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西游之妖行紀 > 第三百零八章 林暗羽驚風

第三百零八章 林暗羽驚風

    “前輩放心便是。”太攀應了一句,下一個剎那,森然的殺機,在羽驚風的眉心祖竅當中綻放開來,嫣紅若血,如同是一朵最為妖冶的花一般,無數的花瓣,層層疊疊的,幾乎是無窮無盡。

    眉心祖竅當中,羽驚風的元神,那一只金翅大鵬,看著這一朵妖冶的話,目光當中,盡是恍然——倏忽之后,這一朵妖冶的花,那層層疊疊的花瓣,全都散落開來,懸浮于羽驚風的眉心祖竅之內,如同是年節的時候,萬家的燈火一般。

    只是,那萬家的燈火所寄托的,是無限的希望,而這散開來的花瓣當中所隱藏的,卻是那無窮無盡的森然殺機。

    “叮叮當當……”那無數的符文構成的鎖鏈,搖曳著,搖曳之間,竟是有叮叮當當的聲音響起,而在這聲音響起的剎那,這屬于眉心祖竅當中的靜謐,也是在一瞬之間被打破。

    于是那無窮無盡的星火,在一瞬之間,就如同螢蟲一般,卷上了那符文構筑的鎖鏈。

    雷火交錯的炸裂聲,以及叮叮當當的聲音,時不時的響起……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無數的螢火,終于是徹底的堙滅,而這個時候,那雷火符文所構筑而成的鎖鏈,也是七零八落的,不成樣子——

    “好!”

    “好!”沙啞而又尖利的聲音,從那金翅大鵬的口中響起,聲音當中,那金翅大鵬,猛然振翅一抖,于是那定魄針的尾部,千瘡百孔,滿是斑駁的鎖鏈,也是在這振翅之間,簌簌的斷裂開來,化作無數不成體系的雷火符文,被羽驚風的真元一沖,便是徹底的消散。

    “久在樊籠,復返自然!”

    ……

    “不妙!”幾乎是在那金翅大鵬振翅的同時,這無回谷的正中間,端坐于那談睡眠面,低垂著眉眼的道人,陡然抬起了雙眸,“有一枚定魄針,被破去了!”

    隨著這道人的言語,那一百零八根雷火柱的影子,接連不斷的浮現在他的眼前,最后,一根雷火柱上,一道淺淺的,充斥著殺機的劍痕,映入其眼簾當中。

    “以殺意沖毀雷火。”

    “倒是有些想法。”

    “可惜,你此時便出了劍,那這一百零八根雷火柱,你又當以何物破之!”稍稍之后,這道人目光,重新的垂了下來,而起言語當中,也是充滿了不屑之意,不屑當中,又有著隱隱的惋惜。

    “所謂關心則亂。”

    “鎮守長安近五百年的武安侯風孝文,也不過如此罷了。”

    這道人,竟是認為,那沖破雷火鎖鏈的殺機,是出自于武安侯風孝文。

    “師叔如何認為,此便是那武安侯風孝文所為?”話音才落,這道人的背后,一個神境大修,緩緩的踏出來,朝著那道人躬身——這神境大修,赫然便是當面吞食妖靈血肉,將風孝文誘進這法陣當中的呂靈秀!

    “你可知,風孝文腰間的那一柄長劍,是何來歷?”這道人,依舊是低垂著目光,看也不看背后的那呂靈秀。

    “世人所云,風孝文五百年間,孕養了一劍之力。”

    “聽師叔之意,莫非,除了那一劍之力以外,風孝文手中,那一柄長劍,還有什么說道?”

    “總不可能,是那萬鍛通靈之兵吧?”

    “弒神兵!”

    “這瀲光劍上的殺機,莫非是弒神兵不成?”羽驚風的眉心祖竅當中,那金翅大鵬,在云空之上,疾若閃電的,盤旋幾個來回以后,復又落回到太攀的面前,顯化做一個金袍的道人。

    而此時,這道人臉色急切,雙手牢牢的抓住太攀的衣角。

    “快告訴我,那瀲光劍上的殺機,莫非真的是弒神兵不成!”

    聽著這羽驚風那急切的言語,太攀眉頭稍皺,不動聲色的,往后退了兩步。

    “你難道就不奇怪,我緣何一見到你,就愿意將生死托之于你手?”見著太攀這防范的動作,羽驚風也是冷了一下,旋即,他便是察覺到了自己的唐突,然后出聲。

    不待太攀詢問,他便是自顧自的,繼續說道。

    “因為那瀲光劍!”

