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新特工學生 > 正文 第327章 擊殺任長風(四爆求票)

正文 第327章 擊殺任長風(四爆求票)

    第326章擊殺任長風

    “好冷!”

    冰寒隕鐵之中含有的冰霜力量非常恐怖,當這塊隕鐵全力催動恐怕有零下好幾百度!

    就算現在經過海面上冰層的傳遞,再透過趙炎的皮膚,進入趙炎的身體之中,這股冰霜力量也達到了零下幾十度!

    在這種溫度之下,趙炎身體內的血液和水分,在瞬間全部凝結,大量冰晶堵塞血管!

    趙炎的雙腿瞬間感覺到完全麻木,他的動作遲鈍的好像老年癡呆患者!

    而就在這樣的時候,任長風心中已起了殺意。

    他口中暴喝一聲,“死吧,趙炎!”

    身體再次化成一道白影,猛的沖到趙炎的面前,一把捏住趙炎的嗓子!

    呼!

    冰寒隕鐵之中含有的冰霜力量,瘋狂的傳遞!

    這一次,傳進趙炎身體之中的冰霜力量,溫度太恐怖了,零下上百度的冰力!

    趙炎本來紅潤的臉色,瞬間變得白里透青,嘴唇烏紫,眉毛上結滿冰霜,就連一頭烏黑的頭發也瞬間變得如同冰霜!

    “不!”

    看臺之上,鄧明麗悲鳴一聲,猛然站起來就向臺下跑去!

    杜真人坐在座位上,臉色也是一片蒼白,面對如此景象,他也無可奈何!任長風畢竟是一個真正的筑基宗師,就算是他杜真人沖到臺上,也是死路一條!

    趙炎雖然使用血佛晶將自己的實力強行提升,但是,任長風憑借著手中的靈器冰寒隕鐵,加上他自創的鐵馬冰河拳,趙炎根本不是對手,只有死路一條!

    “完蛋了!”杜真人長出一口氣,心中暗罵:趙炎,你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你這是自取滅亡!人家筑基宗師多么強大,你憑什么和他打?

    宗師不可戰勝!

    這是多少年來,修煉界總結出來的一條真理,你趙炎想要顛覆這條真理,可能嘛?

    “不!”

    站在另一個看臺上,拿著簡易雙筒望遠鏡的蘇冬梅,此刻也是臉色蒼白。

    一陣海風,吹起她鬢角零落的秀發,露出她美麗,但卻痛苦的臉!

    親眼看著自己深愛的人,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打死,被人凍死,死在當場!

    這是多么的殘忍!

    蘇冬梅的心中,如同刀絞!

    不過,就在此刻,卻有很多人,情緒剛好相反!

    “哈哈,哈哈!”陳家人等在那一瞬間全部放聲大笑,壓抑了整整三天的情緒,在這一瞬間完全釋放!

    陳志飛目中帶著怨毒,一字一句地說道,“趙炎,你不是狂嗎?你不是要取我家十條性命嗎?你來呀!救一賠九,笑話而已!”

    陳志成則是看著從高臺上跑下去的鄧明麗窈窕的背影,心中仿佛已經看見了鄧明麗脫光衣服,在他面前作出無比低賤的動作!

    就連一直非常擔心的陳家老人家,此刻臉上也終于,露出了笑容!

    至于那些星島小國的官員和民眾,此刻都是面帶微笑,議論紛紛,在他們口中,提起最多的一句話,還是“宗師不可戰勝”!

    “宗師真的不可戰勝嗎?”

    此刻的趙炎已經瀕臨絕境,他的心中也正在回蕩這句話!

    冷,刺骨冰寒,全身都被凍僵!

    趙炎在重生以后,第一次如此的接近死亡,他身體中的血液和水分,已經完全都被凍結成冰塊!

    現在他的腦海之中,只剩一絲意念尚存!

    不過,就在下一秒,他凍得已經無法轉動的眼珠,卻是浮出了一絲笑意!

    “你還在笑?”任長風感覺自己是不是看錯了,此刻的趙炎已經完全沒有活路,距離死亡也只能按秒計算。

    可在這個時候,他竟然感覺到了趙炎眼中的笑意!

    這給他一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他蒼老的雙目怒張,口中再次暴喝一聲,“鐵馬冰河!”

    再次全力催動自己的靈器鐵圈,每次催動這玩意,都會消耗掉他身體之中修煉出來的靈力!

    所以任長風一般都不愿意使用這件武器,今天實在是被趙炎打得沒有辦法,這才第三次催動這件靈器!

    當他第三次催動,冰霜力量更加瘋狂,趙炎這次必死無疑!

    可是,就在趙炎臨死前的最后一瞬間,任長風卻是突然發現……趙炎的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兩人在戰斗之中,身體難免接觸。

    但是像這一種被趙炎緊緊抓住手腕的現象,一般是不可能發生,可就是在任長風全力催動鐵馬冰河拳想要殺死趙炎的時候,卻沒注意到這一點小小的現象!

    而這一個小小的現象,卻是非常致命的!

    趙炎就在快要死亡的瞬間,心中意念猛然凝聚,握住任長風的手腕同時猛然一抽!

    “收!”

    下一秒,剛才還直立在冰面上的白發老者,瞬間消失,不知所蹤!

    轟!

    趙炎從懸空摔落在冰面上,仰面躺在冰面中央,抬頭看著天空,艷陽高照,突然哈哈大笑!

    “任長風,你是宗師又怎么樣?宗師不可戰勝,我今天就偏要將你戰勝!”

    “哈哈哈!”

    趙炎放聲狂笑!

    沒錯,他正式使用了自己最后一張底牌,血佛項鏈的空間!

    一般人的儲物寶貝,都只有儲存物品的功能,活人活物,根本都裝不進去;可是趙炎的血佛空間,其實根本不是一個儲物法寶,這個空間也能殺人!

    趙炎之所以敢于和任長風來決斗,就是因為他有這一張底牌!

    你任長風又怎么樣?你是筑基宗師又怎么樣?

    你再厲害,也干不過我的血佛項鏈!

    趙炎將任長風扔進血佛項鏈以后,這一名來自東南亞的一代宗師,星島小國的御用國師,瞬間成為一具尸體!

    陽光燦爛,就算是被凍結的冰面,在這陽光之下,也很快消融。

    趙炎身體之中的冰寒力量,也快速的消散融化,很快,他就翻身坐起!

    當他坐起來以后,趙炎身體的一切機能,都又恢復原樣;唯一讓趙炎感覺到有些意外的是,他的一頭黑色短發竟然沒變回來,還是一片冰霜白!

    “我擦!我變成了白頭發!”

    不過趙炎并沒有被這件事所耽擱,他從快要凝結的冰面上走下,來到一塊漂浮在水面上略大的木板,然后他抬手向后一揮,打出一拳!

    拳頭造成的反作用力,催動他腳下的木板向著岸邊的方向,飛速前進!

    他單手背在身后,目光堅定,凝視沙灘上的高臺。

    “救一賠九,取命時間到了!”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黄大仙正版