得不輕,還以為小蝦米是不是得了失心瘋,或者是中邪了。

    她趕緊再次帶著小蝦米來找張敬,想請張敬幫小蝦米看看病。

    “沒有中邪,也沒有得病。沒有任何問題。”

    張敬檢查完了之后說道。

    小蝦米對此并不意外,一副小大人模樣的對著黑玫瑰攤攤手,說道:“看吧,我說我沒得病吧?玫瑰姐你偏偏要說我得病中邪……唉,拿你可真沒辦法!”

    黑玫瑰聞言狠狠敲了敲小蝦米腦袋,隨即又還擔心的問張敬:“張道長,小蝦米他真的沒事嗎?”

    “當然是真的。”張敬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頗為好奇的看著小蝦米,問道:“你真的想起了一些前世的記憶?”

    小蝦米認真的點了點頭。

    張敬打量了小蝦米半響,眼神意味深長,最后才看向黑玫瑰,說道:“既然如此,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帶小蝦米去西域走一趟。”

    黑玫瑰直接大叫出聲:“張道長,你該不會真的相信小蝦米的話吧?回想起前世的記憶?這怎么可能嘛!”

    張敬笑了笑沒說話。

    要是以前,他估計也不會相信這種話。

    但是前不久修為突破到法師境中期,陰神有了質的變化,張敬便已經有過這種猜測。

    奪舍重生,雖然條件無比苛刻,幾乎不可能。

    但這種事情,總歸是有一線機會的。

    特別是像小蝦米這樣,并不是奪舍,而是將自身的一縷精魂投入嬰兒體內,類似于轉世重生,在西域某些宗門的秘法中,的確是存在的。

    再聯想到抓走小蝦米的那位奇怪老僧,不惜性命為代價,也要幫小蝦米灌頂。

    或許他就是西域某個宗門的護法,來長安城的使命就是要讓小蝦米明悟前世今生,所以才會哪怕付出性命為代價,也在所不惜。

    只不過,為什么小蝦米會是尊者轉世?

    和小蝦米一起的小女孩羅桑又是什么身份?

    甚至,老僧為何還要對燕清風的兒子燕百味出手?

    難不成燕百味的兒子,也有可能是某位尊者轉世?

    老僧是如何找到長安城的?

    一連串的問題,都得不到答案。

    “馬丹!怎么感覺我好像丟了一段記憶?是不是我搞忘記了什么啊?”

    張敬在心里吐槽道。

    這種感覺,就像是前世網絡上看連載小說,忽然發現有好幾章莫名其妙的被和諧了,情節缺失,前后連貫不起來。

    眼看一樁大案的謎底就要揭曉,卻忽然被卡主,叫停不讓寫了!

    可真是太難了!

    讀者們覺得很難,作者更會覺得很難!

    大家都沒著沒落,沒上沒下的。

    ……

    最終,為了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消除小蝦米的‘心病’,再加上有張敬的診斷,黑玫瑰還是決定帶著小蝦米去西域看看。

    小女孩羅桑也是如此。

    她倒是沒有覺醒什么前世記憶,不過她被老僧灌頂之后,佛性靈性大漲,覺得自己與西域佛門有緣,所以也想過去看看。

    還好。

    燕百味沒有這種想法。

    要不然燕清風、江小月夫妻兩人就該抓狂了。

    至于張敬,當然也不會去西域了。

    西域對他來說沒什么吸引力,也不會有太多功德值給他刷。

    而且最重要的是,要是踏入了那片土地,說不定什么時候就突然消失了,被直接和諧掉那種。

    emmmm~~~

    不知不覺,就在長安城呆了大半個月。

    宋子隆對于蛾妖盈盈的感情,比所有人想象的還要深很多。

    即便蛾妖已經死去有一段時間,他卻一點也沒有從悲傷中走出來。

    張敬因為蛾妖盈盈怎么說,也算是間接死在他手中的關系,不方便去宋子隆家里看望他。但是根據周三元等人經常去看望的消息來看,現在的宋子隆似乎完全沒有了甘田鎮保安隊隊長的樣子,不再意氣風發,胸懷抱負。

    反而整天借酒消愁,醉生夢死。

    不管誰去勸都沒用。

    甚至現在宋子隆都不想再回甘田鎮,繼續當保安隊隊長。

    但是宋子隆不回去,周三元等人卻是要回去了。

    他們家又不在長安城,這次來長安城屬于出差,總不能在長安城一直住下去。

    玩了好幾天,該回甘田鎮了。

    于是周三元等人商量了一下,準備后天便動身。

    動身前這兩天再好好勸勸宋子隆,看看能不能讓他們隊長重整旗鼓,振作起來。

    要是能勸說宋子隆和他們一起回去,那就再好不過。

    至于張敬,也有些糾結。

    他考慮著自己接下來是繼續朝著前方游歷天下,尋找可以刷功德值的地方,還是再回甘田鎮一趟看看。

    甘田鎮的‘氣運’似乎已經被他用光了,好幾個月的時間也沒有什么可以刷功德值的機會。

    倒是離開甘田鎮后,功德值一波又一波的收割。

    不過,張敬沒有糾結太久,很快就做出決定,還得再回甘田鎮一趟。

    “張道長,你看!誰來找你了!”周三元推開張敬客房的門,笑呵呵地大喊道。

    張敬回頭一看。

    跟著周三元進來的,是位留著齊耳短發,穿著白色女士小西裝,有種后世職場白領氣質的美女。

    此人正是朝暉日報在甘田鎮分社的女記者,舒寧。

    “你怎么來了?”張敬對于舒寧自然是印象比較深刻。

    不是因為她長的漂亮,也不是因為她看似不顯山漏水的身材其實很好,也不是因為她氣質有點吸引人……

    好吧。

    或許是有點這方面的原因。

    但最主要的,還是這姑娘太執著,自從他除掉雷罡,救了甘田鎮的百姓之后,這姑娘就崇拜上了他,一直想給他做個專訪,采訪他。

    甚至還偷拍他!