    “我一見你要見的那長劍,便認了出來,這長劍,必然便是瀲光劍了!”這道人用肯定無比的言語道。

    “前輩倒是好眼力。”太攀神色不變。

    “不知前輩,又是如何識得這瀲光劍的?”

    “哈哈哈哈,我又怎么可能不識得這瀲光劍?”

    “我便是將自己都忘了,也都不可能忘記這瀲光劍!”羽驚風笑著,臉上的皺紋,都似乎是感受到了他內心的欣喜,在歡呼雀躍一般。

    “你這瀲光劍,可是從風孝文處得來?”這道人抬眼看了一眼太攀的臉色,然后便是從太攀的神色之間,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那風孝文,難道就不曾告訴你,這瀲光劍,是誰人打造?”說到這里,羽驚風的言語之間,稍有不滿的同時,又充滿了得色。

    “莫非……”太攀在后退了一步,目光當中,也是帶上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不錯,這瀲光劍,正是我所打造出來的!”羽驚風的眉眼當中,盡是欣然之色。

    聽著這話,太攀眼中的驚異,已經是完全無法掩飾。

    鍛鑄打造之功,向來不是修行者的強項,而這其中,妖族于此項,更是有為薄弱。

    太攀于山中十數年,從來不曾聽聞過,有哪位山中前輩,善于鑄造之類,休說是山中的妖靈,便是那些在萬靈山中求生的凡人們,也從來沒有說有哪一位,精于鑄造之類的,若非是如此的話,太攀又何必要舍近求遠,為了一柄量身打造的兵刃,在那別柳山莊當中,徒耗時間?

    而現在,太攀竟是從面前的這大妖之口,聽得自己眼前的這大妖,便是一位精于鑄造的大匠,這又如何不令太攀,驚異無比的同時,又欣喜交加?

    若是這位大妖愿意出手的話,那自己未來的那趁手的兵刃,豈不是唾手可得?

    這一刻,太攀似乎是完全不曾想到,他的這想法,無異于是在一位父母的面前,毫不掩飾的,嫌棄他家的兒女……

    “看來天師府中,還不知曉前輩有此大能,若非是如此的話,我也不可能在這雷火陣中,見到前輩。”太攀道。

    說到這里,兩人的情緒,都是不由得的低沉了下來。

    “唉,且出去說吧,外面的孩子們,該等急了!”羽驚風也是搖了搖頭,然后體內的真元一動,太攀的身形,便是從其眉心祖竅當中消失不見。

    “還是這樣要舒坦一些!”太攀面前,羽驚風已經是顯化做了人形,一邊感慨著,一邊揉著自己的眉心。

    “來,劍給我!”在眉心當中,揉了幾下之后,羽驚風便是朝著太攀伸手道,而太攀腰間的這瀲光劍,似乎也是察覺到了羽驚風的氣機一般,微微的震顫起來。

    見此,太攀心中最后的一抹懷疑,也終于是徹底的散去,從腰間,將這瀲光劍解了下來,遞給了面前的大妖。

    “誒,別動!”

    “還是就這樣的好!”正當太攀想要連身上的罩袍也一起取下來的回收,羽驚風也是急急忙忙的伸手一按,止住了太攀的動作。

    太攀愣了一下,心中稍顯感動。

    “瀲光劍,瀲光劍……”羽驚風此時,卻是沒有理會太攀,他只是將那瀲光劍,高舉到眉心處,然后另一只手,從瀲光劍的劍柄處,緩緩往下,在瀲光劍的劍橋上輕輕的撫摸著,一臉的感慨。

    感慨之后,羽驚風忽的按住那劍柄,想要將瀲光劍個拔出來,見此,太攀的臉色,也是一邊,顧不得誤會,忙忙的伸手,掌心吞吐著真元,將羽驚風給牢牢按住。

    “前輩,慎之!”