    搞得張敬不勝其煩。

    “張道長,總算找到你了!”

    舒寧驚喜的看著張敬,沖上來就要握張敬的手。

    張敬不著痕跡的躲開,頗為頭疼地道:“舒寧姑娘,有什么事情嗎?”

    咱們說話就說話,別動手動腳的好不好?

    他還以為舒寧竟然追到了長安城來要給他做專訪呢!

    結果張敬這次是誤會了。

    舒寧這次回長安,是給報社總部匯報分社工作的。

    她之所以經過多方面打聽,找到張敬的下落,是想告訴張敬帶來了一個大消息!

    原來。

    在張敬他們在長安城的這段時間,甘田鎮發生了一件大事!

    形勢變得很不妙,動蕩不安!

    不過造成這一切的,并不是有什么妖魔鬼怪在作怪,而是甘田鎮出現了一個‘神’!

    這個‘神’無所不能,不但能幫人治病,甚至經過他的洗禮教導后,更是可以棄惡從善!

    就算是鎮上最可惡的流氓、惡棍,被他洗禮后,都完全變了一個人,變得溫良恭儉讓,十分懂禮貌!

    于是,這位‘神’在甘田鎮深受歡迎,還組建了一個神教,威信、忽悠人的本事,比當初的雷罡有過之而無不及,就算毛小方都難以抗衡。

    當然。

    按照道理來說,這應該是好事。

    畢竟壞人變成好人了。

    可是舒寧這個女人,總是喜歡特立獨行,不喜歡從眾,似乎有點叛逆的感覺。反正只要是大部人覺得好的,她就會覺得不好。

    而且她還有很強的先入為主的觀念。

    就像當初她最先認定了雷罡是大師,絕對張敬和毛小方不屑一顧,覺得兩人是神棍。

    現在張敬徹底折服了她,她便覺得張敬才是真正的高人,對于甘田鎮剛冒出來的‘神’不感冒,總覺得他是另有目的,在醞釀什么陰謀。

    所以趁著回長安城匯報工作的機會,趕緊找到張敬,想讓張敬回去拆穿那‘神’的真面目。

    張敬聽完后也的確很詫異。

    教導后就能讓人棄善從惡?改掉壞毛病?

    怎么有點真雷電法王楊永信的感覺呢?

    ~

    抓走小蝦米的怪異老僧自爆而亡,莫名其妙,張敬和燕清風都來不及審問他到底為什么要抓走小蝦米,目的是什么。

    整件事都透露著一股詭異!

    雖然表面上看上去,他是最近長安城小孩被害的殺人兇手,但張敬始終覺得這件事有貓膩。

    他抓走小蝦米并沒有想要殺人的意思,反而更像是為了給小蝦米灌頂。

    哪怕到了最后關頭,他寧愿付出自己的性命自爆,化作火焰卷向小蝦米和小女孩,也依然沒有害人的心思,依然是在幫兩個小孩。

    這讓就算對老僧心懷殺意的燕清風,也都有些懵了。

    回到長安城后。

    黑玫瑰看見小蝦米平安回來,自然是驚喜不已,對張敬感恩戴德。

    只不過小蝦米現在依然處于昏迷之中,雖然經過檢查沒什么問題,但也讓人免不了擔心。

    至于和小蝦米一起被抓的小女孩,名叫羅桑,父母是西域人,來長安城做生意,已經在長安城住了很多年了。

    她和小蝦米是好朋友,被抓時還在一起玩耍。

    兩個小孩昏迷了一整天后,第二日終于清醒過來。

    清醒過來的小蝦米倒是沒有多少變化,還是那個人小鬼大的小屁孩,古靈精怪。但是他卻忽然跟黑玫瑰說,他想起了一些前世的記憶。

    還說他想去西域一趟,他覺得哪里有什么東西在等著他。

    這讓黑玫瑰嚇得不輕,還以為小蝦米是不是得了失心瘋,或者是中邪了。

    她趕緊再次帶著小蝦米來找張敬,想請張敬幫小蝦米看看病。

    “沒有中邪,也沒有得病。沒有任何問題。”

    張敬檢查完了之后說道。

    小蝦米對此并不意外,一副小大人模樣的對著黑玫瑰攤攤手,說道:“看吧,我說我沒得病吧?玫瑰姐你偏偏要說我得病中邪……唉,拿你可真沒辦法!”

    黑玫瑰聞言狠狠敲了敲小蝦米腦袋,隨即又還擔心的問張敬:“張道長,小蝦米他真的沒事嗎?”

    “當然是真的。”張敬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頗為好奇的看著小蝦米,問道:“你真的想起了一些前世的記憶?”

    小蝦米認真的點了點頭。

    張敬打量了小蝦米半響,眼神意味深長,最后才看向黑玫瑰,說道:“既然如此,我覺得你最好還是帶小蝦米去西域走一趟。”

    黑玫瑰直接大叫出聲:“張道長,你該不會真的相信小蝦米的話吧?回想起前世的記憶?這怎么可能嘛!”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我師叔是林正英>,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