    “當真是……”羽驚風的臉上,先是感慨之色,化作不虞,然后又倏忽之間回過神來,目光當中,也是帶上了些許的探究之色。

    等到從太攀的目光當中,得到了肯定的回應之后,羽驚風才是帶著無限的遺憾之色,將手中的瀲光劍,給收了起來。

    “還好,還好,險些鑄下大錯!”羽驚風一邊感慨,一邊將手中的瀲光劍,重新的交還到太攀的手中。

    “那接下來,還是待你施為吧!”看著太攀將那瀲光劍接過,羽驚風的眉眼當中,也盡是遺憾之色。

    太攀接過那瀲光劍,如先前一般,拇指于劍格上,一松一扣——森冷的涼意席卷之后,羽驚風背后,那三十余的小妖們,全都是顯化出了化形的模樣來,一個個的,狼狽無比,身上的衣衫,多有破漏。

    “接下來,還請勞煩羽前輩,帶著他們一起往這法陣的外圍而走。”

    “不要往那陣中而去了。”看著稍稍休整之后,便帶著一眾小妖們,想要繼續往這天罡雷火陣的核心處而去的羽驚風,太攀也是一個閃身,將他們攔下。

    “你這是什么意思?”見此,羽驚風的臉色,也是沉了下來。

    “前輩,這法陣的破綻,雖然在那天罡雷火柱處。”

    “但那天罡雷火柱之處,必然是九死一生之局!”

    “前輩等人,若是到了那處,就算這天罡雷火陣被破開,前輩等人,又該如何求生?”太攀勸道。

    “怕死的妖,就不會被天師府給扔進這天罡雷火陣當中了。”羽驚風看著太攀,神色平靜,而隨著羽驚風的這一句話,他背后的那些狼狽無比的小妖們,也是陡然之間,挺直了脊背。

    雖依舊是狼狽無比,但卻有無形的精氣神,貫穿其間。

    “更何況,風孝文他們,是為了我等突入此間的。”

    “我等又如何能在此時,棄他們而不顧?”

    “再者,這天罡雷火陣,想要破去,談何容易?”

    羽驚風搖著頭,“若是風孝文他們,力有不逮,又當如何?”

    “這位朋友,你援手之恩,羽驚風已經謝過,但接下來,便是我萬靈山之事,是人妖之爭!”

    “你就不必,繼續牽扯此間了!”羽驚風伸手,將太攀推到一旁。

    “還是說,你施恩于我,是想要從我口中,得知什么東西?”

    “告訴你,癡心妄想!”

    “人妖兩立,你以為,這區區逢場作戲,我羽驚風,難道還看不出來?”羽驚風的神色,倏忽之間,陡然一轉,其動作,更是沒有絲毫的含糊,在第一時間,在將那些小妖們護住的同時,手中也是捏了印決,喚來暴風,朝著太攀席卷而過。

    太攀本能避讓的同時,那羽驚風,已經是裹挾著一眾小妖,從這凌亂的戰場上離開……

    看著一行三十多人,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太攀都還愣愣的,站在原地,他的心中,此時卻不知在作何想法——毫無來由的,在這幾乎是必死的局面之前,這位先前從未有過照面的羽驚風,沒有絲毫猶豫的,就做出了和風孝文一模一樣的判斷和舉動。

    他們都是以自己的方式,將太攀從這一場死局當中,摘了出去——他很清楚羽驚風說這一席話的原因。

    他們這一行,三十余位的小妖,這些小妖們,若是再度落入了天師府之手,那天師府之人,想要從這些小妖們的腦中,知曉他們在這天罡雷火陣中所經歷的種種,可謂是沒有絲毫的難度。

    而羽驚風的這一席話,便是在這些小妖們的腦海當中,刻下了一個概念——那便是,太攀先前的援手,只是別有用心的逢場做戲,其目的,只是為了取信于這些剛剛險死還生的妖靈們,從他們的身上,得到更多的好處。

    修行界當中,這樣的人,不在少數,而有了這樣的概念之后,哪怕是天師府之人,從這些小妖們的腦中,知曉了先前所發生的事,再牽扯到太攀身上的可能性,也是降到了最低!

    思索著,太攀又想起了和那羽驚風的交流——在交流之間,羽驚風似乎是從一開始,就在回避,和萬靈山有關的,任何的訊息!

    而有關于那瀲光劍的種種,彼此之間,更是以神識傳音——在那些小妖們腦海當中的記憶,兩人關于瀲光劍的一番交流,便是羽驚風取劍,而后太攀奪劍……

    這沒來由的善意,簡直是叫太攀無所適從!

    頂點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西游之妖行紀>,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